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春天的雨很大,连足足下了五六天,连续个月都是阴云密布,不见丝阳光。

    风吹过窗棱,轻轻吹动着楚桃脸庞,搅动耳鬓的发丝,微微飘飘动着,她呆呆地坐在窗棱前,盯着外面发呆,连杂乱的雨声似乎也没能吵着她分毫。

    木榛刚走了进房门,就看见了这样的楚桃,又瞟了瞟旁的根本没动的饭菜,提步走了过去。

    “为什么不吃饭啊?”

    楚桃微微眨眼睛,往后面冷冷地瞥了瞥,面无表情地说到:“你为什么要抓我?!”

    “我那是在救你,你可别把好心当做驴肝肺啊!”木榛眉目蹙,似乎是打趣地说到。

    可楚桃却是冷冷勾嘴,转身看向他,眼眸里充满着凌冽寒意。若他真是救自己,那就不会派人拦着自己走了。

    “木榛公子,想必你应该不只是个武馆的馆主那么简单吧。”

    木榛眉眼挑,邪魅笑:“哟,看出来了!”

    楚桃随即眉目锁,眼神顿时凌厉了几分“你究竟是谁?又为什么要抓我?!”

    木榛瞧着,只是扬起嘴角淡淡笑:“我是谁,以后你迟早是要知道的,又何必急在这时呢?至于我为什么要带你来这里,那自然是在救你呀!否则,你现在能去哪?”

    “是那楚靖皇宫,还是那余安王府?”

    楚桃眼神中闪过丝悸动,随即又渐渐的暗了下去,眼睛不由地微微下垂了几分,不免显得有些落寞。

    是啊,她现在又能去哪呢?这天大地大,难道还没有她的容身之所吗?

    “所以啊,你现在呆在我这里才是最好的!”木榛脸上浮过丝笑容,有些得意地说到。

    可楚桃却并不买账,看向他的眼神中渐渐消失了悲凉和伤感,顿时闪过道疾厉的寒光。

    “你我素不相识,若算算,也只有在余安王府见过次。我记得那时你好像还只是个阶下囚吧!”

    楚桃说着,不由地勾起嘴角,轻轻笑,“你个阶下囚,竟能到围场来,想必应该不是个普通的人吧!还有那晚,你抓我分明想要我帮你救瑜哥哥。而你却能笃定我定会救。呵,私下里没少查我吧?”

    楚桃冷冽地说着,不由地逼近了他几步,眸子里散发出更多的肃杀:“当时你带那么多黑衣人去,恐怕不只是为了抓我,更多的应该还是救瑜哥哥吧。”

    木榛不由地笑了几声,拍手叫到:“果然聪明!没错,你说的都对。”

    楚桃冷冽的扫了眼他,怀疑到:“可是,你应该你并不是他的手下。”

    “哦?何以见得?”木榛眼睛亮,不禁对这个姑娘又多了几分欣赏,看来,天选之人果然不般啊!

    “若你真是瑜哥哥的手下,那我和他们在起时,就不会不可能看见你。而且,瑜哥哥有危险时,你并不是第时间出现,就说明,你是在后面赶来的,而不是潜伏在附近的。”

    “还有,你赶来后的第时间并不是去救瑜哥哥,而是来抓我。若你真是他的手下,就应该第时间出现,并且去救他。可你没有。”

    木榛看着她,脸上的笑容不禁更深了分,眉目翘,“有没有人说你特别适合做暗探啊?这分析的,句句切入要点啊!”

    楚桃冷厉地皱眉,看向他的眼神顿时多了几分凌厉。

    “我没时间和你闹着玩!我想知道你究竟抓我来做什么?还有,你为什么要帮助瑜哥哥?又为什么会搅入他和师父的斗争之中?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木榛看着楚桃口气问了这么多问题,不由地愣,随即轻轻咬嘴笑:“你知道清雨舫吗?”

    木榛笑眼看着楚桃,也知道自己是瞒不住了。

    楚桃不禁震,不由地顿时愣了半晌。

    清雨舫她听师父提到过,那是掌控三国的背后力量。

    传说他们在暗地里打探三国之中的各种情况,朝廷和江湖里大大小小的事都逃不过他们的耳朵,若有祸乱民生或者江山易主的大事,他们便会出来干预,往往会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事情解决,并且把民众的利益放在第位。

    甚至可以说,若不是他们不想,否则,他们完全可以主宰三国!

    楚桃眉目紧紧皱,瞳孔顿时微微缩大了点,眼神闪烁着惊疑的幽光,惊疑到:“难道你和清雨舫有关?!”

    木榛看着她,并未立即答话,而是微微笑:“你若想知道,就把这些饭吃了,再好好睡觉。等休息好了,我再慢慢地将所有切都告诉你。”

    “你最好说话算话!”楚桃冷眼瞟他,就立马走过去,端起了碗。

    木榛看着,不由地也轻轻笑,转身离开了。

    雨依旧细细密密地下着,不给人丝喘气的机会,城墙之上,站立着个男子,冷风飒飒地着掠过他的发尾,不由地吹散地苍凉。

    楚瑜自回来后,就直站在这里,呆望着远方,眼神中尽是茫然沧桑,却不由地夹杂了些凌冽的寒意……

    战荆走了过来,看着这样落寞的大王,沉重地叹了口气,楚清虽然,但至少也已经被她哄着睡着了,可大王呢?

    看样子,甚是伤情啊……

    “大王,去休息吧。”战荆走近了些,眉目不由地紧紧皱,脸庞甚是伤感:“臣知道您难过,但还是身子要紧啊!”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