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 第六百九十九章 哪怕拼了这条命,也要给尊主递个消息!

第六百九十九章 哪怕拼了这条命,也要给尊主递个消息!

    龙曼青对龙秋白和龙夜露的疼爱,龙澜之兄弟三人自然是看在眼里,相较于龙浩天的习以为常,龙澜之的无关痛痒,唯独龙涵熙借故咋呼起来。

    “母后,你偏心哪!”

    “你这孩子!”

    龙澜之扶着龙曼青坐下,道:“母后,这几日想必你都不曾好好休息,现在澜之和涵熙回来了,母后自当无需劳心,一切有我们,交给我们兄弟三人来处理就好!”

    “对啊!母后,大哥说得对!”

    “嗯!嗯!母后,大哥和二哥都回来了,你还有什么放心不下,你且先回去安歇,我与他们将始末细说一番,大哥凡事考虑周全,定能察觉出什么。”

    “可是……”龙曼青欲言又止正想说些什么,却被龙涵熙打断。

    “母后,可是什么,你现在最需要做的,便是回到寝宫泡个澡,换身衣服,再美美的睡上一觉,保准父皇回来看得欢喜,恩爱更甚从前!”

    “你这孩子,嘴真贫,找打!”

    龙曼青恶狠狠的瞪了龙涵熙一眼,作势要打他,结果他毫无所惧挤眉弄眼的往龙澜之身后一躲,一副母后你打不着打不着的神情,看得她无奈至极。

    “二哥,嘴不但贫,人也坏!”

    龙浩天嘴里嘟囔的小声说着,殊不知转头看到一张放大的脸,登时吓得他不断地咽口水。

    怂了!

    “小耗子……你说什么?今个儿为兄耳朵不太好使,劳烦请你再重复一遍!”

    “没、没、没……没说什么,二哥,你听错了!”

    二哥耳朵那么好使做什么?

    “真的?”

    “比珍珠还真!”

    “……”

    呦呵!

    小耗子的胆子,怎么越发的小了?

    难道许久不逗小耗子,他的手法生疏了?

    嗯……

    改天再试试!

    若是龙浩天知道龙涵熙内心的独白,定会哀嚎他今后的生活越发灰暗!

    “好了,你们俩给我消停点。”龙澜之指指龙夜露和龙秋白,示意她们二人上前,“母后无须担心,先回寝宫歇息,让我们兄弟三人好好聊聊,可好?”

    “那……好吧!”龙曼青妥协道,转身离去,龙夜露和龙秋白立刻跟在她身后,在她将要跨出议事殿的门槛之时,回过头不放心又嘱咐道:“母后且先行回宫,一旦有你们父皇的消息,定要记得第一时间通知母后,你们可都记下了?”

    “遵旨!”龙澜之三人异口同声道。

    “那好!母后走了!”

    “母后,我等必当谨记于心!”

    “母后,慢走!”

    “母后,放心!”

    龙澜之兄弟三人待在议事殿谈了许久,龙浩天将近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的道了个透彻。龙澜之和龙涵熙的眉间越蹙越紧,交谈过后殿中沉寂了良久,三人谁都没有再说些什么。

    议事殿外跟随两位皇子回来的十几号人,各个神情严肃,面无表情的守在殿外,站得笔挺。

    龙族皇宫议事殿中,三名俊逸的男子,或靠或站或做,他们有着相似的容颜,一言不发不知在想些什么。

    风从敞开的门缝悄悄穿过,轻轻地卷起他们垂在身后的青丝,拂过他们的眉眼,似想将三人眉间的愁丝吹走,一丝丝,一缕缕,悄然而走。

    风过无痕,载不动许多愁!

    一声似大提琴般的嗓音响起,打破了一室寂静。

    “涵熙,浩天,我想父皇和朝臣失踪一事,甚是诡异!梵天法阵可是尊主所设,旁人又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龙族,将父皇和满朝文武都掳了去?”

    龙澜之微微坐直身子,左手支起握拳撑着头,看了一眼身前的二人,若有所思的抛出他心中所想,说出来让他们二人一道儿分析分析。

    “嗯!大哥此言有理!此事蹊跷得很,且浩天刚才说父皇是与满朝文武一起去祭拜万龙骨塔,怎么好端端的会消失?”

    “大哥,二哥,这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按理说族中墓地咱们去过的次数也不少,从未见有任何异状!”

    “这就怪了!对了!浩天,思远族老他们呢?可有说什么?”

    龙澜之闻言眉宇紧蹙,随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问起族内四位族老的去向,按理说族中出了这样大的事情,族老怎会不闻不问,这一点他很是好奇。

    “除了昏迷不醒的思远族老,其他三位族老也……一同消失!”

    “……”

    “……”

    一个昏迷不醒,三个随着龙瀚玥他们一同消失,这、这、这……

    事情如此诡异,他们该怎么办?

    “依为兄看,此事非同小可!”

    “大哥说得对!浩天,你与尊主颇有些渊源,你想想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联络上她?”

    龙涵熙忽的想起龙天佑带着舞倾城回到龙族,在传承池内不但神魂得以归位,五行灵珠纷纷回体,醒来后为见到龙浩天时,声称他对其有恩。

    一片护心龙鳞,龙族迎回了消失万万年的龙神至尊!

    “没有!”

    这一点,龙浩天不是没想过,可是……

    自从舞倾城神魂归位之后,那种源自血脉里的威压,他再也不敢像往昔那般同她玩笑,如今剩下的皆是源自内心的尊崇。

    “浩天,你的护心龙鳞乃尊主法力所化,说不定……”

    “快!浩天!去祭坛!用你的护心龙鳞为引,走!去试一试!”

    龙澜之未说完的话,令坐在身侧的龙涵熙灵光乍现,猛地一拍桌子,拉着龙浩天的衣领子就要往殿外冲。

    “……”

    哎呦!

    母后,救命!

    龙浩天被龙涵熙揪着领子跑得踉踉跄跄,与身后闲庭信步的龙澜之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如此极端的表现,看愣了守候在殿外的一众龙卫,缓了片刻才纷纷跟上他们的脚步。

    与此同时,祖庙内昏迷许久的龙思远悠悠转醒,身边伺候的婢女欣喜的正准备去禀报,却被他给拦了下来。

    待问明了族中境况后,执意让她们为其洗漱更衣,强撑着身子前往祭坛,只留下一句话:老夫,哪怕拼了这条命,也要给尊主递个消息!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