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嫡女翻身记> 第九百七十八章 说服

第九百七十八章 说服

    蓝衣男人沉默了一会儿,他看了一眼谢瑜,捕捉到谢瑜眼中有一丝无奈的光芒。

    他觉得,自己似乎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蓝衣男人瞥了一眼李文渊,别过脑袋,低低的“哼”了一声。

    “谁知道李老爷这话作不作得数,毕竟谢公子并没有开口说什么呢。”

    李文渊一听,顿时扭头看向谢瑜,几乎是条件反射。

    他没有指责蓝衣男人胡乱提出这样的要求,反而将求助的目光投向谢瑜,他心里的念头,完全没有掩饰。

    谢瑜接收到李文渊的目光,虽然有些无奈,但也只能老实开口说道:“李老爷说的是,未来的事情,谢某也说不准。”

    这话的意思,就是默认了。

    这回轮到蓝衣男人沉默了,这位谢公子,为了让自己开口,这“牺牲”未免也太大了一点。

    倒是李文渊听罢谢瑜的话,得意洋洋的看向蓝衣男人,宛若一只战胜了的公鸡般,雄赳赳,气昂昂的开口道:“你看,我都说了吧,谢公子是李府的人,他说话,你完全可以相信,他绝不是言而无信之人,更何况,我也不是!”

    最后一句,李文渊特地加重了语气,显示出自己的认真。

    他原本就不是这样的人,怎的到了蓝衣男人的口中,反倒是自己变得这么不堪,还需要谢公子来证明呢?这件事情,让李文渊有些许的纳闷。

    但眼下,更重要的事情与欢儿有关,他的这些心情,可以暂且忽略不计。

    蓝衣男人闻言,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李文渊,随即口中吐出气死人不偿命的话语。

    “谢公子的人品,我自然不怀疑,不过李老爷你的,可就不好说了。毕竟,李老爷也是一个生意人,生意人如何能做亏本生意?”

    李文渊:……

    他好歹也经历了各种风风雨雨,怎么能跟这种人生气?

    他深呼吸了几口气,侧过脑袋,淡淡的“哼”了一声,随即开口说道:“哼,本老爷心胸宽广,不跟你这个男不男女不女的人计较。”

    谢瑜:……

    李老爷,您确定您是真的没有在计较么?

    蓝衣男人:……

    你才男不男女不女!怎么说话呢!他不过是为了完成任务罢了!

    不过也不怪李文渊这般说,这蓝衣男人原本身形就比较纤细,皮肤白皙,几乎透明,加之他刻意掩饰自己的性别,若是在夜晚,大约没几个人能够发现他真正的身份。

    但是被李文渊这样说出来,蓝衣男人表示,哼,这传说中的李老爷,没想到居然这么记仇,这么小气!

    蓝衣男人别过脸,不打算搭理李文渊。不是,他这副态度,一点儿也不像是要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消息的样子,怎么会有这种人?

    谢瑜在旁边反而充当起了和事佬的角色,他轻轻摆了摆手,神情温和的说道:“罢了罢了,二位都少说一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莫要放在心上。”

    李文渊和蓝衣男人对视了一眼,纷纷“哼”了一声,不约而同的别过了自己的脸庞。

    夹在中间的谢瑜:……

    所以,他为何要做这样的事情,明明他才是那个客人好吗?

    “这位公子,谢某以自己的人品担保,你与你的弟弟之后不会有生命危险,如此,你可是愿意开口了?”

    谢瑜将其他的情绪放了下来,转过头来,看向蓝衣男人,语气依然温和有礼,仿佛在问他要不要吃早饭一般,神态自然,丝毫没有任何压迫之感。

    蓝衣男人听罢,眼珠子微微动了动,随即转向谢瑜,看着面前这位贵公子俊美无涛的面庞,沉默了半晌,随即才开口说道:“此言当真?”

    谢瑜点了点头,开口道:“只要你愿意相信谢某,谢某自然说到做到,此事还请公子不必担心。”

    蓝衣男人又沉默了。

    李文渊见状,最终还是开口说道:“我李文渊在这城中也已经呆了几十年,名声究竟如何,我自是不对自己做任何评判,但你大约也听说过,我从来不是言而无信之人,若是做不到的事情,也绝不会答应。如今你与弟弟已经在李府,说句不好听的,你们也插翅难飞,要杀要剐的确是我说了算,但这对我来说无济于事,报复你们固然也只是逞一时之快罢了,但我不希望那幕后之人却因此逍遥法外,若是知晓你们任务失败了,他大约也不会救你们吧?”

    李文渊的一番话落入蓝衣男人的耳中,他衣袖下的手指慢慢握成了一个拳头。

    尽管有些不待见李文渊,但蓝衣男人不得不承认,他方才说的那番话,的确说到了自己的心里。如今他与弟弟自当可以为了自己的尊严,誓死不开口,可是接下来呢?

    他们被这李文渊处置以后,能留下什么东西吗?人一旦命没了,说什么都是假的,更何况他与弟弟虽然是江湖中人,江湖中人最重信义,可是在生命面前,这些东西说到底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

    更重要的是,那幕后之人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性子,弟弟不知道,他却十分清楚。原本就不是个什么好人,相比起来,李文渊实在是好太多了。

    完不成任务,自然也没有任何赏钱,到头来还把小命给搭上了,这值得吗?

    蓝衣男人扪心自问,他的心底一个声音在告诉他,这根本就不值得。更何况,不是他一个人的命,是他与他最亲的弟弟的性命。

    李文渊一直没有开口,他注意到蓝衣男人的神情中有一丝挣扎,继而开口劝道:“你若是真的不信我,你可以信谢公子,你们兄弟俩日后若是没有去处,完全可以留在李府,我自是不会亏待你们,吃饱穿暖都完全不是问题。你们这般努力,不也是为了营生吗?既是如此,何必跟自己的性命过不去呢。人生不过短短几十年,一眨眼就过去了,既是如此,为何不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而要浪费在这些在生命面前不值一提的东西上面呢?”

    蓝衣男人的手指捏得更紧了。

    这李文渊不愧是个商人,就这样直击他的心田,令他半分都反驳不得。

    “我和弟弟还能留在李府?我们对你女儿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还乐意收留我们?”

    蓝衣男人安静了半晌,这才开口说道,不过他的眼中依然满是怀疑。

    显然,他并不觉得,李文渊会是这般善良的角色,毕竟这李清欢是李府唯一的千金,又是他们从小呵护在掌心长大的,如今受到了这样的伤害,作为一个父亲,如何能够忍受?

    若换做他是李文渊,恐怕他也做不到。

    李文渊一听就知道,蓝衣男人虽然内心的确有一丝动摇,但这还远远不够。正如他所说,他不信任自己,也是情有可原,他还保持着自己的理智。

    不过对李文渊来说,最终的罪魁祸首,也并非这兄弟二人。更何况,方才他与黑衣人接触了一下,发现他也并非想象中这般凶神恶煞,反而显得脑子有些不好使。

    若是被黑衣人知道李文渊内心的想法,估计会被气得吐血。他怎么就脑子不好使了,他觉得自己脑子十分好使!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哥哥将弟弟保护得很好,弟弟才会展现出这样的态度来。

    李文渊在外经商这么多年,什么形形色色的人没有见过,他自认自己看人的目光并不会有错,这蓝衣男人与他的弟弟,算不上十恶不赦之人。否则,自己也不会愿意给他们一个机会了。

    因而,李文渊看着蓝衣男人,郑重的开口说道:“你说得对,你们的确伤害了我的女儿,我愿意给你们一个机会,是因为欢儿她并没有受到什么大碍,更重要的是,我李某也并非迁怒之人,你们固然有错,但最错的那个人,理应是花钱将你们雇来做事的人,那才是我真正想要报复的人,这些事情,李某还是分得很清楚的。所以,你不必担心此事。”

    蓝衣男人看着李文渊眼底真诚与认真的神色,并非作假。他带着弟弟在江湖闯荡多年,也见过不少的人,自然能够辨别得出来,此人究竟怀揣着什么心思。

    但这李文渊,他的确看不出来一丝一毫有说谎或者造假的成分,只能有两个可能性。第一,他的确说的是真话。第二,他着实太会隐藏自己,连自个儿都没有看出来他的真面目。

    但若真是第二种,那这李文渊未免也太可怕了。

    可是经过这短暂时间的相处,蓝衣男人却觉得,这李文渊并非是后者。

    他在城中的名声,自己也并非不清楚,其实蓝衣男人心中对于李文渊的话已经信了七八分,只是他还是不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