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 第204章 摩尼教的反应

第204章 摩尼教的反应

    正所谓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

    朝廷里边,是想尽可能的封锁消息。尽可能拖延这传说之中有关于超脱之路一丝线索的,摩尼教的至宝大二宗图,暴露的时间。

    然而光是参与此事的龙武卫就有八千,再加上京城之中那边也同样有不少人知晓一二。

    因此很快,此消息便流传了出去,进入了某些有心人的视线。

    而这其中,就有摩尼教的人。

    面对自家至宝出世的消息,经手之人哪还敢怠慢。所以不多日,相关的消息便直接传递了总坛,到了摩尼教光明二使,善母光明使的手里面。

    “废物!”善母光明使暴怒道:“如此大事,居然不和教中报备,而且最关键的是,竟然还办砸了!致使我圣教宝物落到了朝廷的手中,司行方,你当真是该死!”

    显然是怒到了极致,伴随着善母光明使身上的爆暴虐气息一起,一股恐怖的气势便直接扫向四方。当场便将报信之人给压的呼吸困难,仿若窒息。

    “善母,出了什么事,竟然惹你如此大动肝火?”面对大半都受影响那么大的动静,摩尼教的教宗自然是不可能置若罔闻,因此便直接传音至此,询问其中缘由。

    对于教宗之问,善母光明使自然是也不敢怠慢,连忙收了身上因怒而起的暴虐气势,将相关消息一一表述给教宗听。

    面对自家至宝竟然落外人之手的消息,教宗自然也同样心中有怒。然而到底是能够掌控天下三大邪之一的人物,教宗显然更有城府,也更能控制住情绪。

    因此心中的暴虐气息虽然不比善母光明使少上多少,但是依旧显得平静,用淡淡的语气继续道:“落到朝廷的手中了吗?无妨,夺回来就是了。”

    “夺?此时去抢……教宗,这风险未免……太高了吧。”

    善母光明使虽然也同样将教中的至宝夺回,然而对于他们这些有异心者,京城实乃龙潭虎穴之地。稍不留神的话,就容易栽跟头。

    更何况朝廷一方不可能不知道,摩尼教的人一旦得知了相关消息之后,会有所行动,所以他们定会有所防范。

    在此时强入京城的话,和直接踏入陷阱有什么区别?

    “危险?”教宗轻笑道:“我等大慈父子民,自入教之日,便已将一生的奉献给了大慈父,为大慈父教化众生,令脱诸苦,何惧过危险。善母,我圣教之教众,除了武艺之外,经义也要常习,不可懈怠才是。”

    面对这一套绝对政治正确的说辞,善母光明使还能说什么,只能回到道:“教宗教训的是。”

    对此,教宗显然也听出来了,善母光明使的口是心非。然而他也并没有抓住这一点不放,而是直接让过这个话题继续道:“好了,这件事情我会安排的。善母你要做的就是……盯紧了天禄阁,不要在让图离开我圣教的视线。”

    “是,”善母光明使连忙应道。

    “对了,虽然持世明使贪功冒进,致使我圣教之宝再次遗失,不过他好歹也是我圣教五明子之首,他的死,不能就这样算了,”教宗的声音继续传来道。

    “教宗的意思是……”善母光明使目光闪动道。

    “这天下……可不光是只有白莲和黄天,”教宗淡淡道:“新安、东南之乱结束了,也该轮到我圣教动一动了!”

    “是!”

    不提摩尼教这边正酝酿着反击,另一边,除了摩尼教得知,他们的教中之宝大二宗图落入了朝廷之手之外,其实还有一些其他有心人也同样得到了消息。

    毕竟眼线这种东西又不是摩尼教独有,摩尼教能将手伸进来,其他人和势力自然也可以。

    而面对如此宝物,要说得到了相关消息的人,不动心是假的。

    没办法,但凡涉及到超脱之路的,在当前世界之中都不是小事。

    虽然天人岁三百,相对于一般人的寿命而言已经足够长了。但是相对于人那一颗永远不知道满足的心来说,却还是太少了。

    在加上能成为天人者,不管他在外表现的如何儒雅,如何超然,如何不堪。但是实际上骨子里都有一颗争胜、勇于攀登高峰之心。

    因此对于任何有关于超脱之路的信息,通常都会引来天人级别强者的注视。甚至像是江湖之中很多隐秘组织、结社、机构等,他们成立之初的目的,就是为了合众人之力一同寻找传说之中的超脱之路。

    探索迈入了天人之上的境界。

    不过如同之前善母光明使所说的一样,对于有异心者,京城实在是龙潭虎穴之地。哪怕是天人级别强者也是一样,因此虽然他们对那大二宗图很眼热,但也还是没有轻举妄动。

    准备等着摩尼教发难之际,再行看看能不能够混水摸鱼。

    尚且不知自己认为已经封锁的很好的消息,已然早就传开了。伴随着并州一事明朗,先前所报的皆是误会,摩尼教并没有和草原匈奴所勾结,之所以到并州,只是迎回教中之宝。

    天子终于有心思开始处理前段时间所积压下来的问题。

    比如说处理马服君的身后事,以及派人重建那张由内三司苦心经营,网罗天下的大网。

    马服君的事情还是事发了,宗正府的人通过宗室之间独有的特殊的方式,终于找到了白礼埋葬马服君之地。

    起碑撬坟,看着哪怕是过了这么些日子,都经久不复,还保持着生前栩栩如生容貌的马服君尸体。哪怕是天子派来的人心中再也不会相信,也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

    那就是位于天榜五甲之列,宗正府之中最能打的大周战神,已然死了,死在了这北地幽州苦寒之地。

    好歹也是皇室宗亲,而且早年间也无谓大周立下了汗马功劳,因此朝廷自然是不能将人继续留在这荒野之地。

    很快,有关于迁坟,入殓、送葬等相关事情便摆上的日程。同时这相关的谥号,以什么礼下葬的规格等等,自然也全需要天子拍板做决定。

    不过而相比较已经变成了一个死人,不能给大周带来任何价值的马服君而言。重建内三司网络则更重要一些,因此自然也同样需要牵扯天子更多的精力。

    毕竟说实话,习惯了之前有拱卫司和皇城司在侧,不出京师便可以将天下大事尽收于眼底的天子。这耳目一旦被废,时间短了可能不觉,这时间一长,顿时让掌控欲非常强烈的天子感觉到了强烈的不适。

    因此这网罗的新建一事,自然是刻不容缓,不能再继续等下去。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