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千机殿> 第一章 递缺

第一章 递缺

    春去秋来,转瞬又是四年过去。

    过去这几年,宁夜没折腾,修仙界也难得清静。

    今天和往常一样,处理完公事后,宁夜随口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底下杨乐回答:“风殿来了消息,请宁使回山一趟。”

    “唔,知道了。”得知风东林有请,宁夜也不奇怪。

    他知道风东林找他什么事。

    还是为了罗睺。

    当初他之所以把罗睺的消息告诉风东林,就是希望借助黑白神宫而不再是木傀宗的力量解决此事。

    而在得知此事后,黑白神宫也的确尝试过几次夺取罗睺的行动。

    不过他们连罗睺具体在哪儿都不清楚,就更别说后续行动了——越重山对罗睺藏得很紧,连消息都不许外漏。

    那之后风东林来找过宁夜几次,希望他来解决罗睺的问题,但都被宁夜以修为不足,暂无力应对外部强敌推脱。

    但是这次……

    宁夜想了想,笑道:“行,你回消息,说我即日启程。”

    杨乐退下,池晚凝娉婷着身子出现:“又要出远门了?”

    宁夜伸个懒腰:“不走不行啊,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

    他所说的时间,是东风关的时间。

    两年前,容成也已突破成万法了。

    现在容成还在稳固修为,同时秘炼一门木傀宗传他的护体神通。

    待神通有成后,便是君不落的死期。

    这意味着东风关问题最后的阻碍也将很快被终结。

    容成给宁夜来过信,希望宁夜也能来参与这场决斗。

    时间就在一个月后。

    这便是为何宁夜要一拖再拖的原因。

    他要借此时机,把两件事一并解决。

    池晚凝明他心意,柔声道:“我去收拾一下。”

    ——————————————

    三日后。

    宁夜出现在风东林的府邸。

    看着宁夜,风东林笑道:“你小子终于肯来了。”

    宁夜抱拳:“这两年一直在苦修师尊的杀意刀,刀法未成,不敢出山,还请风殿见谅。”

    风东林摇头:“得了吧,你小子跟我还来这一套?当年华轮之时就敢四处兴风作浪,怎的现在万法了,反而龟缩了?”

    宁夜抱屈:“哪里来的四处。”

    执子城,云绝古地,东风关,明明也就三处嘛。

    清泉古境不算风浪,宁夜自动忽略。

    “罢了罢了,我也不管你那点小心思。你之修为,不在刀道,虽敝帚自珍,却瞒不过有心人哪。”

    宁夜笑道:“风殿慧眼如炬,是,弟子得原极神光,于光之一道,小有突破。”

    风东林哼声:“我可不是那个有心人。”

    宁夜眉头一挑:“风殿是说骆求真?”

    过去这十年,宁夜一直在外头,骆求真没什么机会找他的麻烦,但要说骆求真放弃了对付他,却也未必。

    尤其是宁夜最近修为突飞猛进,本身就暗藏秘密。

    骆求真要不抓他这个点,也不是骆求真了。

    不过宁夜不怕自己修为猛进之事,修士远行,偶有奇缘,秘而不宣本是常事。你有本事你也出去觅机缘啊?

    象这种事,宁夜不动脑子都能编出一堆理由。

    没想到风东林却摇头:“是不是骆求真,我也不知道。不过门内最近有传言,说你是万花谷的奸细,正是因为有那帮娘们的帮助,你才能修为如此精进。”

    万花谷?

    这事怎么和万花谷扯上了?

    宁夜一怔。

    随即明白过来:“千秀阁?”

    风东林笑道:“这算是个由头吧,不过我和岳殿都很欣赏你对千秀阁一事的处理方式,也很支持,你若是万花谷暗子,不可能如此。不过万花谷最近有个女弟子,最近很出风头。”

    顾潇潇?

    宁夜一下反应过来。

    果然风东林已道:“此女名顾潇潇,前些日子在万花谷华轮境弟子大比中,以一人之力横扫万花谷三位天骄,位列头名。”

    我去!

    这小妮子现在这么厉害了吗?

    风东林继续道:“我猜你知道这个名字。”

    宁夜点头:“如果没记错的话,当年我处理过一桩案子,其中有个女孩就叫顾潇潇。所以这事就和我扯上关系了?”

    顾潇潇和宁夜认识这事是无可抵赖的,她不出名到也罢了,一出名,便落入有心人眼中。

    比如骆求真。

    不过骆求真现在稳得很,没有实足把握绝不冒泡,所以谣言虽起,却连风东林都不知道谣言源起何处。

    风东林已道:“顾潇潇是在执子城大战期间被流云仙尊带走的,我也是在看过画像之后才发现,竟然就是当初那个害我们损失了一大笔财货的臭丫头。”

    宁夜很淡定:“所以我如果是万花谷的人,认识了顾潇潇后把她介绍给流云仙尊?听起来到还挺合逻辑的。”

    “合个屁。”风东林笑骂:“要什么样的暗子能给计流云推荐弟子?顾潇潇能在十年内得如此成就,自然是因为天资绝羡,为计流云欣赏,故而带走,和你没什么关系。我只是在提醒你,仙门之中,暗流涌动,总少不得那算计别人的。有时候藏的过深,难免遭人妒忌,甚或小人暗算。”

    宁夜点头:“既如此,弟子便公开所学便是。”

    “公开个屁,让敌人知道了好更加针对性的杀你吗?该藏的就藏。”风东林口气再变,弄得宁夜也是无语。

    你丫到底想说什么?

    风东林大手一挥,道:“要堵住流言很简单,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别人怕了你,自然就不敢非议你。”

    呃,果然还是这套思维模式。

    宁夜笑道:“风殿所言甚是,属下这不是一直在努力吗?”

    “你的修为你自己努力,但地位,可不是苦修就能来的。”

    宁夜一怔:“风殿的意思是?”

    风东林道:“有没有兴趣再进一步?”

    风东林很喜欢他的进步之说,竟然也将这官话用了来。

    宁夜一时茫然:“风殿的意思,莫不是让宁夜争取成为某位堂主?”

    风东林摇头:“玄策使官位虽不高,权势却不小,就算换个堂主也未必值得。但是官职可以不升,头衔却是可以升一升的。怎么样?有没有兴趣递缺四九?”

    什么?

    递缺四九人魔?

    宁夜也傻了。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