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落第骑士英雄谭> 第二卷 第四章 决战!〈落第骑士(Worst one)〉VS〈剑士杀手(Sword Eater)〉

第二卷 第四章 决战!〈落第骑士(Worst one)〉VS〈剑士杀手(Sword Eater)〉(2/8)

门前,低俗地大声谈笑。

    其中一人,正是在餐厅里见过的那名光头男子。

    他们的确是藏人的伙伴。

    「不好意思打扰你们聊天,可以请问一下吗?」

    「嗄啊?」

    (为什么这类型的人总是先恫吓别人呢?)

    「……啊,你是之前家庭餐厅的那个软脚虾!」

    看来光头男子也记得一辉,马上就反应过来了。

    「咦?难不成,他就是你之前说的那家伙啊?」

    「没错、没错。他被克劳德又是痛扁又是吐口水的,居然只会发抖,连回嘴都不敢,超胆小的啦!」

    「哈哈哈!他看起来简直像根豆芽菜,感觉的确超弱的。他还穿着破军的制服耶,这小子真的是伐刀者吗?」

    「嗯?是说他后面的人是绚濑跟……唔喔!那红发的女生是谁!超级大美人啊!」

    一行人慢慢聚到一辉身边,其中一名少年发现史黛菈,便露出下流的笑容靠了过去。

    而另一方面,史黛菈则是以轻蔑的眼神瞪着那名少年,仿佛在看脏东西似的。

    「劈哩!」空中开始喷发出点点火星。

    (啊,不妙。)

    一辉趁着那名男子还没变成焦尸之前,一把抓住他的肩膀。

    虽然他是好心而为,不过周围的气氛跟着一变,一触即发。

    「喂,这只手是干么的?」

    「我可是打算救你的,不过你先听完我的话再发飙。我是来要求与仓敷决斗,你能带我们去找他吗?」

    万一他们不小心踩了史黛菈的地雷,事情就麻烦了。一辉老实告诉他们自己的目的。

    但是少年们闻言,瞬间瞪大双眼——

    「「「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一群人放声大笑。

    「喂喂、你说要决斗!?真的还假的!你这种弱鸡吗?这家伙真是活宝啊!」

    「是说你真的知道决斗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吗?」

    「嘻嘻嘻!啊——肚子笑得好痛。」

    「呵呵呵……喂、这位老兄,不好意思啦。克劳德可没有闲情逸致理你这种弱到不行的小角色。所以我代替他跟你决斗吧。如果你赢得了我,要我带你去找克劳德也行喔?」

    「呦~加油加油~真期待啊。」

    其中一名少年显现出军用匕首型态的固有灵装,并且用刀腹轻轻拍打一辉的脸颊。

    一辉受到对方如此挑衅——

    (啊,原来这些人也是贪狼的学生吗?)

    一辉心想:「这样正好」——他便伸手紧抓住少年拿着匕首的手腕。

    「你理解了啊,那真是帮了我大忙。」

    一辉淡淡一笑。那笑容隐约多了些残忍的气息。

    ◆

    「然后啊,那个茶色头发的家伙实在太烦了,所以我就剥了他的裤子,把他丢到大街上啦。」

    「呀哈哈哈,真的假的!」

    「讨厌~!哈哈哈哈!」

    旧绫辻剑道场的地板上散落着垃圾,一群少年坐在地板上闲聊。

    他们的话题都差不多。

    大概都在聊今天又痛扁某个倒楣鬼、又骗了哪个人,或是跟谁做爱了。

    藏人对那类话题一点兴趣也没有。所以他总是独自一人坐在另外搬进来的沙发上,默默抽着烟。

    (……他们每天都聊同样的事,都不会腻啊。)

    这群人是仰慕自己,人也不错,不过他还是很难理解他们这一点。

    (真希望贪狼(我们学校)也能像破军那样,办个选拔战来玩玩。)

    这样他每天都能过得紧张刺激,多好。

    叹息随着烟雾缓缓吐出,藏人望着那道烟雾,袅袅上升,渐渐从屋顶的破洞处飘向夜空。

    仔细一想,他夺走这个道场之后已经过了两年。

    (差不多该卖掉了吧……)

    香烟勾出藏人的思绪,他默默地思考着。就在此时——

    「克劳德,那个啊。」

    其中一名伙伴脸色发青地向藏人搭话。

    「怎么了?吃坏肚子啦?」

    「……克劳德,你还记得之前在家庭餐厅找某个家伙碴吗?就是跟绚濑一起的那两个人。」

    「记得,那又怎样?」

    「我那时候老觉得那两个家伙有点眼熟……昨天终于想起来了。」

    伙伴将贪狼学园的电子学生手册递给藏人。

    荧幕上的内容是电子讨论版的某个统整情报页面以及参考影片——标题是「A级骑士〈红莲皇女〉对上F级骑士〈落第骑士〉,意料之外的败北」。

    而影片的内容不用说,正是一辉与史黛菈的模拟战。

    「我今天问了破军的兄弟……那家伙似乎在不久前打倒了〈速度中毒〉啊!而且一部分的学生还给了他一个夸张的称呼,叫做〈无冕剑王(Another one)〉。呃……我们该不会惹上了不得了的家伙吧……」

    伙伴发现自己一行人唾骂的对象,居然来头不小,紧张得脸色大变,满头大汗。

    但是藏人——

    「……哈哈。」

    他看了那段影片,不见一丝惧色,反而露出犬齿,狰狞地笑了。

    「原来如此。我是看得出来除了绚濑(那女人)之外,其他两个人都不是小角色,没想到居然能强到这个地步。」

    藏人能感觉到自己的体温忽然急速上升。

    体内的能量即将爆发,挡都挡不住。

    (太有趣了!)

    本来打算留到七星剑武祭的,干脆现在就去破军一趟吧。

    或者该拿绚濑当饵引他出来呢?

    藏人脑内起了邪恶的念头,而就在下一秒——

    「…………啊?」

    藏人听见了一阵脚步声,正踩着泥土地渐渐靠近。

    脚步声相当规律。

    声音会这么规律,表示走路的姿势很端正。

    藏人的伙伴没有人会走路走得这么端正。

    「哈哈!喂喂、这下越来越有意思了。」

    「咦?克劳德,你在说什么……」

    脚步声在道场入口前停止,同一时间,道场大门猛然开启。

    来者就如同藏人所预想的,全是熟面孔。

    正是之前在餐厅见过的三人,黑铁一辉、史黛菈·法米利昂、绫辻绚濑。

    「打扰了。」

    「呜哇!道场里面也脏死了,根本是垃圾场嘛。真亏你们居然待得住。」

    「你、你们到底是!」

    「这家伙不就是之前家庭餐厅的那个……!」

    一辉提着木刀及超商的塑胶袋进道场。突如其来的访客把一伙人吓得有些胆怯,藏人则是重重靠在沙发上,他用眼角淡淡瞥过伙伴们后,注视着一辉,压迫感十足。

    「——真巧啊,我正打算去你那晃晃呢。」

    「是吗?还好没错过。」

    一辉明明是深入敌阵,但是他的语调听起来一点压力也没有。

    胆子倒是挺大的。

    「所以说,软脚虾,你来干什么的?」

    「我想你应该没这么迟钝,光看到这个场面应该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我是来当帮手的。我要代替绫辻学姊,帮她取回这个道场。」

    「哈哈!!我还以为你想说什么,真无聊。先不管那边那个女的到底给你灌什么迷汤,这个道场可是我经过正式的决斗才得来的战利品。你还算是个剑士,应该懂这是什么意思吧?」

    「当然——所以我不会叫你平白奉上道场。」

    一辉缓缓走近藏人坐着的沙发——

    「仓敷,我是来跟你决斗的。」

    他举起木刀刀尖,指向藏人的鼻头。

    「踢馆吗?」

    「我的方法跟仓敷一样。你该不会想逃吧?」

    (喔?居然还会挑衅我!)

    他和前阵子简直判若两人。

    虽然不知道他的心境为什么有如此大的变化,不过……太有意思了。

    藏人握住鼻尖前方的木刀——

    「哈哈,好啊,我接受了。」

    他使劲握碎了木刀,接受一辉的挑战。

    「不过,你得和我当初抢走这里的时候一样,一个人单挑这里所有的人。这些蠢蛋们少说也有三十人,就先从这里开始。」

    「没问题。道场场主提出的规则必须予以尊重,这是踢馆的礼节。她们两位只是来旁观的。」

    「看来你很了解挑战方的规矩,很好。我现在就把人全都叫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