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落第骑士英雄谭> 第十四卷 第二十章 难舍的情谊

第十四卷 第二十章 难舍的情谊

    使劲握拳。

    用尽全身力气,奋力一挥。

    打烂鼻子的触感。

    柔软的嘴唇。

    骨头碎裂时的清脆声响。

    ——母亲的再婚对象,是个无药可救的人渣。

    不工作、不帮忙做家事,成天饮酒作乐。

    干不了正经工作,在家里还以一家之主自居,呼风唤雨。

    稍有不顺就放声咆哮,酒气薰天地对家人施暴。

    他总是惹哭母亲。

    宁音也是被害者。每当男人不悦,总会辱骂宁音「只会让东西浮起来,赚不了半毛钱」,接着动手打人。

    不过,这点程度根本打不死人。

    这个男人器量小,更没胆子杀人。

    顶多打到瘀血。

    宁音是伐刀者,他的拳头对她不痛不痒。

    母亲总是忍耐了事,所以她也照办。

    挨打成了家常便饭,天天都会发生,她甚至没意识到自己在忍耐——

    然而……那一天,她饿极了。

    她饿得不得了,好不容易才等到了晚餐。

    当天的晚餐是汉堡排。

    那是宁音最爱的菜肴。

    可是她却吃不到。

    因为继父掀翻了餐桌。他不知道在不满什么,或许根本没有理由,总之就是一如既往地对惹他不悦的事物怒吼。

    紧接着他就如同以往,开始对母亲施暴。

    母亲不断道歉,继父一味地吼叫。

    汉堡排被掀翻在地上。继父的脚踩扁汉堡排的瞬间,宁音体内涌现一股难以遏止的愤恨。

    冲动。

    宁音站起身,有生以来第一次全力握拳。

    她任凭焦躁驱动身体,刻意用力殴打人类。

    拳头栽进继父脸内,直接贯穿骨肉,打烂脑袋。

    继父脖子以上血肉模糊,缓缓倒地。

    母亲放声尖叫。

    自己做了什么?犯了什么罪?

    她年纪够大了,明白自己的行为叫做什么。

    杀人。

    自己杀了人。

    继父不会再动了。

    她犯了货真价实、无法挽回的罪孽。

    这些她都了解。

    但是——内心没有一丝悔悟。

    此时,宁音的心头只有一种情绪。

    愉快。

    她知晓自己真正的能力——〈重力〉,同时也体会到了。

    不需要顾忌他人,尽情宣泄自己的情绪、力量,究竟有多么爽快。

    以自己的力量击溃眼前令人不快的现实,究竟有多么痛快。

    一旦体会这种快乐,就再也无法忘怀。

    话虽如此,宁音深知这种行为不被原谅。

    会为母亲带来麻烦。

    因此,宁音一开始就强压下自己的冲动。

    她喜欢母亲,不想让她困扰。

    然而,在她失手杀人的一年后,发生了一件事。

    宁音的母亲失踪了。

    自己的孩子残杀人类,却不见愧疚,一如往常度日。她无法忍受女儿异于常人的种种态度,终于消失在女儿面前。

    同一时间……宁音的紧箍咒也随之消失。

    学校、街道上——甚至是非法地下竞技场。

    宁音肆意释放体内污浊的力量,沉迷于其中。

    举凡她讨厌的家伙、盯上的目标、远比自己强壮的大人。

    宁音的才能从未令她失望。

    把人拖倒、压在地上,尽情伤害对方。让对方哭喊求饶,凌虐到腻了为止。

    她任凭冲动,按照灵魂的渴望,靠自己的力量自由生存。

    人们以她放纵享受暴力的模样,为她起了称号——〈夜叉姬〉。

    当宁音升上中学之时,她在西日本早已臭名昭彰。

    她升上中学三年级,准备升学成为〈魔法骑士〉。这一年发生了一起事件,使得宁音的名字终于传遍全国。

    日本全国性暴力集团经营的非法地下竞技场。

    宁音是隶属于竞技场的斗士。于是警方破获整座竞技场时,也一同逮捕了她。

    从普通伤害罪,进阶到勾结反社会势力的组织犯罪。

    宁音儿童时期早已犯下杀人罪,前科累累,警方早就将她列管。〈国际魔法骑士联盟总部〉为了管理伐刀者,原本极力避免剥夺骑士资格,如今也不得不有所处置。

    日本开始认真考虑联盟加盟以来初次剥夺骑士资格。(宁音尚未进入骑士学校,严格来说并非『剥夺』,而是『中止学生骑士资格』,但在意义上大同小异。)

    就在此时。

    宁音没有目标,周遭更没有大人为她导正道路,精神无法有所成长,眼看人生一点一滴走向堕落。此时此刻,她终于迎来人生的转折点。

    ◆◇◆◇◆

    这一天,日本警察厅长官日崎来到京都警察医院。

    有人想见见〈夜叉姬〉。

    插图05

    这名人物拜访日崎,提出这个要求。他这次正是为此而来。

    不过——

    「这、这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日崎被带到〈夜叉姬〉的病房内,顿时一阵错愕。

    这间病房一点都不像收容受伤罪犯用的场所,反而是招待贵宾用的VIP房。房内约有十坪大,装潢、摆设之精致,仿佛来到了金碧辉煌的高级饭店套房。宁音靠坐在单人房的按摩椅上,哼着歌享受指甲彩绘服务。

    她怎么看都不像个受缚的罪犯,反而过得非常舒适。

    「署长!这是在干什么!?〈夜叉姬〉怎么会独占警察医院的VIP病房,坐在按摩椅上看电视,还一边做那个什么……涂指甲啊!?」

    「长官,那叫做指甲彩绘。」

    「我没在问这个!给我解释一下!」

    日崎揪着负责带路的下鸭警察署署长,要求解释状况。

    秃头瘦弱的署长一脸为难,正要开口:

    「啊、叔叔~我托你买的那个,你买来了吗?」

    宁音出声唤道。署长从日崎身上移开视线,面向宁音。

    「当然买来了。」

    他讨好似地笑了笑,朝这名比自己女儿幼小的小女孩露出光秃秃的头顶,鞠躬了好几次。

    「京福堂的金锷,请用。」

    「喔喔,就是这个。说到配茶的点心就会想到这个呢。听说要一大早去排队才买得到呢。谢啰!叔叔也吃一个吧?」

    「没关系,我有老毛病,现在禁食甜食啊……哈哈。」

    「是喔?太可惜了。要好好保重身体耶。」

    「是啊是啊。」

    「「哈哈哈哈哈。」」

    「你们在那里闲话家常个什么劲——!?」

    日崎见两人聊得开心,忍不住怒吼。

    「署长!听说〈夜叉姬〉被送进警察医院,现在看她活蹦乱跳的,根本没受伤!那你还不把她扔进看守所!这小鬼可是日本加盟联盟后,前所未有的问题儿童!联盟总部甚至考虑中止她的骑士资格!警方居然以VIP待遇招待罪犯,这消息传出去,警方不就威信扫地了!」

    绝不能发生这种事!

    日崎气愤地说。但是——

    「即便是警察厅长官亲自下令,很遗憾,恕下属无法从命。」

    署长拒绝听令。

    「您的命令等于是叫我们把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扣扳机自戕。」

    「胡说什么!?」

    「长官恐怕大大误解了。我们怎么敢逮捕她?我们京都府警察本来就没有足够实力逮捕、拘留她。我们并没有逮捕她,而是尽可能地招待,为她准备舒适自在的环境,请她驻留在此地。这是我们能尽的最大努力了。」

    「说、说什么窝囊话……!日本多得是比那臭小鬼强的〈魔法骑士〉!〈审判天雷〉海江田、〈剑狼〉木场善一都在啊!」

    「您说的是。他们或许有办法逮住她……但是他们得花几十分钟才有办法抵达现场。这女孩随时都能在他们抵达之前,彻底毁灭警察医院附近区域。不……她甚至花不到十分钟就能办到。她实际上根本不用那么久的时间。」

    「这话是什么意思?」

    日崎反问。署长闻言,答道:

    「我们对外宣称警察和骑士团联手破获整座地下竞技场。实际上根本没这回事。京都府警察什么也没做。经营竞技场的全国性暴力集团和这女孩起了金钱纠纷,触怒了她才惨遭覆灭。从监视器录影来看,整场战斗从开始到结束不满一分钟。她只花了一分钟,就把日本最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