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创约 魔法禁书目录> 短篇 画集附录 创约魔法禁书目录 SS

短篇 画集附录 创约魔法禁书目录 SS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翻译:Edster792

    修图:爱可乐的小红

    恶人无处不在。

    比如说我。

    被吓到了吗?可是大多数恶人都很喜欢自报自己是邪恶的那一刻呢。当然,真名和外貌是不可以暴露的。就是因为这样我们才会打扮得稀奇古怪啊,写留言卡啊或者将烧杀掳掠的过程上传到视频网站啊之类的。实话说这些东西都没有意义。明明无所谓,但还是要留下署名。明明这么做的风险更大。我们就是这样的人呢。

    你现在懂了吗?

    你刚刚接的这通免费电话就是我的『做法』了。我想表达自己。就和那个看到驴耳朵就大喊出来的御用理发师一样。没错!我就是个无可救药的恶人!!

    一个为了这么点小事就要取你性命的恶人啊。

    嘭!!

    一道模糊的爆炸声响了起来。

    人行道上的一个行人的脑袋突然往左边甩去,然后整个人横着倒在了地上。路上的其他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某个习惯性地想要绕过去的路人发现地上那人还是在挡道后露出了不悦的表情,但他马上就尖叫起来,往后跌倒在地。

    “?”

    黑夜海鸟察觉到背后传来了什么骚动,可她并没有傻到回头看。因为早就有无数个手机摄像头对准『爆炸中心』了。无论是谁惹的麻烦,被拍下来只会徒增自己遭受的风险。最为致命的是脸、眼球和指纹,所以她保持冷静走开了。

    恶人无处不在。

    比如说这名少女。穿着一套和年幼的外表毫不相称的黑皮革朋克时装,还披着一件只有兜帽套在脑袋上的白色风衣,让布料像披风一样在她身后展开。

    即使『新入生』那个组合已经消失,但深深浸入罪恶地下世界的她却无法从中轻易逃脱。直说吧,一只脚留在那个世界的生活比完全脱离它要轻松得多。

    “好嘞。”

    她走到了火车站边上的一座写字楼的行李间,将一个闪着银光的手提箱扔进了其中一个房间后带着房间钥匙离开了。然后她回到大街上将钥匙交给了路过的一个西服男。两人连看都没有看彼此一眼。『工作』结束了。

    但光是这样就太无聊了,于是她轻轻将手掌放到了附近一个圆筒状警卫机器人上面,把它切开了。

    氮气爆枪。

    她可以从手掌放出高压氮气块,把混凝土和坚硬的金属像液体一样切开。

    要是引发无谓的警报来表示刚才的工作有难度,对于商讨后续工资的份量会很有利。当然,得确保不让人发现警报是她触发的。

    (……这些交易的步骤越来越复杂了啊。最近用火车站的垃圾桶或者投币储物柜变得很麻烦了。)

    她对自己运了什么东西完全没有头绪。何况她根本不是专业的快递员。黑夜决定了既然要靠捞偏赚钱,那就不要专精于某个特定的领域。

    固定的齿轮总是会被不断消耗直到崩溃,被拆卸,要么就是被别人替换。

    她会在不同的业界转移。

    所以黑夜海鸟一定会保持自己的自由,灵活地在职位之间转移。出人意料的是,对自由的追求也保障了她的人身安全。其中的窍门在于将自由和安全当成一个盖子来封住像是欲望、焦躁和恐惧这种情感。

    (……我明明是个无视人类成长上限的改造人,可我的思维却这么的丢人呢。)

    带着这种自卑的想法,她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那是个露天咖啡厅的桌子的席位。那个坏女孩开口了。

    “哟。”

    “怎么,你很闲啊?”

    这人大概是脑子空空吧。那个戴着耳环在摆弄手机的男人抬起头,对她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滨面仕上。

    在黑夜的记忆中,虽然这名年长的男性的身材不错,却总是像小狗一样被呼来唤去。这种友善又为他人着想,却还是走上犯罪道路的人,时不时都会出现的。

    少女咧嘴一笑。

    “只是在确认没人跟踪我。以防万一啊。”

    “你好像很忙啊,那我走了。”

    滨面慌忙从椅子上起身,然而黑夜一脚踩在他桌下的脚背上把他钉在原地。还一直保持着那个笑容。

    她戳了戳滨面手机的背面。

    “看来你也成了手机族啊。”

    “疼!好好好,我不走!虽、虽然我不知道平均等待时间是多少,但我认识了个在聊天时老是等不及的人呢。话说啊,要是桌子下面的这个是奖励的话,那你得轻点!!”

    “是这样吗。”

    噗!!咖啡厅里传来了模糊的声响,滨面转头望去,然后又望了望黑夜,然而少女什么也没说。

    所谓的改造人就是将部分乃至于全部的身体机械化的人。而在学园都市的定义是,要将所有的必需部件装在身体里面。因此,装了光纤神经的就算是改造人,而装了沉重的铁爪的就不算。

    不过黑夜并不认为自己这个样子算是弱小群体。

    那些没办法放开手机的人早就把电子机器化为自身的一部分了。真要说,衣服和鞋子也是一样的。并不是单纯的羞耻问题,即使是在设备齐全的大都市,要是真的以一丝不挂的状态生活,到头来也只会冻死或者被传染病干掉。

    没有道具就生活不下去。

    久而久之,人的大脑和身体就会逐渐退化。

    这和切除身体上一个健康的部分,替换成能够提供新能力的高性能产品是一样的。现在是人类被道具使用的时代,用不好那些道具的人会被打上无能的烙印然后排除掉。对改造人感到排斥的人并没有发现其实换个角度来看他们也是一样的。正如同很多声称厌恶杀戮的人却也会支持死刑一样。

    每个人都将自己的素颜藏在化妆品下,用美图秀秀把要放到社交网络上的照片的眼睛放大。人类对自我的认知早已膨胀到超出与生俱来的那一副躯体了,可是社会却依然拒绝接受偶像整容或是抽脂。

    人们会说的和实际去做的,两者的分歧越来越大了。

    真的那么想把自己的理念强加到他人身上的话,好歹自己先别化妆啊。

    (真是无聊。)

    黑夜在脑海中暗骂一声,挨到了椅背上。就像要把拳头按在自己那看上去很柔软的脸颊上一样,她一手撑着脸。

    然后。

    盯着她看的少年糊里糊涂地暴露了自己的想法。

    “(……嗯姆,那副改造人身体性能高到看不出真假呢。一旦那种科技开始普及的话,奶子鼠标垫的黄金时代就要来了吧。)”

    “你见到我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个?你这混蛋还真是个老实色狼啊。”

    虽然她摆出一张臭脸,可黑夜实际上不怎么在乎。

    要是自己的其中一条手臂被掰下来,然后被一个陌生男人带回家舔来舔去,她是会感到很恶心。尤其是如果那条手臂被冠上了黑夜海鸟这个名字。但与此同时,要是一根同规格的配件受到同样的对待,名字换成田中之类的,那不完全是另一个人吗……根本不是要被收容到黑夜海鸟的插口中的部件。就好像用她的DNA做出来的克隆人完全是个陌生人一样。既然不是自己的一部分,她对那些克隆人会受到什么待遇也没有兴趣。那个坏女孩并没有因为看到钉子被打进稻草人偶就会感到心疼的同理心。

    自己肯定是因为没有这种共感才会是个恶人吧,黑夜是这么想的。

    正常人应该会对克隆人的待遇感到心疼才是。而黑夜海鸟并不是『这样』的人。

    “对了滨面,你点了什么?”

    “维也纳咖啡和炸鱼薯条。”

    “你把欧洲国家都混一起了吧。还有,我看你点的东西是这辈子都不会来了。要是你肚子饿的话,我看还是换个地方比较好。”

    “诶?”

    “我跟你打赌都行。还是想说你想饿上三个小时的寂寞时光?”

    先前那道模糊的声响是咖啡厅里传出来的。

    既然连一个客人都没有跑出来,那么事情肯定不是餐厅里发生的。那就是在后厨或者办公室里,某人的脑袋爆炸了。

    (『身体原来的部件』,就真的值得那么留恋么。)

    黑夜没有解释的打算,而是和滨面一同起身离开了咖啡厅,走上了大街。在陌生人看来,两人大概就像是一个邋遢的乐队成员和他那个尽力向自己看齐的妹妹吧。

    两人并没有约好要碰头什么的。

    只是心血来潮而已。

    不能敏感把握气氛变化的人,在地下世界是活不下去的。

    学园都市是个八成人口都是学生的独特城市,但即使是白天,现在在街上走动的人也太多了。一名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