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九重华锦> 第820章 她真是你女儿?(1更)

第820章 她真是你女儿?(1更)

“催动祖龙之灵,还能意识操控斩天剑,这龙皇...有点意思。”

魔龙王说完这句话,斩天剑就动了,没有朝着魔龙,也没有任何攻击之意而是绕着他们打转。

每绕一圈,就是一道金光,且光晕不散。

启元看着斩天剑,眉头动了动,龙皇想做什么?

现在一想到龙皇,就想到他做每一件事必然是有意图的...被坑过的人才懂。

“囚龙阵!”

魔龙看着斩天剑说出三个字,随即面色一变,总事露出一丝别样的颜色,飞身而去顾不得启元了,指挥者龙骨剑去打断斩天剑的运行轨迹,可这斩天剑就像是长了眼睛,发现龙骨剑之后飞的越来越快。

启元也不知道斩天剑要做什么,也不知道龙皇的意图,但明白,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拉住魔龙,不让他去阻止斩天剑要做的事。

乾坤铃突然放大飞离手心,在空中朝着龙骨剑的方向叮当作响。

龙骨剑被乾坤铃的铃音所扰,本就有些追不上斩天剑,这下轨距又乱了,眼看着斩天剑离它越来越远。

魔龙见状,也飞身而起,甩袖朝着启元挥了过去,这一下出手很重,几乎是全力,因为魔龙已经没有耐心纠缠了,前面出现不明状况,现在斩天剑又在布阵,那就是说,他现在所站的位置早已在那龙皇的意料之中。

他停在这都算到了,这个龙皇...与当年的祖龙想比,不知如何。

囚龙阵一旦真的成了,他一时半刻还真就不能动弹了,虽然只能困住一时,但对方此时若要做什么,他就只能看着,知道他要来,且在此摆阵要困住他,就说明他还真有什么动作,不光是给那丫头重生龙魂这么简单。

龙魂...刚才从极端圣地溢出来的灵光,他开始都未察觉,后来才发现有些异样...

那灵光,除了祖龙之灵外,还有...净莲和琉璃那丫头的龙息,唯独没有魔息!这怎么可能,她是用自己的残魂孕育的孩子,承载着他的魔龙之力,怎么可能一点魔息都没有,且那道灵光那么纯净,她的龙魄时候真的重生成功,他一时都无法判断了。

启元在魔龙的全力一击之下,利用灵镜瞳才勉强避了一半,另一般结结实实的受了,因为他的灵力,用在操控乾坤铃上,所以这一下,他根本无力完全避开,他现在要做的就一件事,配合龙皇的斩天剑。

刚才听的魔龙说囚龙阵,应该是说龙皇在这布了阵。

囚龙阵顾名思义,可以困龙,虽然他也不知龙魂是如何算到这魔龙会在这停留做好准备的,佩服的话,等到稍后再说吧。

“乾坤铃祭!”

启元已经受伤,却没有被劝退的意思,继续用灵力操控乾坤铃,没有管自己的伤。

乾坤铃好像听到什么命令一样,开始左右摇晃丁玲作响,这铃声直接穿透了结界,极端圣地的底子都听到了一阵铃声,就好像挂在屋檐的铜铃被风吹动的声响,声音不大,但是持久不觉。

“乾坤铃!”

已经有人听出来是乾坤铃的声音了,乾坤铃是传闻中的神器,虽然大家都没见过,但是书中描述很多,毕竟是玲珑祖龙的兵器。

只是他们不知道,这玲珑祖龙的乾坤铃现在是结界中的谁在用,一团昏暗中,只能远远看到几股异常强大的力量在冲撞,却分不清哪一方占据优势。

而留冰殿溢出的灵力越发强大,大家只能紧张的支撑结界坚守在自己的岗位。

这怕是他们从未有过的经历。

这些年,龙族一直很安稳。

“小子当真是不要命了,这时候还强撑着操控乾坤铃,你可知囚龙阵一旦成阵,能困住本座,一样能困住你!”

这是在说,不想死就乖乖的撤了结界一边疗伤去。

魔皇是可以将启元直接灭掉破了结界,只是如此一来,他就真的要被困在此了,已经第三圈了,囚龙准六圈成阵,再不阻止就完了。

所以他只想尽快驱动龙骨剑阻止斩天剑的剑道飞行轨迹。

可不巧的是,启元现在却只想拦住他,所以,龙皇不得不放心应付,这不怕死的人有时候的确是让人头疼的。

乾坤铃的铃声让龙骨剑的飞行规矩越来越乱,这就是乾坤铃的可怕之处,可以扰乱兵器和主人之间的联动,就算是神兵也难以幸免,而且,还是有选择性的,斩天剑就一点事都没有。

眼看着龙骨剑已经追不上斩天剑了,魔龙突然眸色一暗,眼睛周围还是冒出黑色的雾气,这是真的怒了。

启元感觉到了,却没有退缩,仅仅是释放他的魔息,他便有些血脉膨胀,若是本体在此,他的结界早就破了。

“不自量力!”魔龙张开双臂,双目已全黑,再看不到瞳孔的颜色,周身一股黑色的气息将他环绕,停在空中不再追龙骨剑,而是面对着启元,手上两个动作,萦绕在他周身的黑色气息就交织在一起,朝着启元直击而去,明明看着速度不快,可是瞬间就到眼前了。

启元知道,这一下,他根本无力避开,这种魔息之力,不是避就能避开的,可是他依然没有收回操控乾坤铃的灵力,因为他知道,只要这一下拦住了,扛过去了,魔龙应该就再也阻止不了斩天剑了,反正在自己的结界里,只要将魔龙困住,他能停住这一下不丢了命,总还是死不了。

在瞬间,不动用操控乾坤铃的灵力下,启元只能将所有的圣传承之力打开,用来抵挡对方的魔息,能不能挡住,他也不知道,而没时间去想这些,现在他所做一切,都只是出于本能,遵循内心的想法,意识操作,思维在这一刻已经停止了。

“送死!”魔龙不屑一看,等着对方被自己的魔息给灭了,因为他也知道,那斩龙剑,八成是阻止不了了。

若真因为被这囚龙阵困住,让那丫头龙魄重生发生什么意外,毁了他这一场算计,那杀了眼前这小子也不足以泄愤。

“唔...”一口淡蓝色的液体从启元嘴角流出,身体被那两股缠绕的魔息给击退在数丈之外,眉宇之间淡蓝的液体开始从额角流淌,一颗球体在他眼前碎裂。

周身的圣地传承之力也被打散,可最终,他没死,虽然现在已经脆弱的不堪一击了,可终究是没死,对方应该也没有第二次出手的机会了,因为斩天剑停了。

“你是...蓝龙...竟用灵镜瞳化体挡了魔击。”看着已经碎裂的灵镜瞳,再看着勉强靠结界之力拖住的启元,魔龙的怒气稍平静了些。

这小子已经将所有力量运用到了极致,又不惜毁了灵镜瞳,显出蓝龙本体,他也无话可说,只能说,这小子运气和实力并存才活了下来,蓝龙...天生魔抗高于其他龙类。

而且,蓝龙极为稀少,蓝龙之血[ www.biquger.me]炼制抗魔丹药的极品,所以,蓝龙都会应藏自己的蓝龙本体,蓝龙除了血稀奇之外,这伪装的本领,也是其他龙类所不及的。

启元虚弱一笑,“魔龙,我赢了。”虽然有些狼狈,可到底还是拦住了他。

说完,脸色泛白看向极端圣地,他能做的已经做完了,这囚龙阵应该是成了,但是能困住魔龙多久他也不知道,希望龙皇的算计能每次都成功,就像算计他一样,他不仅仅知道魔龙回来,会落脚在此,也算到他回来,且不会离开,甚至算到他会拦住魔龙。

这等心机,用来算计他一封婚书,实在...可耻。

可又让人无言以对,他为了帮他重生龙魂,为了不累及龙族,机关算尽,甚至连最坏的打算也做好了,一旦重生失败,他的祖龙之灵会被顺着灵台山灵力的指引回到灵池,继续庇护龙族,以化身之力护着龙族安慰。

“为什么?”

既然已经无能为力,只能暂时困在此处不能改变什么,魔龙索性又开始问了起来,这一声为什么,启元秒懂他问的是什么。

“魔龙想听实话?”

“废话!”余怒还在。

“不知道...”

的的确确是不知道,其实回来之后,他就一直很迷茫,比如拿她和自己的婚约说事,名字有龙皇在是不可能的,可还是忍不住说说,期初有关她的一切,都是因为七彩琉璃石,可是回来之后,若非龙皇提及,他都要忘了初衷。

所以..他是真的不知道,因为,他也很迷茫,或许...是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为她牵动的心。

他甚至怀疑,当初不顾一切闯入虚无界,究竟是不是为了七彩琉璃石...想着,虚弱一笑,眼里除了迷茫,还有一丝伤。

“不知道...”奇奇怪股的,这表情和..

魔龙脑中,突然闪过一道影子,那道影子有一张模糊的脸...那脸..

魔龙顿时一个机灵,头一晃,离开将那张模糊的脸挥散了。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