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落第骑士英雄谭> 第二卷 第四章 决战!〈落第骑士(Worst one)〉VS〈剑士杀手(Sword Eater)〉

第二卷 第四章 决战!〈落第骑士(Worst one)〉VS〈剑士杀手(Sword Eater)〉

    一辉与绚濑比赛当天的深夜。

    一辉一行人平常进行训练的林中广场,一道身影正轻盈舞动着。

    月光从树林之间的些微空隙轻轻洒落。在这淡淡月色中,那道人影挥舞着手中的刀刃,闪过一道又一道银光。

    这一夜,风平浪静。但接连不断的破风声响,划破了夜晚的宁静。

    人影所展示的,是一场美丽的剑舞。

    但是他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

    「是史黛菈吗?」

    人影……黑铁一辉一边擦拭汗水,一边朝着广场入口问道。

    那里传来人类的气息。

    像是回应一辉的呼喊,一名少女从入口处的深沉黑暗中现身。那头金红色秀发,即使在黑夜之中也丝毫不损其光彩。正如一辉所想,少女正是史黛菈·法米利昂。

    她皱起眉间,有些傻眼地抱怨道:

    「你还在练习啊?总该适可而止吧,这样会影响到明天的战斗喔。」

    史黛菈口中的战斗,指的是明天与藏人的对决。

    绚濑在比赛结束后,将两年前发生的一切告诉一辉与史黛菈。

    将所有的一切,自始至终地一一解说。

    她仔细告诉两人,〈最后武士〉绫辻海斗究竟如何败北的。

    一辉在了解一切之后,他与绚濑约好,明天他会以道场为赌注,与藏人进行决斗。

    明天……会有一场艰难的战斗在等待着一辉。或许会比今天的比赛来得更加艰巨。

    既然如此,应该要早点休息才好。

    一辉也很清楚,但是他怎么也静不下来。

    「……觉得打击有点大?」

    「有一点吧……毕竟从某方面来说,海斗先生算是我憧憬已久的人物。」

    黑铁家的长辈们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助一辉。因此对一辉来说,海斗以及其他著名的剑术家,几乎等同于一辉的老师。

    一辉拼了命地剖析他们的比赛内容,偷学他们的剑术,反覆练习。

    他们成就了一辉的基础。

    因此绚濑口中关于过去的只字片语,给了一辉相当大的冲击。

    海斗的确是病痛缠身,逐渐衰退。但是那是一场不使用魔力的决斗……换句话说,这是不属于骑士,只属于剑士之间的领域。海斗却在这场决斗中,被藏人单方面地击败了。

    「仓敷果然不是泛泛之辈。」

    「你该不会是觉得紧张吧?」

    「……毕竟这个对手不容轻忽。」

    贪狼学园的王牌,三年级·仓敷藏人。同时也是去年的七星剑武祭前八强。

    这种等级的骑士,马上就能搜寻到一定程度的相关情报。

    他持有的固有灵装〈大蛇丸〉能够自由变形、伸缩,各种距离来去自如。

    这副灵装能伸长并刺穿远距离外的敌人,速度快如子弹;即使敌人能躲过刺击,它也能横扫整个战圈,彻底击倒敌人。

    如果敌人主动踏进刀剑的攻击范围,〈大蛇丸〉则能够缩小至单手剑大小,利用回旋连击压制敌人。

    藏人的伐刀绝技〈蛇骨刃〉,不论在何种距离,都能自由选择最适当的攻击范围,在刀剑对决上绝无任何死角。

    这项能力看似单纯,却极具攻击性,相当棘手。

    尤其是一辉这样以刀剑攻击为主的剑士,敌人若是能不断改变攻击距离,对他来说相当不利。

    〈剑士杀手〉的称号正是由此而来。藏人的能力对剑士来说犹如天敌。

    藏人甚至能击败海斗,或许他身上还隐藏某些秘密——

    「不过,这些我早就知道了。」

    一辉早在餐厅里,就已经见识过藏人身上那股野蛮至极的气息,只能以野兽来形容。

    一辉真正静不下来的原因……并不是藏人。

    「……史黛菈,你听完绫辻学姊的叙述,是怎么想的呢?」

    「我是挺同情学姊的,居然被一条麻烦的疯狗给缠上。」

    「只有这样吗…………我的话……」

    「你不用说下去没关系。」

    史黛菈刻意打断一辉,淡淡地说道:

    「我应该也是同样的想法。所以我才说我同情学姊。」

    「——是这样吗……说的也是,史黛菈应该也是这么认为。」

    一辉不免喜上眉梢。

    所爱之人能与自己拥有相同想法,实在是令人欣喜。

    「但不论真相是如何,那也跟一辉没关系。一辉该做的事不会有所改变。」

    「嗯,说的也是。的确是这样。」

    一辉点点头,再次朝着黑暗中挥下太刀。

    ……身体状况良好,力量十足。

    之后,只需要等待明日的战斗。等到明天,一切就会真相大白了。

    ——绚濑并没有发觉,两年前的真相。

    ◆

    隔日傍晚。

    一辉与史黛菈放学后,由绚濑带领前往旧绫辻剑道场。

    「这条路……真令人怀念啊。」

    街道两旁伫立着一间间古色古香的房屋。一辉一面走在街道上,一面轻轻低语着。

    「话说回来,黑铁同学也曾经到我家踢馆呢。」

    「嗯,不过被一口回绝就是了。」

    「那是一辉中学时代的事了吧?听说你那时候都是像这样到处探访道场。」

    「我那时候是一有时间就跑遍日本全国的道场,要求和道场的人比试。我也觉得那时候的自己真的太胡来了。」

    「黑铁同学的行动力真的很强呢……可是这样很危险吧?一个国中生做这种事,道场的人可能会骂你『太嚣张了!』,甚至会打得你满头包吧。」

    「当然,这样的事偶尔也会发生啦。我也曾经被整群门徒围殴得半死不活,不过……这也没办法,是我先跑来踢馆的,这举动非常没礼貌。所以来踢馆的人若是被道场的人怎样教训,都不能有怨言,这是规矩。」

    一辉知道这有多么危险。实际上,他差点被人杀掉的次数多到一只手都不够数。

    但是即使如此,那时候的他无论如何都想要变强。

    周遭的长辈们没有人愿意出手帮助一辉,他只能拼命想办法亲身体验、去吸收、去经历,并且将一切化作自己的力量。

    (不过即使我被道场拒绝踢馆,也不会去袭击门生,强迫对方接受比试。)

    三人谈论着往事,不知不觉穿过街道,来到一处草木丛生,十分宁静的空间。

    一栋四周围着围篱的大房子出现在三人眼前。

    「这里……曾经是我的老家。」

    这是一栋武家宅邸——但这栋宅邸已经残破不堪,甚至可以用废屋来形容。

    砖瓦剥离,支撑大门的支柱泛黑,开始腐朽了。

    宅邸的周围到处散乱着烟蒂、空罐、面包的包装袋、零食袋等等,围墙被喷上彩色喷漆,歪斜没品的涂鸦污染了整片洁白的墙面。

    「这涂鸦一点品味也没有。这种涂鸦偶尔会出现好得惊人的作品,不过这里的全都烂毙了。」

    「……你该吐槽的不是这个吧。不过好好的房子居然搞成这副模样,的确是糟透了。」

    绚濑咬牙切齿,表情显得悔恨不已,令人看了于心不忍。

    充满回忆的家园让人糟蹋成这样,也难怪她会心痛了。

    (要快点帮她夺回来才行。)

    一辉再次下定决心,打开手上的细长袋子取出木刀。

    「黑铁同学……你打算怎么取回道场呢?」

    「当然是直接闯进去踢馆,只有这个办法了。」

    一辉听完两年前的经过后,他认为藏人的做法其实意外地挺正当的。

    他跑去袭击门生逼迫道场答应比试,这件事本身的确是犯罪。不过最后举行的那场决斗,却是双方同意之下决胜负的。也就是说,一切是非善恶,全都由那场决斗的胜败来决定。既然如此,第三者就不应该再对比试结果多做评断,这么做更是侮辱了海斗。

    「真像一辉的作风。」

    「我明白了……不过,黑铁同学,你一定要小心。那个男人……〈剑士杀手〉是真的很强。爸爸当时的实力虽然衰退了,不过我或其他门生都还是远远比不过爸爸。即使如此,爸爸还是赢不了他……」

    「我明白,就算没有海斗先生这件事,他仍然是贪狼的王牌,我可没办法掉以轻心。」

    一辉深吸一口气——

    「那么,我们走吧。」

    他做好觉悟,走向旧绫辻剑道场的大门。

    道场大门几乎腐朽,看起来摇摇欲坠。约有五名外表凶神恶煞的学生坐在大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