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创约 魔法禁书目录> 第二卷 行间零

第二卷 行间零

“黄金”与“黎明”。

若是看到这两个如此闻名的词汇心中却毫无概念,这样的人物只能说是外行人士。那就好比一个从没见过虹吸咖啡壶的咖啡厅店长一样。至少,在某个领域里就是这样认为的。

不过就算是第一次听到这些词也没什么好丢人的。

因为说到底和地球的总人口相比,将魔法作为技术体系去使用的社会可谓是一个很偏门的小世界了。大部分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所以不知道才是理所当然的。

那么,进入正题吧。

这两个单词指的是一个在十九世纪末,于英国首都伦敦建立的魔法结社。维斯考特、马瑟斯、米娜、伟特以及亚雷斯塔·克劳利。正如被冠以“世界最大”之名一样,结社里人才辈出(同时也包括了相当多的麻烦变态),他们将那些鱼龙混杂又可疑的神秘整理成了系统,甚至还打算创造一个让任何人都可以轻易制造新魔法的箱庭一样的简易工具箱。虽然“黄金”有着极为优秀的技术,但却并没有丰厚的活动资金,而且成员们的社交水平也缺乏到了连用他们的天才头脑也无法弥补的灾难性地步,因此不到几年,那个毫无敌手的结社就迎来了内部瓦解的悲惨结局。要想深入了解相关的经过,最快的办法就是去查看世上最强的魔法斗争,俗称“布莱斯大道之战”。

分崩离析的“黄金”碎片——也就是寥寥无几的幸存者们怀揣着各自从结社中拿走的灵装和魔道书建立了各种各样的小型结社,每一个都声称自己才是正统的后继者。这样的结社光是官方统计的结果就远不止一百个,但也可以说正因为有着那么庞大的数目,才反而丧失了再次统一的机会。虽然今时今日的每个“黄金”系结社都在忙着相互扯对方的后腿,但意外的是,再没有比它更适合作为组织性行使被系统整理过的魔法的集团的例子了。

即便是碎片、断章和尘屑,都具有这般的影响力。

如此一来应该就能想象得到原本的“黄金”的力量有多大了吧。

但是。

尽管“黄金”被如此无条件地敬仰(成员各自的人格或是社交水平暂且不提,只是在技术和文化层面上),但您又是否知道这个魔法结社并非由他们独立建立的这一事实?

一切都从“三大创始人”之一的维斯考特说起。

维斯考特好不容易解密了一份他凑巧拿到手的暗号文书,并在马瑟斯的协助下以那些断片的潦草笔记作为提示抄写了一本新的魔道书。然后他给貌似是那本魔道书的主人的地址寄去了书信,在信件中认识到了一个在德国有着悠久历史的组织,最终在交流期间获取了创办新魔法结社的许可。

那个组织,就是“蔷薇十字(Rosicrucianism)”。

那么,黄金和蔷薇之间,在世人的认识中哪个更为出名?

单从历史的深浅以及牵扯上的人物和国家的数量来看,可以明确地说是蔷薇十字的绝对胜利。虽然据传是“黄金”创建了现代魔法的原型,但反过来也可以说是因为组织灾难不断而导致了大量的情报泄漏。所以绝不该认为“蔷薇”在这方面比“黄金”逊色,只是他们的保密工作做得更好罢了。而且,可以说“蔷薇”的正统命脉一路延续到了这个网络和无人机无处不在的现代。

那么,让我们来继续深挖一下蔷薇十字吧。

正如其名,这个结社是由传说中的魔法师克里斯蒂安·罗森克鲁兹①将他在漫长旅途中收集到的来自世界各地的睿智进行整顿,并以普通人也能使用的方式再次分配而建设的。人们(在怀着放弃世俗生活的觉悟而踏入世界的底面后,以“手抄本”的形式)有幸阅览到的三本魔道书则是《蔷薇十字团的名声(Fama Fraternitatis)》、《蔷薇十字团的告白(Confessio Fraternitatis)》以及《化学婚礼(Chymische Hochzeit)》,但据传还有一本是克里斯蒂安·罗森克鲁兹自称由贤者们授予的,名为M之书的纯度极高的“原典(Origin)”。结社的目标是治愈人和世界的“疾病”,为此他们会不惜投入无偿的工作。

①译注:罗森克鲁兹意为“蔷薇十字”。

因此,他们传统性地对于药物的采集与合成十分熟悉。

且不说人的疾病,世界的疾病又是什么?关于这方面最有力的理论,就是利用正确的知识去引导整个人类社会远离战争、污染和资源枯竭,通过纠正错误的常识来将侵染世界的病灶祛除。换言之,结社里的魔法师本人就发挥着“猛药”的作用。

虽然罗森克鲁兹本人是十四世纪前后的人物,但是在自那以来的漫长时光中,蔷薇十字这个集团在几次爆发性的流行中都抵达了连一般人也知道的程度。说到它的“流行”,就连一些名人也会被提及。比如,在十六世纪活跃过,提出了四假象理论的弗朗西斯·培根、自十八世纪以来就时而在社交界被目击到的圣日耳曼、在十九世纪发掘出蔷薇十字古书的埃利法斯·莱维、以及自称是那位莱维的转世的近代魔法师(Advanced Wizard)亚雷斯塔·克劳利……然后是被更多谜团包围,毫无实感,甚至连其存在都被怀疑是捏造出来的安娜·施普伦格尔。

她就是维斯考特的书信交流对象。

换言之,是她下达了建立新生的“黄金”结社的许可,可以说两人是师徒关系。

如上所述,安娜·施普伦格尔的身上充满了众多的谜团。

她是自称为蔷薇十字德国第一圣堂之主的古老魔法师。从她被尊称为施普伦格尔女士这一点来看,应该是位年轻的女性,但她实际的年龄不详。她并没有超越或是舍弃人类的身份,而是声称自己掌握着可以与被称为秘密首领的超凡存在取得联系的、近似于“巫女”的地位……不管怎样,如果她独占了这一地位,那她就基本等同于拥有了对除她以外的全人类使用那股力量的权限。

安娜之所以被怀疑是否存在,是因为根本没有官方记录表明她曾在他人的面前现身,而只在维斯考特的书信中有所登场。而且,安娜的回信笔迹中有着明显的伪造痕迹,所以人们强烈怀疑那就是维斯考特在自导自演。因为他想给当时新兴的“黄金”贴上历史性质的金箔,所以才想要弄到声名赫赫的“蔷薇”的认可,就是这么一回事。

然而书信的伪造并不能证明安娜·施普伦格尔这个人本身不存在。维斯考特有可能是依据某个真人作为范本来伪造的书信,也有可能是将那些假信件作为诱导,为了藏起真正的信件以防第三者发现真正的秘密。

施普伦格尔女士就是关键。

从人类能够追查到的行动范围来看,她的确足以被称为最高级的魔法师。作为与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魔法结社“黄金”和“蔷薇”都有着深刻联系的传说,以天平为例的话,她并不属于任何一边,而是端坐在正中央的支点上观察着整体倾向的角度。因此,站在这个地位上的话就可以看见各种数值。要是有人能抓到她的尾巴,就能将潜藏在这个表面上宣传科学万能的世界底面的整个黑暗领域拽出来了。

那样一来世界会变成什么样?

要是轻率地去窥探那个领域,人类那脆弱不堪的精神文化还能存活下来吗?

应该说很难保证吧。

在德国担任修道院院长一职的安德烈在自己的书籍中宣称,蔷薇十字只是在十七世纪初,当时十九岁的他在撰写并发放《化学婚礼》时捏造的神话,而随着他对自己的恶作剧进行了坦白,梦想也就破灭了。但实际上蔷薇十字的命脉确实存活到了今天,而且是以实践“可使用”的术式的神秘魔法结社的形式。换言之,要是对他一个人的解释囫囵吞枣以后就觉得可以高枕无忧,目光就太过短浅了。要形容这种缺乏危机意识的程度,就好比主张“因为辐射是看不见的所以就不存在”一样。

“原来如此,这就是用胶水强行将碎裂的雕塑粘合起来之后的结果吗……在知晓全部真相的妾身看来,这已经是一堆令人头疼的马赛克状态了呢。”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