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1 醉酒

回到帝都后,蒋朕就忙了起来,景园那边的装修他不放心交给别人,一点一滴都得他亲自把关,除了安全,还得舒适,还有给孩子准备的儿童房,他更是事无巨细,看在别人眼里,俨然已经是慈父模样。

除此外,他还忙着研究孕妇食谱,每天变着花样的给叶桃夭准备一日三餐,外加下午茶和夜宵,每天五顿,顿顿挖空了心思的安排,见者无不动容。

叶子衿来珑湖苑看她时,正赶上吃晚饭,看着一桌子的饭菜,咂舌不已,十几道菜品,兼顾了孕妇所需的所有营养,每样也不多,不会吃剩下浪费了,但恰恰如此,才更为麻烦,也更显心思。

“夭夭,你可真是太有福了,堪称最幸福的准妈妈。”

这话一点不夸张,得亏这是亲妹妹,但凡换一个人如此,她都得忍不住嫉妒说两句酸话。

叶桃夭脸上漾着柔和的笑意,“我是沾了孩子的光。”

蒋朕闻言,顿时幽怨又委屈的控诉,“夭夭,你说这话亏心不亏心?明明是孩子占了你的光,他要不是命好投胎在你肚子里,我会这么当小祖宗一样的伺候?”

叶子衿噗嗤一笑,“妹夫说的对,夭夭,你别仗着妹夫疼你就欺负人家,现在帝都谁不知道妹夫对你好?”

叶桃夭投降,“好,好,我恃宠而骄好吧?”

蒋朕给她夹菜,眉眼弯弯,“被偏爱的都是有恃无恐。”

叶桃夭暗暗嗔他一眼,示意他当着大姐的面收敛一点,别明目张胆的秀恩爱。

蒋朕老实了一点。

叶子衿含笑看着俩人,心底是羡慕的,美好的爱情谁会不向往呢?

吃晚饭,蒋朕去厨房洗涮收拾,叶子衿拍着她的手,欣慰的道,“对你,我是再没有不放心了,原本还想接你去御泉湾住,好照顾你,可现在……”

她摇摇头,啧啧两声,“有蒋朕在,谁想关心你都显得挺多余的,这么无微不至,又讲究精细,我自认是比不了十分之一,就不添乱了,你安心在这边养胎吧。”

叶桃夭应了声,她原也没打算搬回去住,来回折腾太麻烦。

“还打算继续上班?”

“嗯,怎么都得坚持到七八个月。”

叶子衿担忧的问,“能行吗?你不是喝水都吐?”

“喝别的就没事儿,不影响上班。”

“还是太辛苦了,医生的工作量可不小,妹夫同意你去?”

“嗯,同意。”

叶子衿闻言,复杂的感慨道,“他宠你简直没有底线,什么都惯着你,可夭夭,你也得为他着想,你肚子里怀着的可是蒋家的孩子,蒋家有多看重他,你也清楚,为了安他们帝都心,你也得重视起来,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我都明白的,大姐,我会量力而行,绝不逞能。”叶桃夭说完,压低声音又道,“蒋朕背着我肯定会找我们科室主任,对我私下多照顾,所以,我不会太辛苦的。”

叶子衿松了一口气,“那就好,要是缺了什么,不方便让妹夫买的,就跟我说,我给你送过来。”

“好。”

“爸妈那边,我听你的,暂时先不告诉他们你怀孕的事儿,但也不好瞒太久,你心里有个数儿。”

“我知道,等三个月后吧,我是怕他们现在知道了为难,毕竟,比起我,二姐更需要他们的照顾……”

不知道,也就不需要在俩女儿之间做出选择,知道了,不管怎么选择都难以面面俱到。

叶子衿叹了一声,“你啊,就是太懂事,懂事的让人心疼。”

叶桃夭笑了笑,也没觉得自己懂事,不过就是不想让每个人为难罢了,她转了话题,“姐,你跟庄景闵处的怎么样了?我看网上说,昨晚你俩出去约会了?”

如今俩人一举一动都有八卦的记者盯着,那受欢迎程度不亚于当红明星了,话题足足的。

叶子衿闻言,不自在的解释道,“不是约会,就是出去吃了个工作餐而已。”

“喔,又是工作餐啊……”叶桃夭揶揄的眨眨眼,“上回去吃,被人拍了照,传出被包养的消息,这次就成约会了,可见大家对你们的交往是乐见其成啊。”

叶子衿被打趣的俏脸泛红,瞪她一眼,“别人看我笑话,你也跟着起哄了,不跟你说了,我回家去。”

叶桃夭知道她工作忙,回去定然还有很多事要处理,便也不留,嘻嘻笑着送她出门,“姐,我是真盼着你早点有好消息传来。”

叶子衿落荒而逃。

叶桃夭转头就跟蒋朕说,“我觉得大姐的好事将近了。”

蒋朕道,“也不急,大姐有过一次感情创伤,慎重一些更好。”

闻言,叶桃夭顿时提起心来,“难道你不看好庄景闵?”

蒋朕笑着解释,“你紧张什么?我没有不看好他,他对大姐的心思很正,不是攀龙附凤投机取巧得心机男,不过,他年纪摆在那儿,到底还是有些年轻,没经过多少事儿,感情这种东西又最是难解,之前爱的死去活来,非对方不可,但将来如何,谁也说不准……”

“所以呢?”

“交往可以交往,只是不用太着急入赘,还是多考验些时候,相爱的人,未必相处的就融洽。”

“你说的倒也很有道理,我爸妈怕也会这么想,是我心急了。”

蒋朕道,“一孕傻三年,我懂。”

“……”

俩人回来后,又在壹号大院那边办了场婚宴,原本弄的动静挺大,可因为叶桃夭怀孕,怕累着她,便简化了不少流程,只简单请了些大院里的人吃了顿饭,让她亮了个相,走了个过场就算应付过去了。

倒是蒋朕被拦着,说了不少话,也陪着喝了不少酒,回家时,都有几分醉意了,一个劲的拉着她的手道,“夭夭,我太开心了,别人都羡慕我运气好,能遇上你,的确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儿,以前,那些人也羡慕我,不过是羡慕我的命好,会投胎,可后来,我被杜衡坑了一把大的,从此就一蹶不振,那些人就不再眼红我了,改为幸灾乐祸,同情怜悯,觉得我这辈子算是完了,可谁能想到,十年后,我竟然又能站起来了……”

叶桃夭温柔的帮他揉着太阳穴的位置,引导着他继续说,有些话,有些情绪,闷在心里久了,就会变成要人命的病灶,借着酒劲发泄出来比忍着更好。

蒋朕或许是真的醉了,醉意朦胧的说了很多心里话,“他们拦着我,问我杜衡的事儿,想套我话,是不是杜衡真的没死,还是我设计陷害杜斯年,呵,我想收拾杜斯年还用得着拐弯抹角栽赃陷害了?他哪来那么大脸?有些人简直不知所谓,夭夭,我就这么怼他们了,没给谁留面子,我沉寂的太久,让某些人忘了我当初的手段了,还敢敲打我?真把爷惹烦了,随便动动手指,就能给他们捅破天!”

“可我还不能这么任性,老爷子就第一个不答应,我爸也得跟我急眼,你说,他们这么鞠躬尽瘁值得吗?儿子被人冤枉了十年,十年啊,前途尽毁,这个公道怎么讨?我受的那些委屈,谁来给我个交代?就是,将来把杜衡抓回来审判了,那又能如何?失去的就是失去了,什么都挽救不了,什么补偿也无济于事……”

“你还是想再回到以前的岗位上吗?”叶桃夭轻生问。

蒋朕眼神迷蒙,显然醉的已经神思不清,却奇异的能跟上她的节奏,“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怎么会呢?凭你的本事,即便耽误了十年,可想赶上去,也不是什么难事儿,上面若再有心补偿,还会更顺利一些……”他要是想回去,叶桃夭并不会拦着,知道那是他最深的遗憾,她都替他感到惋惜心疼。

蒋朕却摇着头道,“那也回不去,不是当初的的那个感受了,错过就是错过,有些事,没办法重来,不是那个味儿,夭夭,你懂吗?”

叶桃夭亲了亲他的脸,“嗯,我懂,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嗯,就是这样,也不止这样,还有三姐夫,他已经代替我的位置了,总不能需要他时,就扶持他上位,不需要了就把他撇到一边去,那太不厚道,他也不是我蒋家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他也是家人,我是支持他的,就是爷爷和爸心里,还有些不得劲儿……”

“那等我们孩子长大了,让他去完成你未完成的心愿好不好?”

“那要是儿子才行,女儿是小棉袄,我舍不得……”

“嗯,听你的,若是儿子,就培养他走你错过的那条路。”叶桃夭轻抚着他的眉间,“五哥,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你错过的路未必就是最适合你的,你重新选择的路上,也许会有更美的风景,祸福相倚,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她绞尽脑汁的劝慰他,他忽然低低地笑起来,眼里似有碎光,“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我错过

(继续下一页)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