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 热

    搬书有多热呢?

    袁乐哥哥一开始是很努力的,把书一本本从书架上拿下来,还整整齐齐堆叠在一起,随后,房间里断电了……

    房顶悬挂的老式电扇拖着越来越沉的步伐,好像工人误将水泥浇入空气,挣扎几下,吱吱作响,最后还是彻底没了生息。

    哥哥很快便生了怯意。

    “这也太热了。”

    “是啊是啊。”一边说着,汗从脖子一路流淌下来,流到领口,系带子的连衣裙是浅色的,被汗浸湿,斑驳在那里,着实有几分狼狈。

    顾不上那么多,今日来这里之前就做好了干体力活的准备,哪有工作没完成就打起退堂鼓的道理。

    “外公当年开车途径甘肃、云南,还不忘收书一事,妥妥帖帖将书装箱带回,那可比我们如今要辛苦得多,好歹我们今天还有人帮忙,外公当初可只有他一人。”

    “他心里想的是文庙那群摆书摊的朋友,还有每周翘首以盼书市开门的读者们,老人家有一回说过,当年卖书可是热情满满。”

    “也没赚什么钱,也没得什么名,是吧,纯粹是对这项工作的满腹热忱,少了一点都不行,直到现在,外公都热爱着二手书事业。”

    哥哥拿着一本姚鼐的《古文辞类纂》作扇子,我不好意思地从他手上拿下这本书。

    “1998年上海古籍出版社的这本《古文辞类纂》可不太好买到了,哥哥还是换一本书当扇子吧,对了,小猪电扇呢?”

    “哥哥沮丧地说,没电了。”

    我冲他无奈地干笑几声,心里愈发期待着豆子尽快出现在这间十五平米不到的房间里。

    停电以后,我们只能拉开窗帘,打开窗,一股热浪瞬时扑面而来,“在外面走路也就算了,天和地都是热的,现在一开窗,却感觉房子里比外面还呆不下去。”

    “那是因为你不肯动的缘故,你只要动起来就会自然产生风,降低体表的温度。”

    理科生果然可以瞬间拯救世界。

    “豆子!!!!!”我如见了救世主一般望着豆子。

    “立夏是个傻子。”豆子弯腰将两个塑料大箱子放在地上,又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捆粉色绳子。

    “你才是个傻子,为什么刚来就这样说我。”

    “你就不能在书店里等我一起来吗?自己急急忙忙跑过来,你两个手能搬多少书啊?”

    “三十本书还是可以的吧,一捆书怎么说也能绑十几本。”

    “这里目测有五六百本书吧。”

    “啊,嗯......”

    三个和尚没水喝,三个人搬书还是能把书搬完的。

    有了上次回学校摆书摊的经验,这一次我们没有将箱子装满,而是宁愿多搬几次。

    第二次搬箱子回书店时,遇到了居委会的毛阿姨。

    毛阿姨看似刚从菜场回来,手上拎着两袋子蔬菜和鱼肉,见到我和豆子在搬箱子,扯着嗓门喊道:“立夏,立夏。”

    我先前没有注意,一心只想着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道理,专心致志搬运箱子,生怕一旦起了畏惧、拖延之心,今日这搬书大业免不了前功尽弃、功亏一篑。

    “哦哦,我,我在搬书。”

    “搬的什么书呀,怎么浑身大汗的?”

    解释是应该的,长辈问我一些事,那是关心,作为晚辈,我自当认真回答。

    阿姨们有个习惯,总能在路上遇到熟人时,原地站着聊天,一聊就是十几二十分钟,也不管家里米缸里是不是进了老鼠。这大概算是一种很早时期便已有的互动方式。

    如今年轻人就很少会路上见了原地聊上几句,更多的是打个招呼便各自赶路。等空闲时,拿起手机,翻看一下联系人,找到路上遇到的那位同学旧友,也不是立刻发消息或是语音聊天,叙旧之情并不强烈,且更像是独自一人翻阅一段时光,时光上撒着腰果、杏仁、南瓜子、葡萄干,一袋一人食的什锦坚果,叙旧也成了一个人的事。

    翻了一圈朋友圈,不小心便看了二十分钟,一条条点开阅读,回过神时时间已经到了两年前、三年前,甚至更久。

    于是一想,小学毕业就没有怎么联系过了啊,或者初中毕业后也就同学聚会时见过一两次吧。

    读完朋友圈,光阴如梭,时光机就握在手上。

    大学在复旦、毕业后去了出版社工作,似乎谈了男友又回到单身,生活精致、热爱运动,比小时候漂亮许多,时不时发几条英语动态,看起来好像留学归来说不惯中文。

    一下午的时间,好几次都想到那位路上见到的人,曾经也没有多么熟悉。

    朋友圈勾画出一张生活的轮廓图,好似用美术钢笔牵引着,不容置疑地告诉别人,这就是我的生活,是这样的,不是那样的。

    勾勒轮廓的肖像清晰且具体——于是,满足了。

    原地站立能聊些什么?看看手机上的头像和上百条动态,十多年不见亦是稔熟,当有人问起,还记得以前的某某某吗?记得,记得,轮廓清晰可见。

    上了年纪的人不同,她们不顾及站在路上侵了道,碍了他人走路,但他们不在乎,也不屑别人在意,就好像我这是陋习,轮到你们路上遇着熟人,这陋习也会像在我家阳台外唱过歌的鸟跑到你家阳台去唱歌那样,一个样。

    “那个......楼上有户人家搬家,好些书都不要了,装修公司的人跑我那去让我上门收书。”

    “哪家呀?”

    “就是这边上去五楼那家,原先的主人好像是位退休老师。”

    “退休老师?啊呀,不会是陈老师家吧。”毛阿姨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脸上密密麻麻的汗被隆起的额头凑到一块,顺着缝隙流到眼睛里。

    她两手都拎着菜,没有空余的手可以擦,倒也不觉难受,甩了甩头,又说道:“这老头好像是重病住院去了,家里人怎么就把房子卖了呢。”

    “诶?也许不是卖了,只是重新装修一下房子吧。”

    “这个就不清楚了,老头岁数大了,今年这天气又热,都不知道能不能熬过去。”

    “会的会的,天热比天冷好些,一般大伏天里老人都会健康一些,没事的没事的。”

    我急忙安慰,心里却不禁生出几分难过。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