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历史军事>乱唐诡医> 第五百七十章 七星聚会

第五百七十章 七星聚会

场中的披甲甲士,没有任何人露出胆怯和惊惧,对眼前的一切早已漠然,甚至麻木。顾醒身旁的宋帝也只是微微抬了下手指,又极快的放了下去,似乎对这一切并未有太多关心。

顾醒有些愕然,眼前的一切太过于真实,让他不禁有些错愕。那些甲士手中的兵刃迎风颤鸣,他们每一个都立于归属之地,不动如山。但在执棋者一声令下后,又会飞速跃起,去完成闻道既殒的目标,这是何其壮阔何其悲哀的终局啊……

仙师抖动着拂尘,似乎陷入了沉思。宋帝巍然不动的身躯慢慢挺拔了起来,抬手一挥,在两人对视的半空中,平白加了一盏沙漏。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尔等执棋,与那凡俗之人并无二致。但须知光阴如命的道理。若是沙漏落尽还未抬手,那己方将士便会殒命一人……”

待话音落时,沙漏戛然而止。随即又颠倒过来,仙师最前排的甲士突然浑身战栗,两旁同职之人转向举刀,未等众人回过神来,便将那甲士砍成了肉泥。仙师大骇之余,连忙点子落盘,不再有半点犹豫。

顾醒此时紧紧咬住嘴唇,双眼赤红,扭头恶狠狠地看向宋帝,却发不出半点声音。他试图为这些视死如归的甲士争取,却发现至始至终都无能为力。一只宽阔的手搭在了顾醒肩上,依旧那么平淡那么冷静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不必绝望,一切有为法,如梦亦如幻……”

顾醒回望而来,瞧见陈浮生那如和煦春风的笑容,心中稍稍有了几分宽慰。似乎刚才的一瞬,他陷入那心魔难以自拔,将眼前的虚幻当做了现实。不过短短一瞬,已在生死之间。

他们来到此处,早已意识到与这位“十殿阎罗”之间的实力悬殊,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加入了这场生死之局。只是顾醒心存悲悯,依旧没能在一次次死里逃生中顿悟。

宋帝再次靠回椅背,“顾醒,本王容你这一次,若是再有下次,便只有死路一条。”

这一句淡淡话语如一条蟒蛇窜入顾醒后背,让他整个人都僵直在当场,不敢再有半点逾越之举。这种碾压的实力差距,让顾醒有种置之死地而劫后余生的挫败感。但他却没看到,陈浮生却在这一瞬与宋帝对视,双方皆在嘴角勾勒出一抹难以察觉的笑意。

短暂的插曲已过,场中已是如火如荼。小姑娘嬉笑怒骂,指点江山,仙师却是越发疲于应对。场上已是尸横遍野,肃杀之气弥漫,让人不寒而栗。当小姑娘再次抬手之际,那名袍甲之上赫然镌刻着“车”的甲士开始全力奔跑,朝着仙师的兵卒冲杀而去。

仙师连忙点起两名甲士迎战,却只能堪堪将其拦下,却不能弱其锋芒。此时天际有黑云涌来,伴随电闪雷鸣声阵阵,有将此处炸裂的错觉。宋帝也不禁皱眉,将目光从场中的拼杀中收回,望向那“不速之客”。

一股前所未有的威压不断迫近,顾醒双臂交于面门之前,才堪堪挡住那凛冽的狂风,不至被击退。陈浮生却是赫然向前迈出一步,紧闭双目抬手搭在顾醒肩上,双唇蠕动,“一场疾风骤雨将至,我等需做好准备。”

宋帝似乎没有坐以待毙之意,立即起身双手拂袖于身后,目光炯炯。而那黑云似乎有所忌惮,行至棋局之上便不再挪动,审视着眼前的一切。

宋帝没有率先开口,似乎在等待着那遥远的声音。但让顾醒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此处乃是“十殿阎罗”宋帝王的属地,何人胆敢放肆?

眼前的谜题在片刻之间揭晓,一语熟悉的话语从黑云中传来,“顾醒,好久不见……”

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在河洛城与顾醒“相遇”,又舍他夺城的明月楼主——纳兰。只是这诡异的一幕,让陈浮生也有些摸不着头脑。自然,陈浮生所料有差,来人并非他意料之中,而是另有他人。

宋帝面容愠怒,却没有急于出手,反倒是向前踏出一步,抬手指天,“来人可是明月楼主?”

黑云一阵翻滚,却是没有半点迟疑,“正是,不知可否高抬贵手,放过他们?”

宋帝面色如常,却是抬手一挥。一阵劲风朝着黑云疾驰而去,竟是将黑云往后推了数里。其意已是昭然若揭,不退不放。

顾醒脑中飞速急转,万万没想到,纳兰会来到此处,还是以此等诡谲的方式,让人有种如遇鬼神的荒唐和压迫感。

黑云之中突然传出阵阵冷笑,与纳兰寻常行事天壤之别,而那种压迫感却越发沉重,似乎下一刻就会将整座远山吞没殆尽。宋帝再次踏出一步,双手从袖中生出,紧握成拳轰向黑云。

这一次,黑云不退反进,要与宋帝争锋。宋帝岂是寻常之辈,脚下一沉纵身跃起,双拳犹如闪电般击出,荡起阵阵雷鸣之声。那团黑云却是挣扎后退,在几个呼吸间便消失不见。

待一切尘埃落定,宋帝又再次坐回,漠然地注视着战场中的一切。

顾醒此时张大了嘴巴,想要说些什么却不知该如何开口。陈浮生却在此时向前跨出一步,双手抱拳恭敬说道:“谢宋帝解围!”

“不必言谢,此处乃是‘十殿阎罗’之地,本就是我职责所在,区区心魔也敢造次?”说完,再次抬手点下沙漏。那本就流速极快的流沙,在这一点下再次加速,让小姑娘猝不及防。

一声惨嚎在小姑娘阵前响起,宋帝幽幽说道:“时辰不早,速战速决。”

小姑娘不敢造次,只得咬牙瞪眼,再次抬手一点,落子入局。陈浮生此时回身望向顾醒,柔声说道:“无妨,不过区区心魔,不足烦心。”

顾醒还想开口,却被陈浮生捂嘴打断。望向陈浮生的目光逐渐安静下来,但心中的疑惑却又加深了一层。

从走入此间陈浮生就表现的极为熟悉,似乎早已经历过这一切,不过是“故地重游”罢了。但两人经历生死,陈浮生也得老黄头肯定,更是心脉相连,断然不会做出加害之举。只是这种种难以说清的巧合和“故事”,还是那神秘的撑船人,似乎都表明,陈浮生与此处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刚才的那团黑云……

当顾醒想到此处,却是被一声炸响打断。此时仙师与小姑娘已成胶着之势,双方所剩甲士皆已伤痕累累,其余甲士早已被砍成数段,倒在血泊中抽搐不已。

仙师和小姑娘阵前只余七子,虽说各有不同但已成相互钳制之势,任何一方稍有异动,便会牵一发而动全身。但此时沙漏威胁,谁也不愿损失剩余甲士削弱实力,故而虽谨慎却下的极为迅捷。

此时居于观位的陈浮生淡然开口,“此局已成‘七星聚会’,且看红黑两方谁能率先破局了……”

顾醒愕然抬首,急急问道:“何谓‘七星聚会’?”

未等陈浮生开口,宋帝却是抢先一步言道:“所谓‘七星聚会’,乃是双方各有七只棋子,寓意当指北斗七星。此局构思精巧,陷阱四伏。乍一看,红方似有胜机,棋局前黑棋的‘初生牛犊’常因求胜心切,误中设局人的圈套,故此局还有诸多变化。”

“宋帝所言甚是,只是眼下棋局,当有两种解法。一则红方一将、一解杀还杀,黑方解杀还杀,双方不变作和;二则嘛,红方一将一杀,黑方因解杀而还杀一步,应由红方变着,红方不变判负。”听闻陈浮生所言,宋帝不禁微微展眉,望向陈浮生。

陈浮生却是不卑不亢,抱拳颔首,以示恭敬之意。

宋帝瞧见不禁展颜笑道:“未曾想,汝竟通晓棋谱,甚合我意。待此局终了,你我对弈一局,如何?”

陈浮生闻言愕然,正欲拒绝,却将场中已是腥风血雨。果然,该来的还是来了,姜还是老的辣。

而此时李尘那边,已是急得跳脚。他们旁观至今,自然瞧出了仙师所谋。但小姑娘身在局中,哪会知晓此种玄机。而她此时已然知晓胜券在握,便再次调兵遣将,逼迫仙师步步后退。

“炮二平四”,仙师轻描淡写地化解了小姑娘的激进。看似局势危急,实则不过是缓兵之计。“卒五平六!”小姑娘还未意识到问题所在,依旧不依不饶。

仙师淡淡一笑,“兵四进一。”此举不过虚晃一枪,似乎并未起到太大的效果。但真正结果如何,还需要结果来检验。

“将六进一”小姑娘并没有疲于应对,而是采取了一种更为激进的策略。想要逼迫仙师的“车”主动避其锋芒。

但一切似乎并没有如预想一般,按照小姑娘的布局展开。接下来的一切,似乎像不受控制一般,开始疯狂蔓延,双方“七星”更像是杀红了眼的刽子手,对眼前敌对之人,充满了难以压制的仇恨。

宋帝在此时漠然开口,“顾醒,可瞧清楚了?这便是战争!无仇无怨的两个人,不过因为数次厮杀,便会仇恨对方。亦或是为了活下去,便想至对方于死地。你可曾知晓,这已是世道如常?”

顾醒漠然一叹,双拳紧握,目色血红地望着此时场中的一切……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