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历史军事>大明新命记> 第五六八章 新船

第五六八章 新船

崇祯十三年正月二十七日一早,杨振派了沈永忠带人前往宁远城,一方面向蓟辽督师府报备新任松山团练总兵官的人选任命,另一方面也是去接洪承撰及其从人。

辽西海岸线上的冰情虽然已经开始松动,但是从松山外海直到宁远外海的近海处,海面浮冰严重,仍旧无法靠岸行船。

杨振也只能派人接了洪承撰及其从人,从松山外海这边炸出来的冰上港口登船,先一起到旅顺口,然后再派人跟他南下福建了。

当日上午,杨振在松山总兵府再一次召集众将,当众请了圣旨,还有吏部、兵部联署钤印的协守总兵官空劄,在监军内臣杨朝进的见证之下,正式委任了觉华岛水师副将袁进,为金海镇西路协守总兵官,命其夏秋驻觉华岛,冬春驻金州湾。

早就已经自视为杨振麾下一员的袁进,听了杨振的这个安排,当即欣然领命。

至此,崇祯皇帝颁赐给杨振,叫他用于奖励有功将领的六函总兵空劄,已经用出去了四个。

崇祯皇帝叫他宁缺毋滥,可是眼下形势,他要收拢部将人心,又要给他们地位和话语权,这个协守总兵的职位,就根本省不下来。

就比如袁进吧,如果杨振不是抢先忽悠了洪承畴,说自己已经拿着御赐的吏部兵部联署的总兵空劄任命了袁进,那他最后能不能保得住觉华岛水师,可就两说了。

而如果杨振不给袁进这个职位,倒叫洪承畴抢了先,将袁进表奏为了觉华岛总兵,那么袁进将来会听谁的指挥呢?

于公而言,到时候圣旨一下,就由不得杨振或者袁进的个人选择了。

于私来说,大家都是成年人,你光提情义,光提情怀,也是不行的。

情义有没有用呢?

有的时候是有用的,但是在利益面前,尤其是巨大的利益面前,它就不好使了。

正式委任袁进为金海镇西路协守总兵官以后,袁进在杨振军中的地位身份就不再尴尬了,正式成为了杨振麾下的水师干将。

任命了袁进以后,杨振又当场取了空劄,任命仇震海为金海南路水师营副将,让俞亮泰部水师,严省三部水师,归金海南路水师营调度。

与此同时,杨振对松山城的城防,也做了一次大调整。

除了西门仍归夏成德直管以外,命刘万忠跟随自己移防,然后命邓恩接管南门,命樊成功接管北门,命杨占鳌率于可济继续执掌东门。

次日,即崇祯十三年正月二十八日中午,沈永忠领着洪承撰一行从宁远城赶到了松山,杨振也会合了他们,正式将松山总兵府移交到了夏成德的手中。

随后,他告别了送行的松山留守诸将,策马护送着仇碧涵及其丫鬟乘坐的马车,前往止锚湾船营码头,踏着近海的冰层,登上了一艘崭新的海船,如期离开了松山。

松山近海几里内的海面上,仍旧是一堆堆一道道层层叠叠堆积起来的凝固的冰凌。

可是几里以外临时停船靠岸的冰上港口处,就是冰水混合物了。

大大小小的浮冰,飘荡在海面上,随着风浪不停地撞击在船体上。

大小四百余艘船只,云集在这片冰水混合物的海面之上,桅杆林立,蔚为壮观。

船队归来之前,松山城内的大批准备移防的粮食饷械军需物资,都已经提前好几天转移到了止锚湾船营这里来。

这两天没日没夜的装船,早就准备好了,杨振一到,各船上的哨声响成了一片,纷纷升起船帆,按照事先定下的编队,离开了仍旧冰封的近海冰面。

杨振上了船,跟随先导船队往东南行驶,十几里以后,海上浮冰开始越来越少,再往南十几里,已然是一片汪洋。

至此,他悬着的一颗心才算落了下来。

这一次移防,他叫船队先行运送了大批量的饷械物资,可不能出一点意外。

为了先行运送这些饷械物资过海,杨振不得不让随同移防的大批人马,先留在松山等待,等着下一批过海。

祖克勇、吕品奇、徐昌永他们一行人,已经带走了两千五百多人以及数千匹的战马和骆驼。

但是松山城内外,预备了要移防到海对面的人马,仍有许多,林林总总算起来,足有七千余人。

其中有原来征东先遣营留在松山城内的一些预备队,有张臣率领的一哨火枪兵,还有杨大贵与缴立柱从宣府招募的壮勇剩下的四百来人。

同时,也有王煅带领的松山城内制铁所分厂的工匠与一些杂役三百来人,他们随船押送着大量的军械物资。

此外,还有仇氏的家眷、吕品奇及其移防将士们的家眷。

当然,人数最多的还要数杨振执意带走的刘万忠所部人马及其大批随迁松山的部众。

光是他们这些人,青壮丁口,男女老少,加起来就足有四千多人了。

这么多人,是根本没有办法一次运送过海的。

即便是这次前来松山的船队里面,增加了三十条二百料的新修大船,也无法做到一次把所有的人马物资军需饷械运送过海。

因此,杨振只能选最紧要的人员和饷械物资先行运送,不得不叫刘万忠率部在松山海岸上等待一段日子。

袁进和仇震海他们统带的船队里面,所增添的新船,正是满鞑子兴建的金州船厂建造起来的大船。

金州船厂这些大船的建造,历经许尔显、尚可喜、多铎、达尔汉和沈志祥等之手,积存了无数的木料,耗费了大量的金银,调集了千百个满清国内的造船工匠,去在最后即将大功告成的时候,落到了杨振他们这些人的手中。

当然,杨振此前对这一点却是并不知情的。

因为他们在拿下了金州城之后,很快就假扮鞑子的援兵南下旅顺口去了,留驻金州城的期间,并没有出兵收取金州城附近的墩台驻兵和金州湾内的船厂。

等到拿下了旅顺口以后,没几天,杨振就乘船带着一批重要的鞑子俘虏,渡海返回了松山。

而金州船厂以及船厂里大批即将建成的半成品战船,是在杨振走了以后才被北上金州湾的船队发现并接管到手的。

直到这次率部移防的时候上了船,杨振发现自己乘坐的居然是一艘高大的崭新的二百料大船,方才开口询问这样的船只从何而来。

一问之下,得知还有这样的收获,顿时欣喜不已,直呼天助我也。

而且也是直到这个时候,他细想前事,才真正弄清楚胡长海、高成友他们这些人,得知沈志祥在金州湾大规模造船的消息后,为什么会那么紧张,为什么会急着让自己出兵了。

因为,一旦这些战船建造成功,胡长海、高成友、胡大宝他们这些人在辽东半岛西海岸逍遥自在的日子,可就一去不复返了。

当然了,当杨振知道了这个情况以后,他自己也是暗自庆幸不已。

因为,一旦自己没能抢先拿下辽东半岛南端,一旦让沈志祥在金州湾顺风顺水地建造出大批战船,一旦满鞑子又有了自己的水师,那么杨振的全盘谋划可就危险了。

至少,到了那个时候,再想凭借水师之利,横行海上,随时随地袭击满鞑子的后方,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眼见着杨振对金州船厂极感兴趣,与杨振同乘一条大船的仇震海,对杨振说道:“都督有所不知,这个金州船厂虽然属于草创时期,但是其规模甚大,其所图也甚大。光是二百料战船和一百料战船,就同时开建了上百艘。

“万幸它们现在,全都落到了我们的手中。若是我们再晚个一年半载,出兵金州旅顺的话,满鞑子可就立时有了一支水师了,那个后果,恐怕就非常严重了!”

听见仇震海这么说,杨振深表认同地点了点头,然后用脚轻轻地跺了跺脚下的新船甲板,看着仇震海问道:

“那么,这些新船,你们是怎么分配的呢?”

“分配?哦,都督不在军中,俺们岂能自己分配了?!”

仇震海听见杨振这么问,先是一愣,随后很快就明白了杨振问话的真实意图,连忙补充说道:

“这些新船,原都是金州船厂的半成品,十一月里,俺们接管以后,都知道都督急着用船,便叫船厂里工匠们拣选了一些快要完工的,日以继夜地赶工,把它们建成了。

“这次前往松山,迎接都督移防,所需船只较多,便把这些试水能用的新船列入进来使用。至于新船将来如何分配,自是要等都督决定。”

杨振已有将近三个月,不在军中主力的跟前了,他最担心的事情,除了满鞑子夺回复州等地,就是军中这些将领们失管失控。

现在听仇震海这么一说,他的这个担心,也消散了许多。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