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孤单一人的异世界攻略> 第一卷 外挂技能已完售 我也想找公立图书馆的工作,却只有你们自己享受官商勾结的好处。

第一卷 外挂技能已完售 我也想找公立图书馆的工作,却只有你们自己享受官商勾结的好处。

    第22天 早上 奥姆伊公会

    今天的公会也是一如往常,明明我一直有来露脸,却没人跟我对上视线,真神奇。据说有很多冒险者落枕,难道是这件事造成的影响吗?

    「为什么每天都只有同样的委托啊?我每天都有来耶。」

    「为什么你每天都在呢?明明不是冒险者。唉……」

    夹杂著叹息的白眼,不愧是柜台班长姊姊,拥有丰富的型态变化。

    本来我今天也想去找宅宅们,但昨天的事件意外地让女生们非常生气,所以我在自律。明明没有受伤或出事,只是盗贼自己喘不过气、丑脸变成紫色倒下而已啊?我每次都没有做什么坏事却无辜被骂,异世界真不可思议。

    但即使我想赚钱也没有好工作,一直都是如此,从未见过。

    零用钱一天五万埃勒太过分也太不人道了。这样一来我的异性好感度……

    「我说啊,不是委托也没关系,有没有赚大钱的机会啊?」

    「这已经跟冒险者公会完全无关了吧?再说你根本就不是冒险者吧?另外光是我听到的情报,武器店和杂货店继冒险者公会之后也被你夺走了所有现金,那些钱到哪去了?为什么每天都会不见?你每天不夺走一家店的现金就不会满意吗?」

    异世界果然有现金不足的问题,因为货币量不够所以无法循环,店家的资金也因此不足还推到我头上,这表示通货紧缩螺旋也被召唤到异世界了吗?但我想班上应该没有这个同学。

    离开城镇就没有工作,待在城镇也没有钱;离开城镇会被人担心,留在城镇就会想要钱,但没有工作,又回到起点。我往那边的店窥看,又在这边的店只逛不买,钱全都没了……还是去狩猎哥布林吧?

    不知为何,在镇上巡逻的士兵一看到我就追了上来,为什么呢?

    「为什么要逃跑?我昨天不是说会派使者过去吗?为何你不在旅店,而且找到之后还要逃跑呢?」

    我在士兵们的追赶下四处逃窜,后来被年轻可爱的女仆叫住,正当我以为是搭讪而感到开心时,就被带到领主官邸还被大小姐骂了?

    「呃,被陌生人追赶当然要逃跑吧?我不知道使者就是士兵,也没听说改天是哪一天啊。」

    「那你怎么会被陌生又年轻可爱的女仆抓住啊?你绝对是忘了这件事吧?看到我的时候还露出一副『这是谁』的表情吧?根本是失忆了吧?」

    我被骂了吗?

    「哎呀,好久不见,过得还好吗?你长大了……我都认不出来了呢。」

    「我们昨天才见面吧?为何我不到半天就长大了?还是说我一天就变胖了?而且这是不认识对方时随便应付的对话吧?你完全忘了吧!我的名气低到你记不住了是吧?你绝对已经忘记我和城镇的名字了吧?」

    我们昨天似乎见过,我将灰色脑细胞里的记忆之丝连接起来。成功了!

    「放心吧,我怎么可能会忘记您的事情呢?一年四季之中,哪怕一刻我也没有忘记……梅莉咩莉小姐?」

    「为什么你只记住了这个!?话说得这么帅气,最后还不是变成问句了!别说一年四季,你连一刻都没有记住吧!再说我们是昨天见面的!昨天是初次见面!」

    我好像被骂了?我们来到领主官邸,对方准备了餐点,这是招待吗?

    「今天请你过来是为了再次道谢,我也准备了午餐和一点小小的奖赏……为什么我会生气大喊呢?」

    「这个嘛,真是不可思议?」

    和昨天的旅行装扮不同,这位千金小姐身穿朴素但作工良好的美丽洋装……还用力跺著脚?这是贵族之间的流行吗?在舞会上说「大小姐,能否与我一起跺脚呢?」之类的吗?贵族似乎意外地辛苦。

    「咳咳!呃,这些奖赏虽然不多,但还请您收下。另外我们在昨天的事件得知您没有身分证,因此准备了一份,不介意的话请您使用。这也能当作城镇的通行书,今后进入城镇不需要付入镇费。通行书上刻著奥姆伊之名,请记住名字,是奥姆伊。城镇名和我的家族名都是奥姆伊!我有名字,已经写在这上面了,拜托请您记住。梅莉艾尔•希姆•奥姆伊,全名就写在上面!请把梅莉咩莉小姐忘得一乾二净!」

    餐点很美味。至于话题……对方好像说了些什么。嗯,无所谓。

    「本来是身为领主的父亲想向您道谢,不巧他今天早上必须和母亲一起前往隔壁城镇,我在此为他的失礼道歉。奥姆伊镇的入口招牌预计会变大,让人从远处也能看见奥姆伊这个名字。镇上也会到处垂挂『欢迎来到奥姆伊镇』的布幕作为宣传,还会制作一百根往奥姆伊的路标插在镇外。官僚们正在开会讨论要不要乾脆做出奥姆伊的主题曲,并以大音量传播!」

    看来不管是哪个世界,官僚这种人就是喜欢浪费钱,一点也没有常识。如果我没有转移到异世界,就会找公立图书馆的工作。为何只有你们能浪费钱,我也想用公费买喜欢的书啊!看书看到爽!把图书馆当成自己的书柜!有钱做布幕,还不如盖图书馆!所以我才受不了官僚或公务员这种人……

    「……喂──为什么你总是不愿意听我说话?无视我吗?当我不存在吗?你是※耳朵听不见的作曲家吗?其实是听得到吧?你有在听吗?而且为什么你不肯记住我的名字呢?」(译注:影射日本作曲家佐村河内守。)

    啊,大小姐好像在说些什么。

    「对待人家的方式跟上次一样,明明穿了洋装,还试著化妆打扮了……」

    我被管家骂了,如果是女仆就好了……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