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林辛言宗景灏> 第865章,小宝不见了

第865章,小宝不见了

    时间如梭,葬礼那天空中乌云密布,阴气沉沉。

    来参加葬礼的男人都穿着纯黑色西装,有陪伴丈夫一起来的女性,也穿着黑色裙子,或者小西服的黑色套装,妆容都很淡。

    这次人来的比较多,比程毓秀的葬礼,来的人多了一倍不止。

    花圈从礼堂摆到马路上,林辛言和宗景灏站在礼堂门口,两人皆是纯黑装束,右手臂戴着孝,与前来吊念的人鞠躬叩首。

    “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

    李静和文倾一起来,入礼堂前,看林辛言的脸色不好,拉着她的手说,“你们也要注意身体。”

    林辛言说,“我会的。”

    她素着面,头发用了一个简单的发圈扎在脑后,左耳后戴着一朵白色的小花,她和宗景灏一起向他们鞠躬,李静微微叹息,跟着文倾走进去,礼堂很大,肃穆,庄严。

    他们走到礼堂正中央停下来,上香哀悼。

    香火点着,文倾望着放置在墓字前,扎着黑花的黑白照片,一时恍惚,红了眼睛,清楚的记得宗启封和妹妹结婚的样子,一身黑色的礼服站在结婚礼堂英挺高大,帅气又内敛,和妹妹站在一起,那样的般配,只是造化弄人。

    如今一眨眼,年华老去。

    他现在是后悔那个时候,让妹妹嫁给他,害了两个人的一生,不是三个人的一生,也差点害了下一代。

    他看着照片,在心里对他说,“启封啊,我对不起你,你都走了,我怕也是过不久会去见你,到时候,在再你的面前忏悔,我所做的错事。”

    自从知道真相,他的身体就一直不好,全靠李静细心照顾。

    “好了,走吧。”

    李静小声提醒文倾,后面还有好多人。

    文倾点头,三鞠躬上前把香上了,插香时,低声道,“安息吧。”

    “逝者已逝,活着的人珍重。”

    唐行长带着李祁锐一起来。

    平时穿着不羁的李祁锐也是得体的黑色西装。

    双双向他们夫妻表示哀悼。

    临近中午宗昀乾才前来悼念,身旁是那位让林辛言称呼她为婶婶的女人,今天人多,倒是安分不少,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追悼会到下去两点左右结束,林辛言和宗景灏从早上一直站到下午,秦雅端了两杯水过来,让他们喝一点,这样一直站着,别说吃饭,连水都没来得及喝一口。

    下午三点十分,入葬。

    清一色的黑色车子,犹如一条黑龙,从市中心穿过,缓缓往郊外行驶。

    抵达青园才依次在路边停下来。

    前来送逝者最后一程的人,纷纷从车里下来。

    宗景灏走在最前,双手捧着宗启封的遗照,两个孩子一右一右伴着他,林辛言站在女儿旁边,剩下的人随后,缓步迈入陵园。

    轻轻地一阵风吹过,松柏微微摇晃,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菊花香味,浅淡凄凉。

    踏过青石板走到墓前,碑已经换过,两张小照片,上面并齐写着两个人的名字,左边黑字写着【宗启封之墓】右边红色字,写着【妻,程毓秀】    阴沉沉的天下起了微微细雨。

    记得程毓秀入葬时也下了雨,那次比这次雨势大很多。

    宗景灏神色萧瑟,躬身把依照放在墓碑前,朝着墓碑鞠躬,大家跟着三鞠躬。

    “言晨,言曦,给爷爷奶奶磕头。”

    林辛言低声对两个孩子说。

    两个孩子走上前,低声抽泣,擦了一把脸就跪在了墓前。

    “爷爷,你见到奶奶,记得替我向她问好,告诉她,我们想她,也想你。”

    宗言晨说完磕头。

    “爸爸,我们没有爷爷也没有奶奶了。”

    宗言曦抱着他的腿,低低的哭。

    宗景灏蹲来,给她擦眼泪,抱抱她,将儿子也拥入怀里,低哑道,“别哭了,爷爷奶奶看见会不安心的。”

    两个孩子本来还泪汪汪,听到宗景灏说爷爷奶奶可能会伤心,立刻擦了眼泪,不能让爷爷奶奶不安心。

    因为阴天,临近五点天色已经暗下去。

    入葬结束,今天葬礼也就结束了。

    人渐渐散去,只剩下宗景灏和林辛言他们一家四口。

    冒着小雨跪在墓前磕头,这是最后的送别了。

    在陵园外等候的沈培川忽然跑过来,看了一眼林辛言之后,在宗景灏耳边低语,“小宝不见了。”

    宗景灏蓦然抬头,眸光锐利,“怎么回事儿?”

    这边的习俗,孕妇和不满一岁的婴儿是不能参加葬礼的,婴儿的眼睛是纯洁的,会看到成年人所看不到的东西,万一看到宗启封,他会舍不得走的。

    孕妇不能参加葬礼会不吉利,所以桑榆留在家里照顾小宝。

    她只是下楼喝个水,小宝就不见了。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