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鉴宝> 第1076章 两个假瓷器

第1076章 两个假瓷器

    儿子儿媳靠不住,连女儿结婚都不回来,他们有什么用,在这种时候,甄老居然毫不犹豫的就问了陈友好。

    “离婚,分割财产!”

    陈友好十分冷静的说道。

    甄老有些犹豫,看了一眼甄恋恋,有些难过。

    “爷爷,你还在犹豫什么?”

    甄隽云有些不理解的上前问着,她其实不大明白,这个时候,这些事情,还有什么是需要犹豫的?

    “我……”    老爷子有些难过,他怕的就是那个孙女儿太傻了,还是舍不得啊!    他这么多年没问过她好不好,就是因为赌当年的那一口气,现在他后悔得不得了。

    “恋恋,离婚好不好?”

    甄老蹲下来,跟刚刚已经跌坐在地上,看起来很伤心的孙女儿商量着。

    原本还双眼无神的甄恋恋,在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整个人仿佛精神了起来。

    “甄恋恋,你要是想我们一家人以后的日子好过一些,我告诉你,你就趁早跟他离婚了!”

    甄隽云跑到甄恋恋面前,对她十分严肃的说道,完全不给她反驳的机会!    而一旁的欧阳穆程根本还处于震惊当中,当初他选择甄恋恋,就是看中她漂亮,温柔,好控制,没有什么背景,让他觉得挺喜欢的,她为什么突然有了娘家,而且这家庭背景好像还不错?

    “不……不可能!”

    他喃喃自语,“你不是一个人吗?

    你不是早就没有了家人了吗?”

    “没有家人,就是你们欺负一个嫁到你们家的女人的理由吗?”

    陈友好直接发问,一点都不客气。

    “如果你不想结婚,你大可以不结婚,为什么要娶一个女人回来,给你们家当牛做马吗?”

    “这有什么?

    我们娶妻,不就是为了娶一个温柔听话的回来吗?

    如果不听话,我娶回来干什么?

    不然的话,那我就要娶一个门当户对的!”

    欧阳穆程有些不自在的吼着,“只有你们这些没钱没背景的,娶了一个老婆,才要这样好好的哄着,我娶了老婆,就是回来孝顺我的母亲的,如果这一点儿她都做不到的话,我娶她回来做什么?”

    说着,又有底气了几分,就算甄恋恋家有钱又怎么样,看他们选的另外一个女婿,就知道不是什么有钱人,傻子都知道怎么选,现在无非是在这里装腔作势,就是想要他给钱而已!    “哎呀,甄老,我知道您的!”

    他又带了几分得意,“我们近两年一直在渭城,虽然没有跟甄老有过什么接触,但是我也是听说过甄老的,既然甄老,啊,不,爷爷您来了,我做孙女婿的,也不说什么了,只当作之前的是一场误会!”

    说着,又往前面走了几步,看了陈友好一眼,对他就是一种看不起的神色,但是呢,让他靠近呢,他又觉得害怕,不敢靠近,只是绕到另外一边,跑过去,抱了两个花瓶。

    “爷爷,听说您很喜欢收藏古玩,这两个花瓶都是我明朝时期出自于官窑的瓷器,绝对的货真价实的宝贝,都是好东西,是孙女婿孝敬您老的东西!”

    然后白了陈友好一眼,“爷爷,我可不是你的有些孙女婿,没钱没背景,这些东西,只怕是送不起爷爷您!”

    甄隽云被他这种不要脸给气得心口疼,甄恋恋已经看不出来是个什么表情了,付苓想要破口大骂,只有甄老还是冷冷的来了一句,“你这一句爷爷,我当不起!我们家的孙女儿,也不是那种可以人人揉搓的人,所以啊,还是离婚吧!”

    “爷爷,您不看看这两个花瓶?”

    欧阳穆程一脸不可置信,一旁的甄恋恋突然来了一句,“你打发叫花子呢!我这么多年忍让你,是因为你一直在哄我,我以为你爱我,原来你不是爱我,只是觉得我好操控,我就在想嘛,你要是真的爱我,怎么会任由别人这么欺负我,我以为你不知道,可是你根本就是不想知道!”

    她刚刚发愣已经够久了,突然站了起来,“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告诉你,你是不是以为我们甄家,稀罕你这两个花瓶,我虽然平常会因为你送我东西感到高兴,那是因为我觉得你爱我,如果没有这个,你以为你送的东西,我真的看得上眼?

    我甄恋恋虽然算不上千宠万爱中长大,但是什么好东西没有见过?”

    陈友好拍了拍手,既然姐姐也是这样的态度的话,有些事情就好办多了,不然的话,别人非要姐姐离婚,只不过她自己又不肯的话,那就比较伤人了。

    “爷爷,他们的确是在打发叫花子,这两个花瓶,分明就是现在伪造的,居然还好意思说是明朝的瓷器!”

    陈友好摇了摇头,觉得有些好笑。

    被甄恋恋说得一股子怒气上头的欧阳穆程,这听到陈友好这样说,立马就生起气来。

    “你这个小子,胡说八道什么?

    我这个就是明朝时期的瓷器,你居然说不是,哼,我就知道,你这样的人,没见过世面!”

    说着对陈友好又是一阵鄙视,但是又不敢靠近。

    “是吗?”

    陈友好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的确,你这个瓷器呢,做得很逼真,从烧制的方式,到样式的做法,都是明朝时期的样式,应该说,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是绝对看不出来的,所以这个仿制的人,是下了大的功夫的,连这个上面的标志,都做得非常正确!”

    所以这个东西应该要比几十块钱的花瓶稍微贵一点,应该可以卖到几百块钱,毕竟烧制得特别用心,而且以假乱真,陈友好觉得自己要不是有异术,也根本没有办法发现这个瓷器是有问题的。

    “你胡说!”

    欧阳穆程突然暴躁了起来。

    “我欧阳家的东西,怎么可能有假的?”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陈友好,心里却在想,“怎么可能有人把这个东西看出来是假的的?

    他找了那么多人,除非那种专业鉴定的人,有可能看出来,像一般的人,根本就不可能看出来的!”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