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人生得意

    也不知道是方衍之说话的语气稍显暧昧,还是苏杭有点想入非非了,方衍之轻巧的一句话竟惹得苏杭耳根一热。

    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

    苏杭抿了抿唇,正色道:“你把手机给一燃,我来跟他讲。”

    当初瞒着方一燃,就是不希望小家伙闹别扭不开心。但现在既然他已经知道了,苏杭也想坦坦荡荡地告诉他,化解他的心结。

    方衍之扭头瞄了一眼方一燃,见他还是一副吹胡子瞪眼的样子,懒得让苏杭理他,便道:“小孩子瞎胡闹罢了,你还真把他当个人物了。不用管他,再说咱们的事有必要跟他交代吗?”

    听了这番话,方一燃当场气得跳脚,直接冲着方衍之的耳朵奶凶奶凶地“哼”了一声,以表达内心的强烈不满。

    方衍之抚了抚耳朵,深眸一瞪,顿时吓得方一燃小心肝一颤,整个小身板都缩回了后座上。然后又听得方衍之温声细语地对着电话讲:“以后我们有了孩子,可不能无法无天地这么惯着,得好好管教才行。”

    方一燃一听又炸毛了,咬牙切齿地扯着嗓门,就怕苏杭听不到似的,“我就知道你是想骗苏姐姐跟你生小娃娃,苏姐姐你可不能上他的当!他的狐狸尾巴已经露出来了。”

    方衍之拧着眉头,又是一记凌厉的眼神剜了过来,这小家伙一直在苏杭面前拆他的台是怎么回事。

    方一燃愤愤地捏着小拳头,很是不服气。

    苏杭又是一阵尴尬,她还从没想过生娃那一步呢,如今这叔侄俩争得面红耳赤地是要干啥。

    方一燃到底还是个孩子,方衍之竟还跟一个小孩子较真了,苏杭也是服气。

    苏杭想尽快安抚好小家伙的情绪,遂正了正辞色,“方衍之,我要跟一燃讲话。”

    意识到苏杭是认真的,方衍之看了看方一燃,然后点开了扬声器,“噢,那你跟他说吧。”

    方一燃耳朵动了动,忿忿的眼神立马活络了几分,他昂着小脑袋,带着几分得寸进尺的志得意满数落方衍之,“苏姐姐要跟我讲话,谁允许你偷听……”

    话还没说完,方衍之一个邪魅的眼神杀过去,小家伙喉咙紧了紧,顿时噤声了。

    “一燃,你在听吗?”

    随着苏杭温软的嗓音回荡在整个车厢,方一燃的气性以肉眼可见消了下去,他吸了吸鼻子,嗡声嗡气地应了一句,“嗯,我在呢。”

    苏杭放缓语速,尽量让方一燃理解,“现在我要认真负责地告诉你,我跟方衍之在一起了,希望能得到你的祝福。我知道你刚才说的那些话都不是真心的,我也知道方衍之会很多甜言蜜语和风流的小花招,但是他对我来说是一束光,可以为我一生照亮。你还小,未曾经历过人生至暗,方衍之是那个让我睡得安稳,做梦也不心慌的人。我非常期待能与他一起度过每一个万物复苏的初春,一起度过每一个漫长热烈的盛夏,就如同你期待自己快快长大一样。其实,我跟方衍之在一起对你不会有任何影响,我们还是会像以前一样疼爱你。”

    方一燃不以为然,“我才不像三岁孩子那么好骗呢。大表侄刚才对我可凶了,可见他有了媳妇忘了叔。”小家伙对方衍之刚才凶神恶煞的态度耿耿于怀。

    小家伙的控诉让苏杭好想骂方衍之一句“猪队友”!

    此刻的方衍之倒是心神荡漾,通体舒畅,苏杭刚才的一番话让方衍之在脑海里已经勾勒了无数个初春与盛夏,恨不能立马订机票去南城把苏杭带回来每日共享岁月静好。

    苏杭见小家伙没那么好哄,忖了忖,换了个思路,“我最近在剧组当武术指导,颇有心得,研究了一套拳法,耍起来很威风,而且还很有杀伤力呢……”

    方一燃一听,心思一下子就被吸引了,小身板不由自主地往前凑了凑,语气也软萌下来,糯糯地问,“是吗是吗?我想学,苏姐姐你教我好不好?你之前教给我的我都有好好练噢,我现在手臂上都有肌肉了呢。”方一燃说着便撸起袖子,展示了一下自己锻炼的成果,意识到苏杭见不到,小家伙又悻悻地把手臂放了下来。

    苏杭状似为难地道:“可是这个只能教给自己人噢。”

    方一燃的脑筋转得很快,他忽然想起来大表婶曾经说过,如果苏姐姐成了自己人,她就可以把毕生所学都传授给自己了。

    既然苏姐姐看不上爸爸,那不如就便宜了大表侄吧。

    于是方一燃脆生生地来了句,“你都是我侄媳妇儿了,还不算是自己人吗?就这么愉快地说定了,等你回来,我请你吃火锅,你教我拳法。拉钩钩噢!”

    方衍之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这态度也转变得太快了!这个讨巧卖乖的小孩真的是刚才那个张牙舞爪无理取闹的小破孩吗?

    再回想一下苏杭刚才说的话,方衍之不得不对苏杭表示大写地服气,并由衷地从内心滋生出一股自豪感,他媳妇就是厉害。

    以后他们的孩子苏杭一定能够被教育得很好。

    苏杭并不知道方衍之正式把生娃的行程也纳入了人生规划之列,解开了方一燃的心结,她暗暗松了一口气。

    苏杭更不知道,方一燃至此成为她和方衍之的CP粉,坚定地拥护他们在一起。

    这天方一燃以幼小的心灵受到创伤为由,勒索了方衍之一只冰激凌蛋糕。

    他让方衍之把他送到了方公馆,跟叶牧辛一起享用了美味可口的蛋糕。

    相差近八十岁的两个人,一边悠哉悠哉地吃着蛋糕,一边分享作为长辈看到小辈终生大事有望的欣慰之意。

    叶牧辛:“阿衍和苏杭真是天作之合,我越看他们越登对。”之前方衍之说他跟苏杭的恋情处于保密阶段,害得她不敢妄自声张,可把她憋坏了。现在好了,全国人民都知道他们俩在一起了,她再也不用闷着乐了。

    方一燃连声点头附和,“没错没错。苏姐姐可是我先看上的人,我的眼光最最好了。大表侄捡了个大便宜我看他高兴地都想当老鼠了。”

    叶牧辛皱了皱眉头,小家伙这话怎么不中听呢。过了半晌似乎回过味来,“一燃宝儿啊,乐不思蜀这个词可不是这么用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