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落第骑士英雄谭> 第二卷 第三章 绫辻绚濑

第二卷 第三章 绫辻绚濑

    与一辉决战的当天早上。

    九点左右,绚濑微带困意地睁开眼。

    她在深夜与一辉决裂之后,便回到自己的房间稍作休息。

    除了与一辉之间的交涉,比赛的事前准备更是令她疲倦。

    她一爬出整理整齐的双层床,便看到桌上有一张室友的留言。

    『你昨天说希望我别去看今天的比赛,所以我不会去。

    但是如果你有什么烦恼,希望你能跟我谈谈。

    你最近的表情有点阴沉,我很担心你。』

    「……我真是……无药可救的女人呢。」

    不但背叛了恩人,还让室友这么担心。

    『你将我们的尊严丢在地上踩,甚至连自己的自尊心都抛弃掉,就算你最后取回「那样事物」,你真的能以此为荣吗!?』

    「……」

    带着悲痛的质问,至今仍然回荡在绚濑的耳边。

    自己的状况很糟。

    明明今天的比赛绝对不能输。

    必须马上调整回来。

    要赶快切换心情,绷紧神经。

    绚濑思考了一下,便利用上午的时间,前往某个地方。

    ◆

    从破军学园最近的车站搭上电车,约要十五分钟。

    绚濑抵达她的目的地——一处公共设施。

    在晴朗无云的夏日之下,这栋洁白高耸的大楼显得相当眩目。

    这里是「宍户综合医院」,是离破军学园最近的大医院。

    绚濑的目的地,正是医院的515号房。

    她走着熟悉的路线,顺利抵达目的地,拉开拉门。

    房间中只有一床病床。

    这里是单人房。

    病床边的折叠椅上,坐着一位穿着亮丽的中年女性。

    中年女性一见到绚濑开门进到房内,便惊呼出声。

    「哎呀,这不是绚濑嘛!」

    「你好,凉香姑姑。」

    「你好啊~你怎么会在这个时间来呢?不用上课?」

    「今天可以自由出席。要出赛代表选拔战的学生,可以免除当天的课程。所以我就趁着这个时间来探病了。」

    「这样啊。不管是选拔战,还是室友的分配,新理事长可真是喜欢做些有趣的事呢。」

    绚濑直接说明黑乃的教学方针,姑姑这才接受了。

    姑姑从折叠椅上起身,并且朝着病床的方向弯身——

    「哥哥,你可爱的女儿来看你啰——」

    她朝着病床上的男人悄声说道。

    他的面颊消瘦,皮肤有如干涸大地般龟裂。手臂细瘦,仿佛是冬日的树枝一般。

    这个骨瘦如柴宛如木乃伊的男人,正是绚濑的父亲·绫辻海斗。

    「早安,爸爸。」

    继姑姑之后,绚濑也跟着出声叫唤。

    但是海斗毫无反应。

    他没有回应任何只字片语,就这样持续沉睡。

    是的……自从他陷入沉睡,已经过了整整两年。

    「我在这里也会打扰到你们亲子团聚,我先到外面的咖啡厅休息。绚濑,你会待到几点呢?」

    「下午还有比赛,我应该中午就会离开了。」

    「OK,那我就到那时候再回来。先走啰——」

    姑姑挥手道别,接着走出病房。

    不论何时看到姑姑,她都这么有朝气。真希望她能分点活力给她的哥哥。

    (……不、不对,爸爸以前也是那么的——)

    就在此时。

    「………………」

    躺在病床上的海斗有了动静。他那枯槁的嘴唇仿佛颤抖一般,微弱地动作着。

    「爸爸……」

    这是他常有的动作。

    他会这样轻声说着同一句话。

    旁人听不见他的声音。他的声音细微到几乎听不见。

    但是绚濑记得那嘴唇的动作。

    对不起。

    「……!」

    绚濑忽然咬紧牙根。

    她死命地忍住那些即将大喊而出的悔恨及痛苦。

    海斗从那天开始,就不停地向绚濑道歉。

    他没能保护她,没能托付她那些事。他就这样独自一人,待在那永不停歇的梅雨之中……

    ※ ※ ※

    听好了,绚濑。你不论何时,都不能忘记自己的尊严。

    我们的剑能够杀人,而你们的异能则是超越常人。

    正因为如此,你更不能忘记你的尊严。你若是没有了尊严,你的力量就只是单纯的「暴力」。

    你必须要时时以礼待人,抑强扶弱。

    绝不能沉迷在力量之中。不管碰到什么样的对手,你都要堂堂正正地迎战。

    你要成为一个不论是在别人或是自己面前,都能抬得起头的高尚骑士。

    绚濑的父亲——〈最后武士〉绫辻海斗,总是如此再三叮咛绚濑。

    身怀力量之人的责任。

    海斗充分体会到这一点。因此当绚濑以伐刀者的身分诞生在这世界上之后,海斗便教导她剑术,灌输她学武之人的武德。

    为了让她不要成为一个耽溺于力量、自命不凡的俗人。

    海斗的教育方式,绝对说不上是温柔。

    严苛,或许只有这个词能够形容。

    即使如此……绚濑还是相当喜欢听海斗侃侃而谈,告诉她什么是高尚的强大。

    绚濑最喜欢父亲挥舞刀剑,威风凛凛的背影。

    绚濑也喜欢父亲那双又大又粗糙的手。每当自己有了些许成长,海斗总是会使劲地抚乱她的头发。

    小小的道场内,只有十名左右的门生、父亲以及自己。

    虽说生活并不富裕,但道场内的时光依旧令人感到暖意。

    那是一段幸福的日子。

    绚濑打从心里期望着,这样的日子能够持续下去。

    但是,这个愿望却被无情地击碎了。

    就在两年前的那个雨天……

    她的日常之中,出现了一个男人。

    ※ ※ ※

    那是绚濑进入破军学园后,约两个月之后。

    季节刚进入梅雨时节。

    厚重的雨云覆盖住天空,吹起的风湿黏不已,是个相当闷热的时期。

    绚濑在下课后,不直接返回宿舍,反而是在雨天中撑着雨伞,迈向老家的道场。

    她的目的当然是为了学习剑术。毕竟学园中不太可能教授剑术。

    在绚濑中学一年级左右,海斗的身体检查出心脏疾病,并且被医生宣告现今的医学无法治愈他。因此从那之后,海斗几乎不再挥剑了。海斗最后一次举起剑,是绚濑决定进入破军那时,为了将自己创造的「奥义」托付给绚濑。说句实话,他现在的身体已经不能再拿剑了。

    但是道场里还有门生们,海斗曾经亲自传授「绫辻一刀流」给他们。

    即使数量不多,但他们都和绚濑相同,是自幼待在〈最后武士〉门下学剑的菁英们。

    其中担任塾头(注7)的菅原,虽然实力还不及海斗,却远远强过绚濑。(注7 塾头为学生的班长兼代教。)

    因此绚濑最近总是在下课后往返老家向他学剑,频率约是每周三次。

    为了能早日将父亲托付的「奥义」运用自如,她想变得更强。

    因此对绚濑来说,沿着这条路走回家也算是每日的功课了。

    这一天,道场的大门依旧为了迎接徒弟们而敞开。但是当绚濑穿过大门时……

    ——她的日常中不曾存在过的「异形」就这么现身了。

    「咦?」

    迎面而来的,是一名撑着黑伞的高大少年。

    他染着显眼的发色,叼着香烟。目光有如饿狼般尖锐,身上衣衫不整,前襟大开的贪狼学园制服里头,隐约能窥见骷髅的刺青。这个少年的外貌,与道场、武术这样充满礼节的世界无缘,显得相当凶恶、粗暴。

    绚濑原本就不擅长应对异性,更何况对方的外观充满压迫感,令她忍不住向后倒退三步。

    「……哈哈。」

    少年——仓敷藏人见状,仿佛开玩笑似地轻笑:

    「再会啦。」

    接着他便消失在这个乌云笼罩的灰色城镇之中。

    (刚才的人,究竟是……)

    为什么那个看起来不健全又不健康的人会从自己的家里走出来?

    而且他还穿着贪狼学园的制服,这代表他也是伐刀者。

    总之他就是与剑术道场格格不入。难不成他是来问路的?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