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战神孙悟空> 第四百七十三章 生命的迹象

第四百七十三章 生命的迹象

    而霜女从灵子芸分开后,依旧是不死心的赶到了炼丹房中。

    一看之下,霜女脸上顿时羞愤不已,炼丹房中,除了那空空如也的寒冰蚕蛹之外,哪里还有半个人影。

    “这厮难不成可以随意缩小身体么。”霜女眼中除了气愤之外,还有一丝狐疑。

    忽然,霜女目光一转,竟发现一旁的桌子上有着一张纸条,旁边还有一个木盒子。

    疑惑下,霜女走上前去,却发现那纸条竟是一张字据。

    “作为你放老孙走的报酬,这一百圣玄丹留给你。”

    霜女将纸条收起,这才将旁边的木盒打开,一瞬间,浓郁的丹药香味便是弥漫了出来。

    不由得,霜女嘴角掀起一抹异样的微笑,呢喃道:“字写得真烂,只是,你要活着回来啊。”

    ……

    一片冰天雪地的辽阔世界中,两道绝美的倩影静静的立于其中。

    其中一人正是灵子芸,她那绝世的芳华,似是让得这冰天雪地,都是变得不再寒冷。

    只是,此时灵子芸绝美的脸上,却是挂满了惆怅。

    而在灵子芸的对面,却是站着一道与灵子芸身材很是相似的美艳女人。

    这美艳女人同样是一身雪衣,其容貌,比之灵子芸也是差了不了几分,只不过,这美艳女人显得更加成熟,也让她身上更有了几分高贵优雅的味道。

    美艳女人正是化身人形的冰凰凰羽。

    “芸儿,你有心事?”凰羽语气很是柔和的看着灵子芸惆怅的脸色,眼神中充满了慈爱。

    灵子芸的心情无比的惆怅和担忧,她尽所有的去隐瞒他,甚至一己私欲的将他留在水灵宗,但到头来,他还是去了屠魔战场。

    灵子芸不是没想过去将他强行擒拿回来,但她很清楚,那家伙若是不想让人找到他的话,即便是她,也是无能为力。

    在这冰凰灵碑之中的冰凰,乃是水灵宗的先祖,在她身上,灵子芸能够感受到别样的温暖,这是连她师尊都是不曾给过她的感觉。

    所以,灵子芸时常都会来看望冰凰先祖。

    良久后,灵子芸终于是失落的说道:“先祖,我心为一人所困,却又有不得已的理由,无法与他厮守终生,我……我很痛苦。”

    说到最后,灵子芸的情绪忽是变得更加的低落,竟是无力的软下身子哽咽了起来。

    也只有在凰羽的面前,灵子芸才是能够放下一切的露出自己最软弱的一面,这些时日,她无时无刻都沉浸在痛苦中无法自拔。

    自己明明那么希望与他在一起,可是……可是自己却给不了他什么,也许,不久后,还会给他留下无尽的悲痛。

    望着灵子芸悲伤的举动,凰羽的残魂也跟着颤抖了一下,她很是心疼的问道:“既然你那么在乎他,为何不能与他厮守。”

    灵子芸缓缓道:“是我的问题。”

    凰羽盯着灵子芸的目光微微一颤,而后道:“你的元阴之气已破,是……给了他吗?”

    灵子芸点头,那冰蓝色的双眸中,依旧是那凄凉的悲伤。

    听到自己的女儿已失去处子之身,作为母亲的凰羽,心中也是隐隐惆怅,她再次说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什么样的人!”灵子芸凄凉的嘴角缓缓掀起一抹回味,而后才是道:“他脾性桀骜,但身怀正义,粗鲁霸道,却又不失体贴,在他身边,我会感到很有安全感。”

    若是天行界哪怕任何一人听到灵子芸的话后,都会震惊不已吧,作为天行界第一强者的他,竟然会觉得,在一个霸皇境身边会感到安全感。

    “只是……我除了对他性情的了解之外,对他的一切,都是一无所知。”灵子芸语气很淡,很轻,充满了柔和,再次说道:“那家伙,非常神秘,在他体内,我能感觉到一股让我都是忌惮的力量。”

    一旁,凰羽心中又是一颤,就连眼中也是有了一丝希夷,而后急忙道:“那人可是半年前进入这里的少年?”

    闻言,灵子芸点头道:“是他,他骗过水灵宗的弟子,偷偷来这里见您,只是,有一事我不明白,当他出关时,体内的冰凰莲怒并不完整,但是……”

    接下来的话,灵子芸似乎有些难以切齿,她想要说的,是为何自己与他结合之后,竟然会促使他的冰凰莲怒变得圆满。

    凰羽有些不禁的松了一口气,而后才是柔和笑道:“这世间,能够促使他修炼的冰凰莲怒圆满的人,也唯有你一人能够做到了。”

    “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何不能接受他,难道你觉得自己的身份与他不合么?”

    面对凰羽的疑问,灵子芸却是苦涩摇头,道:“为了他,我愿放下现在的一切,只是……我有我的顾虑,我做的一切……皆是因为不想让他受苦。”

    闻言,凰羽眉头微微一皱,就连眼神中,也是多了一丝担忧之色,而后才是盯着灵子芸道:“芸儿,这些年,你每次进来这里,我都能感觉到你体内的那股力量在日渐增强,我知道,那股力量对你是有害的,而你……怎的就不肯告诉我,那股力量到底是什么?”

    为此,凰羽也曾多次质问灵子芸,但她从来都是闭口不提,而且,凰羽处于残魂状态,若是灵子芸刻意为之的话,即便是她,也是无法探查到灵子芸体内的力量到底是何物。

    良久后,灵子芸依旧是摇头,此时此刻,她还是不愿提及自己体内的东西,因为,她不愿更多人为自己担忧和痛苦。

    见灵子芸依旧固执,凰羽也不再强求,而是语气凝重的告诉灵子芸:“芸儿,你要相信那个人,只要给他时间,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

    灵子芸微微惊讶,先祖竟然对那家伙有着如此高的期望,但灵子芸心中依旧不愿冒险,而后朝着凰羽行了一个晚辈礼,轻柔道:“子芸告退了。”

    语罢,灵子芸的身影便是缓缓消散在了这冰天雪地之中。

    望着那缓缓消散的身影,凰羽的脸色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不由呢喃道:“是错觉么,芸儿的腹中……似乎有着一丝生命的迹象,而且,已有近半年之久了吧。”

    不由得,一抹深意的笑容渐渐在得凰羽的脸上呈现,她笑道:“妖王大人,看来,您与小女的缘分,终究是无法断开的,也许,以芸儿的体质,怕是要怀胎数年之久吧。”

    ……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