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千机殿> 第二章 出行

第二章 出行

    四九人魔不是实缺,而是虚衔,代表的是身份与地位。

    不过要想成为四九人魔可不容易,首先就必须要有万法修为。

    黑白神宫的四九人魔虽然只有三十六位,但万法境可不止三十六个,所以能成为四九人魔的,多是万法后期甚至巅峰。

    宁夜进入万法不过三年,只是初境。

    象他这样的,在黑白神宫依然是一抓一大把,所以他是没想过要递缺四九的。

    话说回来,最近也没听说有哪位人魔死了啊?

    风东林已道:“你也莫要紧张,你的实力或许还不够,但才智绝对没问题。前些日子雷无心晋升无垢,成就天罡,四九空缺一员,正有不少人抢呢,我看好你。”

    原来不是四九人魔死了,而是碎心人魔雷无心晋升无垢了?

    雷无心便是当初被宁夜教训的孔朝升的师父,此人早年就被评价,是当前四九中,最有可能成就无垢的,到是一语成箴。

    十二天罡和四九人魔不同,只要入了无垢即成,所以这个数字不是固定不变的。只不过万法进无垢艰难,通常百年难成一人。

    青木老祖死后,十二天罡少了一人,如今雷无心成就无垢,到是又补全了,只不过敬陪末座。

    宁夜已道:“怕还是要立些功勋方可力排众议吧?”

    “罗睺之事,总是要有个结果的。”

    果然如此。

    ——————————————————

    这一天,黑白神宫正式传出谕令。

    玄策使宁夜,功勋卓著,为黑白神宫屡立奇功,又处事公正,治下安康,着晋升四九人魔。

    消息传来,天下大哗。

    这大概是墨洲历史最年轻修为最低的一位人魔了。

    消息传出时,不少万法强者都均为不忿。

    他们不敢在功勋上和宁夜较量,便只能在修为上极尽贬低,言必称修为方为根本,宁夜修为尚弱,根本不够资格列封四九,如此之人代表神宫行走天下,早晚会堕了神宫威名。

    只可惜上层决定的事,纵有非议亦是无用。

    宁夜顺利升任四九,在职衔上已是和张烈狂平级。

    对此张烈狂的反应是把宁夜叫来,用七杀天刀和宁夜战了一场,宁夜不敢使用真正手段,结果就是被师父压着打。

    一通发泄过后,确认弟子依然远不及自己,这才放宁夜离去。

    大有我徒弟是人魔,但不是我的对手,所以老子就是四九之尊的宽慰。

    两天后,黑白神宫给宁夜下了一道谕令。

    令他代表黑白神宫,走一趟极战道,谈一笔资源交易。

    当然,这只是黑白神宫为宁夜去烈洲找的借口。

    有了这个特使身份,宁夜要在烈洲行事就会方便许多。

    其实风东林到是想为他安排几名助手,不过被宁夜拒绝了。

    他把罗睺的事情告诉黑白神宫,只是为了名正言顺的解决罗睺的问题,可不是为了要借黑白神宫的力量。那些人来了非但帮不上自己的忙,反会给宁夜带来麻烦。

    接了任务,宁夜直接回到洛城。

    见到池晚凝,宁夜道:“计划可以开始了。”

    池晚凝笑道:“早等着这天呢。”

    说着吹了声口哨,远处一道光影出现,一只小狐狸已落于池晚凝肩头,屁股后面赫然拖着四条尾巴,雪白的尾巴晃动,着实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就像风雨潇湘剑一样,池晚凝培养出九尾妖狐血脉同样不是什么秘密。只不过九尾妖狐与池晚凝的十年之约,除了君不落与裂空天妖等寥寥数人外,无人知晓。

    要不是有黑白神宫,烟雨楼和宁夜护着,池晚凝怕是要经历无数的劫掠风波。

    而今,十年之约将至,分手的时刻也将到来。

    池晚凝轻抚小狐狸的背部:“小白啊小白,这次之后,你便要彻底自由了,姐姐我可真舍不得你。”

    小狐狸笑道:“池姐姐又何必如此不舍,我虽获自由,却也不会忘了你们对我的照顾。于我而言,出去便如游历,天下虽大,走的倦了也还是会常回来看看的。”

    池晚凝喜道:“正是正是。”

    相处多年,感情早生。

    即便是现在,也没有所谓的不得离开的说法。只不过那时的小狐狸实力尚弱,仍需保护,而此趟之后,晋升五尾多半不是问题,自然要外出游历一番。

    正如小狐狸所说,这不是分别,只是出游。

    “好了,时间不多,咱么走吧。”宁夜已放出一台云华飞车,与池晚凝一起登车,小狐狸则落于车架外。

    与之前的出行不同,这趟出行,宁夜却是有多高调就多高调,小狐狸更是时不时漫空飞舞,尽展身姿,引得下方无比关注……

    而他的第一站,就是东风关。

    ——————————————

    东使府。

    宁夜池晚凝站在阶下,恭恭敬敬对着君不落鞠躬:“见过东使。”

    “唔,起身说话吧。”君不落道:“宁夜你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宁夜给了池晚凝一个眼神,池晚凝便道:“你们聊,我先去休息了。”

    见她如此,君不落知道宁夜肯定是有重要的话要和自己私聊,便也屏退左右,这才道:“现在你可以说了。”

    宁夜道:“有人要借魔渊裂隙一事对东使不利。”

    “嗯?”君不落目露精光:“怎么回事?”

    魔渊裂隙一事,虽然让京长夜背了锅,但是黑白神宫也不是傻子,要说没点想法,肯定是不可能的。

    只不过君不落好歹是东棋使,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也不好为难他,有些事便只能装糊涂。

    但心中有了芥蒂,也便终究是个问题,谁也不知以后会种出何种隐患。

    这段时间君不落格外老实。

    但现在宁夜的说法,却一下让君不落紧张起来。

    有些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关键还是要看谁在利用。

    而在宁夜说出这话后,君不落脑海中甚至自己就先浮现出一长串的名单。

    下一刻宁夜已说出一个名字:“西风子。”

    果然是他!

    君不落半点都不奇怪,愤而低吼:“这个老东西,还是不死心吗?”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