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下一站书店> 95 赚到了

95 赚到了

    阳光照在五层楼的窗玻璃上,反射着直刺眼睛的光。小时候不听管教,外婆用做衣服的尺子抽我手时,眼神便如这窗户上的光,看一眼就不敢再抬头。

    “幸好不远,”哥哥说,“要不然我都担心怎么把书搬回去。”

    边说边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猪形状的小风扇,自己吹了一会,大概是觉得不好意思又递给我,“也不知道外公怎么搬的,他一辆自行车就能搬好多书。”

    “老一辈办法比较多,何况术业有专攻啊。”我边说边查看门牌号,又怕眼睛再被阳光刺疼,只能低头一味朝前走着。

    上钢新村建造于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昌里路这一带算是非常有名的老小区。

    因为小区年代久远,前几年进行过外墙维修,内部环境也做了多次修护,如今虽然老旧依存,但老旧社区脏、乱、差的感觉却是找不到半点痕迹。

    老社区改造工作,浦东一直都是做的非常好。

    中心花园也改成了休闲步道,还有专供老人和孩子休闲的长廊以及健身器材,地方虽小,功能齐全。

    这边的房子也是一样,房子虽老,房价不低,只因为地段繁华,生活便捷。

    哥哥已经热得不耐烦,勉强说是办公室坐惯了,出门又多是开车,唉声叹气抱怨自己吃不了苦,不及妹妹。

    我耐心举例哥哥不是吃不了苦之人,只是这事情并非哥哥喜好,使不上力气而已,要是现在有个漂亮小姐姐与哥哥一同拍照,哥哥定然是丝毫不觉炎热,还会像唐文宗诗所写,“人皆苦炎热,我爱夏日长。”

    “不可说,不可说。”哥哥摇头道,“我倒是想到一个主意,妹妹这里不就是书店嘛,不如我带那女孩到店里来坐会,妹妹和她聊聊。”

    噗!哥哥可真会想,想着哥哥好心帮忙搬书,我也不适合在这样的时候拒人千里之外,与其勉为其难被他发现,还不如爽快答应下来,好让哥哥此刻炎热烦躁的心情瞬间撒上一泼爽身粉,我愉悦地答应,伸出胳膊搭着哥哥肩膀,“没事没事,什么时候来店里和我说一声就行,我都可以,为哥哥效力是妹妹应尽之责,只不过要是姐姐不喜欢我店小无趣,哥哥可万万不能怪罪与我啊。”

    “她要是觉得立夏的书店不好,我就不理她了,什么滴水湖的大隐书局也不去了——嗯,这是文化自信,是不是这个道理?”

    噗嗤~

    袁乐哥哥哄女孩子的本事是浑然天成,先天有余又加上后天勤奋修习练成,哄女友的水平了得,连妹妹有时候也能一并哄到发不出脾气。

    这一番本事在银行与那些数字打交道,实在是委屈了人才,好在哥哥副业这几年忙得风生水起,赚得到钱还顺便与不少妹子亲密合作。

    在16-79号几幢楼之间绕了几圈,才发现我们要找的门牌号。

    楼梯口对着几个塑料麻袋,叠放算得上整齐,现在垃圾分类管得紧,建材垃圾更不能随意堆放,暂时堆放在楼梯口的几袋沙土参杂的垃圾贴着残疾人道摆放,四五袋的样子,\b一张写有联系人电话的A4白纸贴在残疾人道的不锈钢扶手上。

    “如果占道,请联系——”文明礼貌着实做得不错。

    白纸晒得热烘烘,无力地想要上下摆动,可惜一丝风都没有,香樟树一动不动,地上连树冠的轮廓也看不清楚,总之,夏日炎炎,大地和冬日万里积雪一样白茫茫的一片。

    我突然想,以后有人问起上海的夏天是什么颜色的,也许我该回答——白色的,因为日光太强了。

    刚到五楼,豆子便发来消息,我开启微信好友定位,他说十分钟后就到。

    这点路事实上用不了十分钟,只是天气太热,别说十分钟,就是一分钟也会汗流浃背。

    这么热的天装修房子,难怪老板心情急躁,看书碍眼。

    老式公房一层楼四户人家,比较麻烦的是辨别中间两户人家哪一间是502,哪一间是503,好在一踏上五楼楼道,就看到一户人家大门朝外打开着,淡淡的灰尘飘在楼道上,空气实在有些糟糕。

    早知道该戴个口罩出门,奈何大热天口罩实在闷热。

    我提起裙子跨进房门,方才的老板倒没露出不耐烦的神情,客气道:“来啦来啦。”

    “诶,来了。”我回答。

    两个工人上下打量着我和袁乐哥哥,我和他们摇摇手,两人又各自忙自己的工作去了。

    呼!幸好哥哥在,要不然我可真不知道如何应付这场面。

    进门处的厨房已经拆除,墙面上还留了些木头框架,瓷砖处也敲掉一部分,灰色水泥暴露在外,就像是拨开的水果皮。

    可惜这水果的味道实在不太让人向往。

    走过厨房,右手边的卫生间只剩下一个水池,书房的门靠近卫生间的位置,不知道哪位工人提醒道,“小心点,地上有钉子什么的。”

    “好好。”我答应着走进书房,书房的景致和厨房完全不同,朝南的大窗户紧闭着,拉着沉重的墨绿色老式窗帘,书桌旁立着一个檀木色的书架,装修公司老板让我们搬走的书就在这个书架上等待着。

    书不知道此刻站在它们前方的人是谁,更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遇到怎样的命运,看着一本本并不整齐的书脊,时间突然变得有些恍惚,一种不可形容的心情在我心中起起落落,像一个飘荡在游泳池中的皮球。

    哥哥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这些书不少啊,我们要搬好多次吧。”

    “豆子一会就来了,他会搬来两个塑料箱子。”我回答。

    “哦哦,那就好,你还别说,这位老教师的书还真不少。”

    “而且书都不错。”

    《锦灰堆》、《十八世纪法国家具与装饰艺术》、《资治通鉴》......

    “搬!全都搬走。”我就像看到宝藏一样眼睛发亮。

    好在装修公司的老板没有发现,后来想想还真是有些丢人。

    “这些书,钱怎么算?”哥哥比我镇静许多,走到房间外和老板商量起价格。

    “哦,我没关系的,你们帮我搬走就行了,对了,我看你们两个人也没什么力气,要不然这样吧,你们给两百块钱,我让工人帮你们从窗口送下去。

    “送下去?”哥哥不解。

    “很多水泥什么我们都是从窗口拉一根绳子送上来的,老房子没有电梯,五楼太高了,一般都会拉一根绳子送点材料的。”

    “这样啊,那么......”

    哥哥进屋找我商量,我点点头,两百元?简直赚翻了好吧。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