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历史军事>小宋腾龙> 第626章 夜宿

第626章 夜宿

各地军报都要送安康,赵构出来有一段日子了,更急于知道寻找斡勒妹的结果,再说练兵也得一步步来。

四太子有了马,凭两只脚再追也追不上他了。

一拨儿农民能把四太子杀成孤将也不容易,赵构萌生了回安康的想法。

晚上他们宿于白沙镇,一进镇子里空荡荡的看不到一个人,没有一丝烟火气。

连片的茅草房被火烧过,几乎所有好一点儿的院落大门都被砸开过,屋子里面的空柜子没有一个不是敞着口的。

左右亲军统制岳云和岳雷牢记余娘子的话,一路上寸步不离的保护康王,左统制在镇子中央找了接连的三处大院子,都是瓦房,避风还宽敞,五百人可以集中在一起。

右统制领人找了些软草,先给康王在没席子的炕上铺了一层,随后又去布置夜哨,右统制负责前半夜,左统制负责后半夜。

放眼全军也没有年纪这么小的统制官,再说统制官和统制官也不能比。

西岳大帅枪里来箭里去,脑袋捌到裤腰带上厮杀了好几年,才熬成个淮南司右军步军统制官,岳大帅和康王殿下的亲军统制也比不了,这哥俩年纪虽小可都出过境,跟康王作过战,同样也是凭着卓越的战功才做成统制的。

夜里不许生火,防止暴露形迹。

所有人啃的都是上次烤好的凉马肉,康王也不例外,撕下一块来先在嘴里多嚼,别急着下咽,等不那么凉了再送下去。

他枕着手想,吴芍药该回安康了,不知道这些日子吴芍药胖了还是瘦了。

再想想王妟,想想余娘子和斡勒妹,再想一遍临安的邢秉懿和田春罗,这个寒冷的夜晚也就挺过去了。

赵构是我大宋——过去和未来的皇帝陛下,难道不更有资格做个多情的人,后宫不多放几个女主,赵构就怕有人猜他有毛病。

但在这方面他一丝不肯马虎。

说心里话如果不考虑别的女子,在二四八三位金国王妃里面四王妃雁翎居上,斡勒妹稍次之,余丽燕因为年龄稍长的缘故比斡勒妹再稍次之。

但赵构一直对四王妃无感。

养雀子还要找个肯与你往熟里混的呢,再说硬拿别人家的有意思吗?

旧人的恩义还在,你掺和进去就是自低了身份,会被身边这些人瞧不起的——再说人家也不肯和你熟啊。

赵构在心情上对兀颜彤有足够的距离感,这女子在韩州饱得吴乞买宠幸,想想在海船喜宴上兀颜彤的表现,再想想吴乞买那张蜡黄脸就够了。

这个人负着一身宋人的血债,曾经多么的不可一世,听听他在韩州宣布赏赐帝姬的旨意!

赵构只要一想起这件事来,撕凉马肉时牙上都格外有劲儿了,帝姬是你们家的吗?那么兀颜彤必须同理可证。

好在兀颜彤一路上还算安分,踏踏实实,不贴不诌,她知道自己的处境和位置,不然赵构早把她送回临安邢秉懿身边去了。

一想到斡勒妹时,康王的内心立刻担心起来。

斡勒妹之前的痛苦他有所了解,这样的女子不轻易转意,要对她好一点。

太不幸了。

亲军左统制岳云和五六名持剑士同康王都在一间屋子里,谁都不知道康王殿下正在默不作声的想啥,外间屋子里还挤靠着许多人休息取暖。

里外三间安静极了,屋外有凛冽的风声,屋中好像连呼吸声都罕闻。

赵构还没想到小潘,亲军左统制就领着三名持剑士匆匆打村边赶回来了。

不必岳雷开口,只从他们匆忙的脚步、紧张的喘息,和村外由远而近的马蹄声,康王便知道有问题了。

他跳起来侧耳再听,村外蹄声成片,正在接近中。

岳雷说,“来了足有上千的人,还不知道是敌是友,不过我猜是金军,也像是要宿营,要进镇子。”

康王对岳云说,“来人耳边声音嘈杂,只要不接近我们就听不到这里的动静,命令所有人出后门,我们快走!”

岳云明白行动要快,等人到了院门外就晚了。

此刻他从大门跑进跑出也不行,便飞步赶至院墙边,“咚”的一锤把墙砸了个窟窿,原来是生夹熟①的隔墙,力气还使大了。

那边的人早已警醒了,都站在院子里听命令,岳云扒着墙洞短促的往对面说道,“大王叫去后巷!”

那边院子里说,“我这里后门有大铁锁从里边锁住了。”

岳云“咚咚”又两声闷锤,墙上的窟窿变成了门。

另一边“咚咚”两锤也砸通了,岳雷已飞步去了后边打开了小门,持剑步卒们动作麻利,鱼贯涌入后边的一条窄巷。

最后边几个刚刚跨出去,前边院子里就进了人。

多亏康王路上没收敛马匹,不然总会露马脚,院子里已有人大声讲话,果然是金军,东半片镇子喧腾起来,康王领人沿小巷子撤出,问岳雷,“离着远你怎么知道是金军?”

岳雷提着他的乌龙枪,脚下一边疾步,一边说道,“马脖子上的铃响不一样,金军的铃铛规格不一样大的小的都有,壁厚声音沉闷,我们的清脆不杂。”

五百持剑士撤到了镇南的树林里,等康王的命令。

康王如果挥挥手,下令就此回安康应该是很正确的决定。

他只是迟疑了一下,他是去过韩州的,半夜叫人惊动起来,就这样拍拍身上的土,摘一摘干草叶子一声不吭回安康,面子上是不是有点窝囊,亲军右统制便已嘀咕道,“要是回去的话,弄些马匹是不是快一点。”

康王很深沉,正在深思熟虑。

四月的时候他做出亲征黄天荡的决定,好像就有亲军左统制敲锣边儿的功劳,面好吃,一位堂堂亲王的面子不好放下。

他斟酌着说道,“有马倒是好事……但是,孤正在想……”

岳雷说,“但是我得先去侦察一下子,看看他们具体是多少人,大概集中在镇内什么位置,马匹拴在哪里。”

康王果断点了头,左统制岳云也陪着去了,两条黑影飞快的隐入夜幕中。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