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创约 魔法禁书目录> 第二卷 序章 血之圣诞祭,开宴 12/24_to_12/25.

第二卷 序章 血之圣诞祭,开宴 12/24_to_12/25.

网译版 转自 百度魔法禁书目录贴吧

组织:等时圆

图源:Baka-Tsuki

EPUB:等时圆

友情协助:魔法禁书目录中文维基

* * *

日语翻译:

序章:亚麻

行间零:Edster

第一章:万象、ICERUSH、吐槽、cd、亚麻

行间一:ICERUSH

第二章:绿酒、ICERUSH

行间二:绿酒

第三章:Edster、胖头鱼、ICERUSH

行间三:朝菌

第四章:亚麻

终章:4A、亚麻

后记:cd

* * *

日语校对:ICERUSH、Edster、吐槽、cd

* * *

修图:知一一、水果释迦喵

* * *

中文校对润色与最终审核:等时圆

* * *

平安夜里。

正逢雪花飞舞的白色圣诞节,城市中点缀着无数的灯光,飘扬着明快的乐曲,本应是一个大家彼此言笑、对平日里馈赠的幸福表示感谢的日子。

从这层意义上来说,“她的行为”或许很好地融入了这片景色。因为其他地方暂且不论,在日本,圣诞节本就是偏向于恋人们的节日。

可是。

如果要说她的行为没有带来任何冲击的话,也不能这样断言。

至少。

茵蒂克丝目击到了。

御坂美琴目击到了。

缩小至仅仅十五厘米的神明欧提努斯,目击到了。

重叠的唇与唇。

夺走了刺猬头高中生·上条当麻的双唇的妖艳魔法师正站在一切事端的中心。

安娜·施普伦格尔。

将草莓金色的长发梳成若干只扁平炸虾的形状低垂下来的她,单从身材来看有股超脱于茵蒂克丝以及美琴的成熟气息。包裹着她那具性感肢体的是一件红色的礼裙……这么说好吗?以一件红色的紧身衣打底,再于腰际配上一条长裙,这样的说法可能更为接近。这在现代的日本,东京,其最为先进的学园都市中显得格格不入,但要是问起这身装扮究竟适合于哪个时代的哪个地区,恐怕没人可以作出回答。她不去迎合任何地方,反而以自己作为中心将世界染成自身的颜色。就算是乘坐UFO来到地球的火星人恐怕也一定会按照地球的标准对服装的搭配进行些许的调整才对。

甘甜的玫瑰香气随着她身体的每个动作轻轻地飘散到周围。

“嗯~呼。”

她像是在发笑,又像是在磨人。

如同将炽热的吐息灌入对方的口腔中一样,强夺般的亲吻持续了很久很久。

终于,安娜·施普伦格尔双手环抱着上条的脖颈,轻轻地将脸移开,随后将硕大的胸部紧紧贴了上去,向上翻着眼珠看向少年的双眸。

“感觉如何?”

“你,你你,你,你,你……”

在上条当麻作出反应之前,于一旁观看着的——不对,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的——御坂美琴的嘴角微微颤动了起来。

即便扯着已经近乎痉挛的喉咙,她也必须拼命说出话来。

“你呀!!突然冒出来…给我干…干…干了什么好事呀!?”

因为确实很奇怪。

这一切全都毫无逻辑可言。一名只有十岁左右的少女突然从人群之中冒出来,身体一下子变大,然后还抱住上条当麻亲了他一口。没搞懂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美琴的大脑一片空白,完全跟不上事态的发展。要是无法用线将这些点与点连接起来的话,就应该认为其中存在着某些看不见的“内情”。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按正常思维思考的话绝对如此。

没错。

应该就是这样。

御坂美琴的后脑勺之所以有种火辣辣地燃烧着的感觉是由于出现了新的威胁,其中并没有她的个人感情方面干涉的余地,像是悲伤、恼怒、感觉不公以及奇怪的失落感之类,总之是无法像那样用言语表达的“某种东西”在肚子深处卷起漩涡翻腾不已的感受全部都是错觉。

绝对有什么隐情。

接下来会发生不好的事。

美琴端起架势,往双腿中注入力量,将如果不绷紧身体眼角处就会有什么东西涌出的自己全部封印在心底,然后重新审视起目前的状况。

所以她注意到了。

那个刺猬头笨蛋正慢悠悠地滴滴答答淌着鼻血的事实。

“………………………………………………………………………………………………………………………………………………嚯~这样啊这样啊。总算是接受这份天降之福了呀。嚯嚯~原来如此呢。”

进入绝对零度模式的美琴险些将矛头从谜之炸虾转到熟悉的刺猬头身上。

然而。

御坂美琴或许应该更加深入地观察一下当前的状况才对。

上条确实是在流鼻血。可那又是为什么?因为兴奋过头而流鼻血这种老掉牙的桥段,从现实的生物学角度来看真的有可能吗?而且上条当麻为何从刚才到现在始终一言不发?惊讶,喜悦,或是厌恶。不管是什么,受到那种突然的袭击总该有点反应吧。

没错。

反过来讲,他是不是根本就没有作出反应的余力呢?

“噗!”

从上条当麻的口中漏出了什么东西。

安娜·施普伦格尔咯咯窃笑着解开双臂,从大胸紧贴的熊抱状态缓缓离开。如同拔掉了塞子一般,少年的身体瞬间弯了下去。

“咕哈!?咕诶!!呕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传出了污秽不堪的声音。

走在边上的恋人们起初只是围在远处轻轻笑着。他们大概心想哪怕是平安夜,高中生也不应该放开了喝成那样吧。而现在他们脸上的表情已经变成了诧异。在意识到少年吐出的东西带着鲜红的色彩,而且那似乎并不是某种汤汁或是饮品的颜色的时候,整个广场便陷入了半恐慌的状态。

“当麻!!你没事吧?她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她……她是不是让你吞下了什么东西!?就在刚才!!”

现场带有笑意的仅有一人:安娜·施普伦格尔。

“啊呀。对你这个小男孩来说还是有点太过刺激了吗?”

明明是个性感美女,行为举止却像个小孩。

甚至还恶作剧似地吐了吐预先在上面放了什么东西并将其滚来滚去的恶意之舌。

身高十五厘米的神明欧提努斯咋舌道。

“圣日耳曼吗。”

“如果不想在内部的痛苦与未知的恐惧中迷失自我,就请你们尽情挣扎吧。”

那个女人带着妖艳的笑容,轻轻地挥了挥手。

手中握着的,是一部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智能手机。

“然后当你们觉得仅凭自己的那点伎俩不足以摆脱困境的时候,请随时吩咐妾身。呵呵,‘R&C超自然公司’能够提供对抗世间一切不公的手段哦。而且人人平等,懂了吗?”

“等一下!!虽然不知道是毒还是细菌,既然元凶是你的话,身上一定带着解毒剂或是疫苗什么的吧……”

“住手!!”

时间仿佛伴随着叫喊声停止了。

声音的来源是欧提努斯。

但她究竟是喊向安娜还是怒火中烧的美琴?

安娜·施普伦格尔对此似乎毫无兴趣,就这样站在原地。

稀稀落落降下的雪花不自然地避开了她。

“你的运气真好。”

随后,仿佛某种看不见的能量在空间中引起静电一般噼哩噼哩的紧张感,延迟一步传达到了大家的身上。

这不紧不慢的一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不得不察觉到某些事情。

与常人能否理解没有关系。有的只是“这里”设置了“什么”,要是御坂美琴再不小心往前一步的话,恐怕就会变成无法复原的一滩肉泥散落在雪之大地上这一简单的事实。

欧提努斯的心中应该早已充满了怒火。

尽管如此,她仍然继续这样说道。

为了不让那位少年难过。

“……目前还是算了。看不见那个的话,就说明你还没有和她站在同样的舞台上。说到底在这种状态下,即使你向她发起挑战,也不过是自杀行为罢了。”

“但是……”

她是知道的。

赢不了这种事,追赶不及这种事,美琴也是知道的。

舞殿星见,根丘则斗。就算是仅仅回忆起今天一天、十二月二十四日之内发生的事情,她也一直怀揣着这样的感情。可能她这次作出了在各处搭桥的贡献,或许缺少了美琴,追踪的线索就会在某处中断也说不定,但在最后出面解决事件的永远都是那个刺猬头少年。

这位少年到底还要为了大家负伤多少回?

难道她连

(继续下一页)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