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大家都要宰了我> 368这不是第一次

368这不是第一次

    路琪摔倒时散落的雪杖和滑雪板,王衡一一收捡起来。与此同时,路琪就坐在雪道边上,屈起双腿,抱着膝盖。

    王衡来到她面前,弯下腰问道:“现在感觉怎么样?应该不能再滑了吧?”

    路琪犹豫了一下,摇摇头。

    那么现在问题就来了。

    路琪所在的位置比较尴尬,在这条高级雪道的中上段。此处的坡度还是很陡,走路下去显然不太方便。可是除了走下去,似乎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她扭头看向缆车。

    如果能坐缆车下去当然是最好,可是,且不说往上运送游客的缆车让不让人往下坐,光是从这个位置爬回到雪道顶上,恐怕比走下去更困难。

    犹豫半晌,路琪开口问道:“我们怎么下去啊?”

    王衡把雪杖和滑雪板一股脑递给她。

    路琪有些发愣:“还要我滑?”

    王衡摇摇头:“这些东西就放在这,待会拜托工作人员帮忙拿一下就好。我先背你下去。”

    “哦,你背我……等等!”路琪猛然反应过来,“你该不会是想背着我,滑下去吧?”

    这下,王衡点了点头。

    路琪愕然道:“这也太危险了吧!”

    王衡笑道:“你刚才不是还说我很可靠吗?而且,假设我们再摔,那就是一起摔……”

    路琪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顿时眼前一亮。

    两个人抱成一团,在雪道上往下滚,两边有护网,雪道上也没有石头之类的东西……这样想想,似乎还有点浪漫?

    路琪二话不说,张开双臂。王衡配合地转过身,蹲下来。路琪扑在他的背上,紧紧抱住。

    “这样会不会妨碍你发挥啊?”抱住以后,路琪才问道。

    “不会,我们俩这么玩过。所以放心吧,我有经验的。”

    说完,王衡已然站起身,稍稍调整便往下滑了。

    依旧是迅猛的加速,迎面而来的狂风,令人心跳加速的速度感……但路琪的心思,却被王衡刚才的那句话牵扯住了。

    ‘我们俩这么玩过’是什么意思?

    两人一起滑雪,这明明是第一次啊?

    似乎猜到了路琪的疑惑,王衡头也不回地说道:“我觉得,你可能已经猜到了,我的情况有点特殊。其实我活过很多次,重复过很多次。”

    路琪:“?”

    还在加速,王衡并没有丝毫减速的动作,而是重心继续下压,向前。雪坡和重力加速度,让两人就像是骑着摩托猛轰油门。

    灌进耳朵的风声,让路琪听不到其他人的动静,这世界好像只剩下了王衡那平静的声音。

    平静的语气,但透着一股难言的沧桑。

    王衡继续说道:“在某种意义上,我确实算是预知未来。因为很多事情,我经历过,不止一次两次。所以我早就知道去年的世界杯应该是什么走向,我知道小橙书和fof一定会发展起来。不,也不能这么说,蝴蝶效应还是有可能的。只不过,我知道它们那样发展的可能性最大。”

    路琪下意识地开口:“那你……”

    王衡:“而且我也知道,如果没有我盯着,你肯定会死。”

    路琪:“???”

    王衡:“我经历过这一切,经历过。当然不只是你,还有裴宁乐、叶寻她们,如果没有我干涉,都会死。因为在原本的世界线上,就是这样进展的。”

    路琪心神巨震,凝神沉思。抱着王衡的双手,下意识地松开了。

    王衡连忙丢掉雪杖,反手抱住了路琪的腰。

    “喂喂喂,我就算这么说了,你也别急着寻短见吧?不至于,真不至于。既然有我盯着,那当然就不可能让你们随随便便挂掉。”

    路琪重新抱紧他,在他耳边问道:“这就是,你和我还有她们维持现状的原因?”

    王衡:“当然。”

    路琪:“你重复活过……是怎么一回事?超能力?”

    这时,王衡已经滑到了雪道的底端,在近乎水平的雪道上慢慢减速。

    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背上的漂亮姐姐,从她的脸上看到了些许紧张不安,以及……兴奋?

    王衡微笑道:“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慢慢说吧?”

    路琪的体重并不算沉,但好歹是个大活人,一直背着难免承受不住。好在王衡可以稍微花点钱,租用一下滑雪场的电动车,把自己和路琪送到酒店楼下。

    然后王衡把路琪背进酒店房间里,一直抱到了那张床上。

    而这时,他发现路琪已经睡着了。

    之前抱在怀里的时候,就觉得她越来越沉默,原来是真的瞌睡了?

    因为体力不支?还是……某只仓鼠在催眠?

    王衡坐在床边沉思了好一会,还是决定找那小家伙问问。于是他给路琪脱掉外套,盖上被子,便走出这房间。离开时,还蹑手蹑脚地关好了房门。

    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就看到了趴在枕头上的仓鼠。

    走近两步,正要把它拎起来,王衡的动作却忽然僵住了。

    只见仓鼠身下压了一张纸,略有些潦草的字迹写着:【施法呢,别打扰我。】

    这样就用不着问了,现在肯定是仓鼠在干扰路琪的梦境。大概,是在把自己曾经历过的一部分记忆,放在梦境里让路琪体验一遍吧?

    王衡在床边坐下。

    他觉得,自己今天的发挥应该还算可以。继续刷好感度,然后找个彼此最容易敞开心扉的时机,把该说的那部分真相说出来。

    这也是昨晚多想了好多遍之后,确定的方案。相比于真的做出某种不可挽回的事情,这个方案,在他看来无疑保险得多。而且如今仓鼠的‘施法’也证明了,在适当时候告知一部分真相,确实能够让两人的关系有实质性进展。

    但,路琪究竟会看到怎样的梦境?在她心目中,自己究竟会变成什么样的形象?

    王衡仰头看着天花板,忽然觉得有些心累。

    最近这些日子,考虑的东西实在太多太多,怎么可能不累?

    他往后一仰,瘫在床上,不想再动弹了。

    “这才只是第一个啊,再往后该咋整?”王衡闭上眼,喃喃自语,“真不是人干的活……”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