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9章 末路

    纵渊伤势极重。

    好在当初大荒多留了个心眼,创造至暗教会之时,并未让所有的教徒都修炼荒族功法。

    事实上,也不是人人都可修炼荒族功法。

    那些不能修炼功法之人,只要确保了他们的忠诚之后,他也会给予他们一定的经济支援,然后放任他们在祖龙城内发展。

    因为只是普通人,便决定了上限。

    但事实上正因为是普通人,所以这些暗钉的职位虽然都不高,但却胜在实干,一旦齐齐发生暴乱,虽不致让整个祖龙城陷入停滞,但却也会掀起一阵异动风波来。

    而正是借这个机会。

    罗浮等人轻松的带着昏迷的纵渊,逃出了祖龙城!

    虽然此举算是彻底牺牲了祖龙城内所有的至暗教会暗钉,但只要能成功救出同胞,这种教员,就算是牺牲再多罗浮都不带心疼的。

    反正已经准备退出夏亚帝国了。

    那还留着他们做什么?

    回到暗盟总基地。

    小心的为纵渊验伤,才发现他的转移降临,竟是附有极大的隐患,肉体与精神极不紊合,好像这人间体随时都要与纵渊的精神脱离一般。

    “看来一定是急于降临,所以,这才留下了诸多暗伤!”

    “先为他治伤吧,待他伤愈再询问他们关于奈河的事情!”

    罗浮与大玄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底的叹息。

    纵渊亦与他们一般,都是荒殿三十六圣骑之一,实力极强,但如今却沦落得如今这地步,几乎连武尊的实力都难以维系,显然,这段时间里,他没少经受人类的折磨。

    该死的人类。

    当下,罗浮和大玄两人迅速将纵渊送入了维生仓内。

    接下来……也只能等他伤势恢复了。

    眨眼间。

    已经是两天时间过去了。

    在第一天的时候,纵渊伤势已经彻底恢复,只是也许是精神上的创伤太过严重,他虽几次挣扎,似乎想要醒来,但却始终醒不过来……罗浮与大玄一直守在旁边,一旦他有什么想要伤害自己的举动,他们便迅速按下他的手。

    以免他伤到了自己。

    直到第二天傍晚。

    他这才幽幽醒过来……只是看到周围那熟悉的环境。

    他眼底忍不住浮现些微惊骇神色。

    似乎想说些什么……可很快,那惊慌的神色便转为安然,叹道:“看来,我成功逃脱了,这里不就是我们的根据地么?”

    “嗯,纵渊,你回家了。”

    罗浮微笑道:“这里就是我们的总部,你已经彻底安全了。”

    “是吗?”

    纵渊呼吸猛然间急促起来。

    但他却只是闭上了眼睛,长叹道:“我可能有些不太舒服,头很晕。”

    “也是呢,你刚刚历经厮杀逃出,伤势肯定匪浅,你现在的人间体生命力已经耗尽,恐怕也维系不了多久了,你放心,我们这就为你安排新的人间体!”

    “稍后我亲自挑选吧。”

    纵渊问道:“我们还有多少人间体可以使用?!”

    “被夏亚士兵抓走了九成,剩余的也不多了,仅仅只有一百余人……但这百余人是最精华的百余人,他们基本上都在武师境界,只是因为痴痴傻傻,所以无法突破武尊境界,但我等也省了麻烦,直接占据那空白的身躯即可!”

    “把他们全带过来吧,我要好好验一下,我临时更换人间体,精神上受了不轻的创伤,必须得挑选一个能使用时间长的才行。”

    “我明白,稍后我就让人带他们过来!”

    两人往外走去。

    只是才刚刚掩上房门未走太久,大玄就忍不住困惑皱眉,道:“你有没有感觉,纵渊有些不太对劲儿?!”

    “哪里不对劲?”

    “他竟然没问头儿他们在哪里。”

    罗浮迟疑道:“莫不是已经知道了?也许,是敌人为了打击他的心防,所以特地告诉他这个消息,而他因此决定铤而走险,哪怕放弃奈河也要逃出来,这样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头儿他们刚刚死未有多久,他就逃出来了。”

    “也只有这个解释了。”

    大玄想了想,确实,面前这人确是纵渊无疑。

    无论从体内的功力,体质乃至于别的任何地方,他都在是纵渊。

    这一点,不会有错。

    “我去安排人间体。”

    大玄说道。

    罗浮点头,道:“我去处理一下这段时间积压的事务,眼下既已决定退出夏亚,我们也定然要给他们留下难以弥补的创伤,我已经安排了所有的剩余教员,选择一个特定的日子,在那天让他们所有人绑上炸弹去人群密集之地,到时候,用这最绚烂的烟花作为我们的退场!”

    两人各自忙碌去了。

    几个小时之后。

    “圣使!!!不好了圣使!”

    正在罗浮安排地点之时,一名至暗教会的成员飞快的奔了进来,脸上满是惶惶神色,惊叫道:“圣使,不好了。”

    罗浮回头问道:“怎么了?!”

    “周边突然有大军围堵,我们被包围了!”

    “什么?!”

    罗浮豁然起身,惊道:“怎么可能……我们这个地方怎么会被大军包围!”

    而这时,大玄也飞快的奔了进来。

    脸色凝重,喝道:“不好,我们逃出祖龙城之时被跟踪了,我们的根据地暴露了!”

    罗浮喝道:“怎么可能!我如今已经彻底恢复了全部的实力,你该知道我最擅长的是什么,我很确定,当时我们逃离的时候,压根就没人发现我们的踪迹!”

    罗浮。

    三十六圣骑之一,天生拥有感知他人气息的能力,最擅长的便是追踪与反追踪。

    大玄喃喃道:“但我们被包围了,而且,包括所有的暗道都被封锁了,敌人是有备而来,我们已经逃生无路了。”

    “怎么……可能……”

    罗浮一时间,已是惊呆了。

    而就在这时,又有一名教员飞快的奔了进来,脸上犹还带着慌乱神色,惊叫道:“不好了,圣使,纵渊圣使他……他杀死了所有的人间体!”

    !!!!!!!!

    罗浮和大玄两人顿时面面相觑。

    最后的退路也被掐断了。

    两人心头同时浮现一个念头……

    上当了。

    “玄九城护城战将府,就是如今的暗盟总根据地!”

    祖龙城内!

    帝清猗冷冷喝道:“韩卿,元老会的备役战力竟会被暗中替换,成为暗盟的总部,当初玄九城护城战将罗烈之死,中间便处处透着古怪,如今看来,恐怕玄九城护城战将府早已经被渗透,罗烈之所以现在死亡,完全是因为之前他们还需要用他作为遮掩,而这一切,韩卿,你元老会竟然全不知情,还要朕来替你等擦屁股,现在你们还有脸来问责于朕?”

    说着,看着上议会那几名议员,她毫不客气道:“还有你们,也不必幸灾乐祸,上议会一名议员以及周家家主竟然不声不响的就成为了暗盟降临的预备役之一,更连老议员都被暗害,你上议会也好不到哪里去……是该好好反省一二了!”

    听得帝清猗所说的话。

    上议会和元老会众人一时间,皆是目瞪口呆。

    他们竟然全不知道,当初异兽潮之时,罗烈之死竟然还有这等隐情,而暗盟竟然胆大包天至此,堂而皇之的玩起了李代桃僵的游戏来。

    元老会资历最老的韩坤脸色变的难看无比,他说道:“若真是如此,此事我元老会确实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此次问责,确实是我等冒失,还望陛下赎罪!但眼下既已知晓敌人总部,我们正该全力以赴,先将敌人覆灭才是……”

    “不用了!”

    帝清猗淡淡道:“覆灭区区暗盟而已,哪用各位议员与元老出手,朕的人自会轻松将其消灭!我等只管等待良报便是。”

    说完,她心头只感痛快不已。

    这时,她才终于明白她的底气终于来自哪里了……

    不是李卫。

    李卫再强也不过是个侍卫。

    但方正不同,他年纪轻轻,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