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科幻灵异>机甲序列> 第三十一章 守株待兔

第三十一章 守株待兔

    李诗恩的手指点了三下,旁边的苏生收到了妹姬回的消息,就两个字:“没空!”

    我去……他瞬间心态炸了,好不容易因为公干回来一趟,来回机票不要钱吗?居然说没空,算了,再等等就正式开学了,不能为了一棵树而放弃整片森林。

    带着沉闷的心情出了机场,等了好一会,才见到一辆中型巴士,开车的竟然是刘凯,而刘洋在窗口挥手。

    “走吧,上车,我们还有三个小时的车程。”

    李诗恩不知道何时戴上了墨镜,这都晚上了,白天干啥去了啊。

    “我们到底是去哪里?”王铁见李诗恩上车后,他才找到机会询问苏生。

    “其实是到我家,其它的你别问。”

    苏生是想说点什么的,却无从说起,王铁所代表的并不只是一个人。

    王铁一脸蒙圈,最后一个上车,这是他执行过最迷糊的任务,全程都猜不到半点意图,尤其上车后,他见到了大大小小好多箱子在车上,后面的座位都给拆掉了。

    如果说箱子里装着战甲,那么去班长家里又是做什么呢,穿甲去参加升学宴,谢师宴?

    “班长,你的外卖。”

    刘洋在往一个小桌上面放饭盒,而双胞胎哥哥刘凯开车很稳,跟着导航走,预计要三小时。

    “好,终于有饭吃了。”

    他没有客气,至于他家住址的事,又不是什么秘密,李诗恩可是当过招生办老师。

    李诗恩盖了一件外套,靠在座位上装睡,小小的身子,气场却很强大,说实话,出来这一趟非常耽搁她的时间,也是意外的事,却也解开了她很多的疑惑。

    现在她已经不想分清楚对错,都已经卷入其中,了解得多,才知道该怎么去应对。

    “王铁,你们也吃啊。”

    他狠狠的夹了一筷子的菜,是熟悉的味道,遥想在清华的几天,不是吃不饱,就是嘴里淡出鸟味,过得那叫什么日子啊。

    “我们在飞机上都吃过了,不饿。”

    看到苏生吃得这么香,他们也想吃点,但不敢啊,抢人食物,那是大仇。

    “咕噜咕噜,爽!”

    四个菜,两盒饭,外加一瓶功能饮料,终于有精神了。

    瞄了一眼应该是睡着了的诗恩,苏生小声聊了起来,“唉,要是没到清华,我都要准备去参军了,和平年代更应该保家卫国。”

    “班长,你想当兵?”

    王铁不怎么相信,就你这性格,明显是个刺头,怎么可能会去当兵被约束,自己傻到跳坑吗。

    “当然!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当兵。”

    不知道说了这么多,最后能不能洗白,哥真的跟蔚蓝没有瓜葛啊。

    “那幸好你没去,当兵很辛苦的。”

    王铁是一言难尽,这话把苏生吓了一跳,慎言啊,他真的不是要搞策反,怎么话题就给聊偏了呢。好你个老兵,才刚退役就诉苦,你对得起所有人对你的期望吗。

    聊不下去了,还是例行刷刷新闻,挣点金币,多少也能换几个钱。

    夜里凌晨一点,奔波了九个小时后,中巴车停在了村口路边,苏生怎么也无法想象,这才过几天,他就回来了。

    虽说月光下看什么都是朦胧的,但熟悉的山势地貌,花花草草,还有脚下的泥土,都让他心情激荡,那山那水那条狗。

    “班长,你们的战甲现在就要扛下车吗。”

    双胞胎兄弟询问怎么处理,他们都以为是来试甲,同时很迷糊这个点非得要赶到大山里,是为何?

    “当然,带到我家里去吧。”

    这个点,也不好找别的地方,距离小爱所说的时辰,还有六个小时左右,总不能就这样傻傻的站着等吧,而到了他家,就方便多了。

    李诗恩忽然开口说:“到苏生家去,王铁你过会抓紧时间熟悉二号甲。”

    “我的甲也带来了?”

    王铁愣住了,他没想到自己的试甲场地会在苏生的家里,奔波千里把战甲运送过来,意义何在?

    “二号甲都已经有了吗?”

    苏生也很意外,事先他根本就不知道,但终归是好事,多了一份战力,但他不是很看好王铁,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他么天才,刚穿甲就能作战。

    李诗恩没有解释,反倒说:“带我到你钓鱼的地方去看看。”

    “可以啊。诗恩,你也对钓鱼有兴趣对吧。”

    苏生精神一震,指着前面那一片,说:“就那边,毕棚沟水库,我平时都在那个山头钓鱼,我跟你说啊,我小时候亲眼见到有人从那里钓到过五十斤的超大鱼……”

    “所以这就是你选那里钓鱼的理由吗?你这个跟守株待兔有什么区别?”

    李诗恩的内心深处又一次崩塌了,原来你是这样的苏生。

    “当然有区别,鱼和兔能一样吗?算了,对牛弹琴。”

    他忽然就没了聊天的兴致,拿守株待兔形容钓鱼,是对钓鱼客最大的侮辱,道理想通,但是哥不接受。

    “咚咚咚……”

    转眼苏生上车扛起了最大的箱子,剩下的交给了双胞胎和王铁,除了那一柄长刀,其余一趟就能扛完。

    他在前面带路,一行人从水库堤坝上面走过,中间休息了一次,等到村口的时候,颇有点在做贼的感觉,把外骨骼战甲这么高端的装置,与山村联系到一起,总觉得怎么都说不通。

    “这就是我家了,在这里定居了五代人,我是咱们村,乃至咱们镇,唯一的清华生。”

    这话还真不好吹嘘,在场的都是清华来的,尤其李诗恩更是博士生,目前还是清华的老师。

    李诗恩没有出声怼他,而是在门口愣神了好一会,直到都进去后,她最后一个走进院子里。

    “把东西放边上就行了,你们等等,我先把电给通上,家里有木炭,有烧烤架,调料也有,你们都吃得惯烧烤吧,我去弄只羊回来。”

    他以前是很佛系没错,但村里人都好客,宁愿自己以后吃糠也要把肉拿出来让客人随便吃,难得同学们会来到家里,他作为领导级别的班长,千万不能怠慢了。

    这个点打电话让人送啤酒什么的过来,可能不太现实,但家里还有不少白酒,够喝了。

    “苏生,你别忘了蔚蓝的接收器。”

    李诗恩用蔚蓝语叫喊,你这个人,能靠谱点吗,大敌当前,还有心情烤全羊,怎么感觉都不像是你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