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创约 魔法禁书目录> 第二卷 第四章 上条当麻现象 Not_Right_Hand.

第二卷 第四章 上条当麻现象 Not_Right_Hand.

1

二对二的胜负。

“哼。”

娇小的少女正嘻嘻笑着。

少女单纯进行着直线突破,将接近她的全部给破坏殆尽,像怪物般自如地前进。

“稍微变得有趣起来了呢。好好增幅那份意外,向妾身展示一下如何?”

一边为上条当麻与圣日耳曼。

一方是安娜·施普伦格尔和守护天使艾华斯。

“一步。”

那个外观十岁左右的裸体幼女在飘雪里靠着一片红布遮身掩体,她维持着没有丝毫破绽的笑容把那个异样的天使给晾在了一边。

一瞬间。

宛如要侵犯某种境地一般,她逼近了医院的正门。

那副看似弱不禁风的身姿,朝着这边跨出了强劲到难以置信的步伐。这不是比喻,她脚下的积雪是真的被吹飞,沥青路面略微下沉,她的四周出现了裂痕。

“要逞强的话,试着阻止这一步吧。R&C超自然公司即是世界潮流本身……要是区区世界潮流都抵挡不了那可真是让人失望。而这意味着什么就用你们的脑袋想想吧。”

“……”

上条当麻无言地将右拳死死紧握。

但是,不仅如此。

他还把另一只手放在胸口中间,朝着内侧细语道。

“圣日耳曼,能行吗?”

『你以为我是谁啊?地脉地雷就交给我吧,你专心和眼前的威胁战斗就好。』

同一张嘴里,传达着两个声音。

安娜·施普伦格尔眉头略微一皱的动作被上条看在眼中。

外人也能听见这道声音,言语也会随着白气冒出。

而现在提起拳头的是上条当麻。无论正面的敌人有着什么样的姿态他也绝不会手软。不对,他心中有个声音在告诫自己。那种程度的强者,会屈身在那么小的身体里才是异常的。

R&C超自然公司的作为是无法容忍的,为了上条当麻挺身而出却倒下了的少女们更是如此。

要理解这家伙也得等到把她打趴下后了。

两人之间还有着不短的距离。

从上条这边全力奔跑也有五步的距离。

可是。

“艾华斯。”

她咏唱道。

那幼嫩的嘴唇张开的同时,安娜身旁待机的天使消失了。

不。安娜·施普伦格尔张合了一下她的小手,把它当成扇子一样轻轻旁旁边扫去。

接着宣告道。

“开通由严峻(Geburah)通往荣光(Hod)的路径,寄宿于我的右手吧。”

轰——!!

距离毫无意义。在相当远的地方,担任风景里重要一环的高楼被五击斩断,如同手法粗糙的打达摩似的坠向地面。既然它没有窗户,那应该是可以月收二十次以上的自动化农业楼吧。

小小的嘴唇开口道。

“……‘构造杀手(Structure Breaker)’。”

不可预料的猛攻。

那是本该在理解其真相之前就会被杀死的外挂。

即便如此,上条当麻实际上还活着。

“!”

他的身子向下落去。

上条以大字的姿态趴在地上,手脚并用如野兽般屈身并准确扒住地面,从极低的位置冲向了安娜·施普伦格尔。

右手和右手冲突了。

显而易见。

比起实际的破坏力,那个统领“蔷薇十字”的大人物引入的象征意义要更加致命。

『要换人吗?现在犹豫可是会没命的,能力者!!』

“还没完 !”

安娜似乎也不打算拉开距离用弹幕把他耗死,刚刚那么夸张的攻击,有可能就是为了引诱没有投掷武器的上条接近自己才准备的。

就像在挥网球拍一样,她轻轻地左右挥了挥手掌。

只是如此,便可以无视距离和物质将空间无情地斩断。光是被她的手掌触及,就能把目标连着那个位置的次元与空间都削去,毫无限制地将世界打消。上条脑后虽然充满了火焰炙烤般的焦躁感,但安娜·施普伦格尔现在离他只有不到一米了。

以从下往上撕裂的架势,他对准了娇小的下巴。

“哦噢噢 !!”

那只拳头能让所有魔法师变回区区人类,夺走他们对抗残酷世界的手段,再将赤身露体的他们流放到荒野上的一击。可是面对这致命一击,安娜却一脸轻松地向前迈出了一步。时机就此错乱。

就像要依偎着男性的胸膛一样。

当然了,只要潜身到手腕挥动范围之内的话,就不会被拳头打中。

然后。

另一只手。安娜·施普伦格尔的左手握着一把随处可见的杀人小刀。

哪怕是能消除一切异能的上条当麻,也没法防住单单十厘米刀刃的杀伤。

“呵。”

“圣日耳曼!!”

高亢的声音响起。

但是幼女的那把能斩断风景短剑,是无法发出那种声音的。

这么说……

“钻石。这永恒的光辉是点亮坟墓的照明的变种吗?”

『……』

换人了。

就好像是递出了无形的接力棒一样。

突然间,刺猬头少年依赖的武器从右拳转为了左边的魔法。

具体来讲是。

在少年的胸膀与柔软肌肤怪物的手掌之间,在那仅仅数毫米的间隙中。有某种发光的粒子飘散开来。

虽说有钻石因为硬度过高而易碎的说法,但碰上它的刀具也不会毫发无损。切开了石头的刀刃折断后,落下了明显的碎片。

“你一开始就没想要靠硬度防御。是斗牛士的红布那样吗?用光辉夺人眼球使其目测错误,故意让自身被破坏,让刀的前进速度和矢量出现些许偏离。话说回来,居然能够通过大气操作来制造钻石,学园都市的空气果然饱受污染呢。”

『那又如何?』

圣日耳曼的魔法无需特殊的剑与卡片。

只要有普遍存在碳素便一切顺利。

“这样很没效率吧。靠那副身体去使用魔法,就必须让生命力循环全身后精炼成魔力对吧?好不容易提炼的魔力还得被倒扣那么多不是很麻烦吗。”

『确实,这少年的右手十分强大,即使获得了许可,那也不是我操纵得了的。』

圣日耳曼不能使用幻想杀手。

上条当麻无法发动钻石魔法。

无论如何,双方也只能在彼此擅长的领域中提供协助来进行战斗。

所以面对眼前猛然袭来的进攻,视情况不同来相互切换的作战才是正解。就算对于一方是致命打击,另一方也可以制造出胜机。两面一体,就像是在高速竞赛中挥动网球拍一样的感觉。看似很方便,可对手是那个安娜·施普伦格尔。要是判断错误的话生存球一下就会擦身而过,从而落败。

『但是生命之树的质点和路径虽说对应人体各个部位,也不是说受伤生病的人就无法使用魔法了。既然弥补不足来实现愿望是魔法的本质,实际上有很多学徒是以受伤为契机而踏入魔法世界的。』

“你是觉得分离右手,或者进行迂回就有办法了?”

惧怕与敬意。

即使言语中混合了那些感情,圣日耳曼仍然露出了獠牙。

『反正我就是个不满足于被RC二字定义,想要以圣日耳曼这个个人称号来扬名社交界的卑劣魔法师而已。让魔力进行迂回会蒙受巨大损失这点我不否认,但是我早已习惯了白费力气,所以我操纵钻石的术式不会崩溃。看来您炮制的急症比想象的更为优秀不是吗?』

在双方交谈之时,少年的身子往左闪去。

虽然如此,这并不是什么策略。

粘稠的声音落地响起。路面染上了红色。

“咳、噗!!”

“是副作用。就算问你还剩几次也没意义吧。像俄罗斯转盘一样,要死的时候也就一枪的工夫。”

微笑着,近在眼前的幼女浮现出恶意的笑容。

“那么,就让妾身强行达成这个结果好了。”

安娜挥舞着小小的手掌,但她的目标不是造成超自然的致命伤,而是用五指撕裂了身边墙上的燃气管。

面对自然伤害,只能让圣日耳曼处理。

要是持续下去的话,上条就不再有出场机会了。而如果最终演变成单纯的魔法师之间的战斗,圣日耳曼和安娜·施普伦格尔之间的胜败根本毫无悬念。

『啧 !!』

即使这样,只要是物理攻击就一定与教科书写的原理相符。圣日耳曼利用钻石造出了两层比伞还要薄的板块。他既不用于攻击也不用于防守。就和大楼之间的风一样,设置障碍就可以改变风向。而风向改变后看不见的可燃气体也会流向别处。

咳噗。

即使避免了爆炸,还是因为内伤而吐出了血。

『……我还打算争取一点时间来让你整理呼吸的,现在看来是我说太多了。继续加油,能力者,还给你!!

(继续下一页)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