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创约 魔法禁书目录> 第一卷 第二章 变化的学园都市,前夜 the_24th,Showdown.

第一卷 第二章 变化的学园都市,前夜 the_24th,Showdown.

    1

    追加了新的死亡规则。

    超过零分变成爆镖的混蛋将会被迫去玩惩罚游戏。

    “喂等等,搞啥呢!!这可是驯鹿玩偶装啊?!穿着这玩意儿去扔飞镖也太不公平了?!你们看看这里,手部就跟戴了烤箱手套一样呐!!”

    “那当麻,你穿这边这套?雪橇的。”

    “那已经连玩偶服都算不上了……!!这特么就是个方盒子吧!!”

    原本,爆镖就是在快要“胜出”之前才会发生的事。就算犯错了也只是回到仅剩16分或32分之类很快就要‘胜出’的状态,放任不管的话下一回合很可能就直接通关了。所以说,设定一个会拖住准获胜方后腿的本地规则其实还是蛮妥当的。

    万幸的是,这里的派对用品跟山一样多。

    因此并不缺少阻碍成功者的道具。

    “嘿·嘿·嘿。”

    某个初中女生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御坂美琴稍稍开启了魔王模式。

    “平安夜还在互坑的笨蛋们,现在随意怎么垂死挣扎也没关系喔。而在这个时候我只要连续3次投中10分就能获得‘胜出’啰!!只不过是沿同一个轨道画圈而已这种事小菜一……”

    “唔这戴不惯的鹿角好像撞到了什么?”

    “咿?!”

    被迷之刺激由下而上滑过整个后背,美琴轻轻地垂直弹跳起来。

    可是样子有点奇怪。

    双颊绯红不停开合着双唇的她回头看向上条这边说道:

    “你、你你你,把我胸胸胸罩的扣扣扣扣扣子……”

    “诶,什么?!难不成搞出了超乎想象的意外事故……?!”

    突然飞出的飞镖镖尖偏偏一发命中了牛眼。剩余的30分一下子被扣了50分,所以便立刻爆镖了。

    完全没注意到这场隐藏攻防战的茵蒂克丝向塑料制成的服装盒里看去:

    “那短发就穿这个吧——?圣诞服!”

    “啊啊真是的!!不过感觉妨碍并不多,只是红色裤子与上衣的话应该是不会影响到动作的……”

    “澳大利亚的!!”

    “这不是纯红色的比基尼跟迷你裙吗?!虽然我知道你没有恶意但反过来说这样也很可怕啊!!”

    虽说被硬性要求穿上套装的美琴双眼含泪,但惩罚游戏就是惩罚游戏,不容逃避。之前上条当麻被迫变作驯鹿也是如此。既然已经要求别人这样做,那么自己不遵守规则就更不行了。“可恶……”美琴碎碎念着消失在店内深处。上条已经告诉了她换衣的地点:在那边有一间看上去像是用在家居装饰店里买到的帘轨粗糙地围住的自制更衣室。

    “该我扔了喔。这次是上条先生的回合哟!!”

    “要是又爆镖了该怎么惩罚你呢当麻?”

    突然,上条注意到一件事。

    他握着飞镖捏了捏。

    “这个怎么黏糊糊的?茵蒂克丝,你刚才是不是拿碰过点心的手摸了这个飞镖?”

    “诶——?我不知道喔。”

    虽然茵蒂克丝说话的语气很随意,但她毕竟有着完全记忆能力,所以那句“不知道”绝对是正确的。她应该是真的没有头绪。白色修女歪着脑袋碰了碰上条的飞镖:

    “没什么特别的啊?”

    “骗人,绝对沾了什么东西。因为和之前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啊……”

    上条撅着嘴张合着右手。但因为穿着驯鹿玩偶装,两只手都被类似烤箱手套的部分覆盖着。

    “……喂茵蒂克丝,这手套上面沾了什么吗?”

    “没什么啊。”

    “这么说难道是两者的素材互相干涉,无意中引发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现象么?”

    即使用干燥的手帕跟餐巾纸擦过后也没什么改变,不过上条记得厕所那边好像还有湿纸巾。看来只能用这个方法了,于是两人便决定暂时休息,上条朝着店内深处走去。

    拐了个弯上条便看到一块帘子。

    是那间更衣室。

    上条猛然发觉:

    (说起来御坂那家伙还没回来啊。她换个衣服要这么久么?)

    帘子虽然已被拉上,但仍在由内向外轻轻地晃动着,上条当然不会靠近。因为很可怕,没错很可怕!无论怎样,拥有不幸体质的上条当麻都与临时更衣室八字不合。不管怎么想相性都很差。假如现在天花板的帘轨突然掉下来,结果上条跟正在里面换衣服的某个人直接面对面会发生什么事?不能期待穿着这件笨重的驯鹿玩偶装上条还能灵敏地回避,而且就连右手也正被烤箱手套一样的东西完全包裹着。对方再怎么说也是有着超电磁炮这个名头的学园都市第三位。要是对方喊着“呀——变态——!!”,紧接着自己被舰炮级别的一击命中的话就是有几条命都不够抵的。

    (……不了不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心里默默嘀咕着的上条顺利地从更衣室旁边溜了过去,然后打开了男女兼用卫生间的门。

    然后自己的记忆就飞出了现实。

    仅剩下一片鲜红的印象。

    随即上条当麻便倒在通道的走廊上。

    “?,???”

    他一点都没搞懂到底发生了什么。

    名为记忆的胶卷清清楚楚地出现了断片。

    意识到的时候上条已经仰面躺在地板上,而且被全身赤红宛如煮熟章鱼一样的御坂美琴骑在身上。她身上穿着的并不是刚才的制服外套,而是不知为何颜色通红的服装。没错,她化为了南国的圣诞老人。

    “刚刚发生了啥?不对,我记得打开了门看到里面有谁在换衣……”

    “闭嘴笨蛋不要再回想了!!快点被打忘掉吧!!!”

    美琴用力地拿拳头殴打上条,但这样的事情是不会消除人的记忆的。

    上条当麻突然唰地瞪大双眼。

    “对了,你为啥会在这里换衣服啊?!”

    “因为、因为刚才来换过衣服的你不就是这么说的嘛。要换衣服的话就往里面走之类的……”

    “在那个谁都能看得到的地方不是准备了更衣室嘛!!”

    “原来你是在说那个吗?!但是,那里不是飘着一股‘员工专用’的味道么?!”

    那个紧闭的帘子确实是在摇动,而且是从内向外。既然御坂不在里面,那又是为什么?!上条刚对这个不合理的现象感到满腹疑问,从天花板处就传来嗡嗡的声音。是空调那个混蛋吹出来的暖风搞得帘子摆来摆去的吧。

    “话说御坂,呜啊啊。冷静下来想一想那个是呜啊啊啊,呜哇啊啊啊啊啊。”

    “不是说了叫你不要再回想了吗!!!!!!”

    圣诞小姐骑着驯鹿全力叫喊。

    或许,这幅场景再加上雪橇就完美了。

    2

    “呼……”

    御坂美琴轻轻地吐出一口气。

    现在少女已经穿回了原本的制服外套。

    但即便如此笼罩在服装中的体温还在自作主张地上升。

    总之如果不去想想别的事情的话,体温很可能会超过42度临界值然后就这样死掉。

    (呜——果然是从体内发出来的微弱电磁波的缘故吗……。感觉那只小三色猫一直避之不及呢。真是实在的打击。)

    从那之后他们接连不断地玩了好几局投飞镖游戏。

    与其说是技高一筹,不如说是因为心中对于瞄准然后射击这样的行为早已习惯了吧。她的“只属于自己的现实”在这方面尤为敏锐。从整体评分来看果然是御坂美琴的压倒性胜利,而男性制服的数量太少这点则成为了游戏规则的一场灾难。明明说着爆镖后要立马被处以惩罚,但能被连续爆镖的某个刺猬头所穿的惩罚衣装已经被一扫而空了。

    (啊啊真是的。大概我也能猜到为什么那家伙始终无法集中精神,所以我也一直不好吐槽!!)

    不经意间回想起了刚才的事,美琴急忙用双手给预示着体温即将上升的脸颊扇风降温。

    现在是利用空闲抽出来的短暂休憩时间。她没有待在少年们所在的楼层,而是跑到了建筑中稍微偏后的位置。这里除了有着卫生间的门,还有一个并排摆放着各种定制商品的柜台。要说是什么样的商品的话,当然是飞镖的镖尖。……与其说并不怎么会影响到实际得分,不如说要是真有能造成极大影响那样的部件,估计也会被负责国际比赛的组织给pass掉,但真正喜欢飞镖的人还是会拘泥于此。而在满足于借用镖尖的美琴眼中,这些自制部件粗略一看就像是一排排闪闪发光的诱饵。

    平安夜,正在太平无事地进行着。

    她这么想到。

    “……。”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