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历史军事>日月风华> 第一二五章 此恨绵绵无绝期

第一二五章 此恨绵绵无绝期

    秦逍也不看陈芝泰,只是拱手道:“大公子,此人两面三刀,出卖他人对他来说如同家常便饭,人品着实不怎么样......!”

    他还没说完,陈芝泰就已经变色,急道:“大兄弟,我是让你给我说好话,你怎么反倒落井下石呢?”

    “哦?”秦逍抬头,看了他一眼,似乎才反应过来,道:“我差点忘记是你大公子,虽然陈当家的人品不怎么样,但这次也算是弃暗投明,咱们言而有信,也不好食言。”说到最后一句,已经显得很为难。

    陈芝泰见状,心里有些恼火,毕竟自己从头到尾出了那么大的力气,在他心里,官兵打下鸡公峡,自己才是真正的第一功臣,如今秦逍为自己说好话,还显得那样为难,忍不住道:“大兄弟,你要不想求情就算了,不用那么为难。我待你们很坦诚,可是你们一点也不真诚。”微仰头,向宇文承朝道:“大公子,我也不求人了,你想怎样发落,悉听尊便。”

    宇文承朝淡淡笑道:“王骑校说的不错,既然有言在先,自然不会食言。陈芝泰,这次幸亏你弃暗投明,以前的罪责,我就不追究了。回头赏你一百两银子,你看如何?”

    陈芝泰这才松口气,回头道:“大公子都不追究了,还不给我解开绳子?”

    兵士见宇文承朝微点头,解开绳子,陈芝泰活动了一下手脚,脸上堆笑,拱手道:“多谢大公子!”想到什么,往宇文承朝靠近两步,低声道:“大公子,您....您还答应了我一件事,不知.....不知你可还记得?”

    “答应你一件事?”宇文承朝有些疑惑,还真想不起来。

    陈芝泰顿时有些急,心想之前你可是答应好的,拿下鸡公峡之后,可是要将二夫人赏赐给我,别的事情倒也罢了,这事儿可不能说话不算话。

    脑子里一想到二夫人风情万种的俏模样,陈芝泰还真担心被别人占了去,冲着秦逍使了使眼色,道:“大兄弟,你可记得?当时你在场的?”他虽然脸皮很厚,但此刻周围都是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宇文承朝索要二当家的女人,终究觉得不好意思。

    “不记得了。”秦逍摇摇头:“我只记得大公子说过,你要立下功劳,可以饶你不死,再赏你些东西,大公子难道还答应你别的事情了?”

    宇文承朝倒是没有心思和陈芝泰一直纠缠下去,向大鹏吩咐道:“大鹏,你带人到丁子修的屋子里,掘地三尺,不要放过任何一处地方,给我好好搜找,有什么书函之类的东西,立刻交给我。”又向袁尚羽道:“袁统领,屋子后面有一条小山路,一直走过去,会有一处山洞,里面存有大量兵器,你带人去看一下,那些兵器你看看如何处理更好。”

    “大量兵器?”袁尚羽脸色一紧,知道事有蹊跷,也不废话,迅速带着几名部下往后面山洞去。

    山洞藏有大量兵器,宇文承朝知道事关重大,必须要让袁尚羽看明白,而且回去

    之后,也要将此事向老侯爷详细禀报。

    陈芝泰见大公子和自己说了一半,忽然不再理会自己,反倒是和袁尚羽转变了话题,心中焦急,只以为大公子说过的话可能不认账,凑在宇文承朝边上,厚着脸皮道:“大公子,您看我的事.....!”

    “你去和王逍说清楚,有什么事儿交给他办。”宇文承朝挥挥手,心中却想着丁子修背后既然有人提供兵器,双方就很可能会联络,也不知道在丁子修的屋里能否找到一些相关的线索。

    他转身到木屋外,大鹏已经带人在屋里搜找,胖鱼也主动进去找寻。

    “大兄弟,你当真不记得了?”秦逍也在寻思丁子修背后到底是什么人的时候,陈芝泰挤出笑容凑上来:“你想想就能记起来,我提醒你一句,当时.....当时大公子还说了一句有情人终成眷属。”

    “有情人终成眷属?”

    “是啊是啊。”陈芝泰眉开眼笑:“是不是记起来了?”

    秦逍皱眉道:“陈当家,你说的有情人终成眷属,和上山剿贼有什么关系?我被你弄糊涂了。”

    “有关系啊。”陈芝泰心想老子都已经暗示成这样,你还记不起来,这就有点耍无赖了,干脆直白道:“大兄弟,我说的是二夫人,你们答应过的,要让我和二夫人有情人终成眷属。行走江湖,一诺千金,你们说过的话可不能不算数。”

    他话声刚落,秦逍还没说话,旁边就传来一个声音:“陈芝泰,你说什么?”

    秦逍回头看过去,见说话的却是二当家张树宝。

    弃械投降的匪众都被反绑双手,分成几处蹲在地上,由白虎营的精兵看守。

    张树宝此刻也被绑了双手,就蹲在边上那一群人中,本来低着头不敢吭声,忽然听到陈芝泰这边说的话,顿时火冒三丈,骂道:“你要和谁有情人终成眷属?你这个无耻小人,简直起这样卑鄙的心思。”

    陈芝泰一心想让宇文承朝这边履行承诺,没有在意张树宝就在边上,听到张树宝的叫骂,伸头瞧过去,见张树宝正一脸恼怒看着自己,老脸一红,有些尴尬。

    想要夺取别人的老婆,却偏偏被人家的男人听见,陈芝泰脸皮再厚,那也有些发烫。

    “陈芝泰,你这个狗贼,欺软怕硬,贪财好色,卑鄙无耻,两面三刀,终究不得好死。”张树宝毕竟是文人,出口成脏:“像你这种无耻小人,就算死了,那也要进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陈芝泰本来还有些尴尬,可是一听张树宝妈的这样狠毒,怒气上涌,冲上前去,一把揪住张树宝衣领,面露凶色:“姓张的,你再骂一句试试?老子一拳打爆你的头,你信不信?”

    边上守卫的兵士也不阻止,只当看戏。

    张树宝见陈芝泰面露凶色,还真有些害怕,却还是忍不住道:“你.....你要做丑事,还不许人说?”

    “丑事

    ?”陈芝泰怒道:“我实话告诉你,我和二夫人私下聊过,她是上了你的当,被你所骗,这才跟了你。她说你根本不算个男人,懦弱无能,早就看你不顺眼,她还说这一辈子唯一喜欢的人就是我,如果不是因为在山上能偶尔看到我,她早就走了。我和她情投意合,是真心相爱的,我们两情相悦,两个相爱的人历经艰辛,最后要在一起,这有什么错?你说,有什么错?”

    张树宝愕然,想不到陈芝泰将勾引二嫂这样的事情竟然说的如此义正词严。

    “再说了,你和丁子修那王八蛋利用我去做诱饵,事先竟然不告诉我,根本没将我当自己弟兄。”陈芝泰恨恨道:“你们不把我当兄弟,我自然也不将你们当兄弟看,我要和自己喜欢的女人在一起,谁也管不着。”

    “原来.....原来那贱人已经和你勾搭成奸。”张树宝想到自己头顶一片绿,一口老血都要吐出来:“早知道,我就该一刀砍死她。”

    陈芝泰松开手,道:“我不是那种人,虽然我和二夫人相爱,但我们没有越雷池一步,以礼相待,没有你想的那样不堪。”显出得意之色:“不过我现在是大公子的人,以后可以光明正大的和二夫人在一起,你要拿刀砍死她只是痴人说梦,反倒是你自己,回头被砍头的时候,我会给你送完断头酒。”

    便在此时,却听得哭哭啼啼之声传过来。

    秦逍抬头看去,只见十几名白虎营的官兵正押着五六个妇人过来,几名妇人显然是受了惊吓,惊恐不已,都是哭哭啼啼。

    “少公子,这是山里的家眷。”一名兵士见宇文承陵在场,上前禀报道:“她们自己说是被抢上山,还请少公子发落。”

    “每人发点盘缠,让她们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宇文承陵淡淡道。

    陈芝泰见到那几名妇人出现,忙快步过去,仔细打量一番,向那几名妇人问道:“二夫人呢?”指着一名妇人道:“你不是在二夫人身边伺候的仆妇吗?怎么没见二夫人?”

    那妇人哭的更是大声:“二夫人....二夫人见到官兵过来,以为....以为他们要杀人放火,拿了包裹想找地方躲藏,可是.....可是慌张之下,不小心.....不下心失足,摔落到山崖下面去,那.....那是活不成了.....!”

    陈芝泰闻言,如五雷轰顶,身体晃了晃,脸色变得狰狞起来:“你.....你胡说,怎么可能,这.....这怎么可能?你一定看错了......!”

    “三当家,二夫人真的.....真的落下悬崖。”边上一名妇人道:“我们看的一清二楚,绝不会有错。”

    陈芝泰脸上肌肉抽动,猛地一屁股坐在地上,不顾四周都是人,竟然放声大哭起来,哭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