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转生前是男的所以逆后宫容我拒绝> 第一卷 敬启 天马 男性朋友间的友情,我也有些明白

第一卷 敬启 天马 男性朋友间的友情,我也有些明白

天马,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利欧很喜欢问孤儿院的事情。

不知道和伯特关系好还是不好,但经常会硬是问说伯特的事,就先当作关系好吧。

前世是男性所以我也明白。就是所谓的以拳交心,这种感觉对吧。

不过两人实在不会到动手,只是常常吵架而已。

对了对了,以前也经常和你吵架呢。

嘛,大多都是我生气你无视就是了。

…………说起来,以前我们有一次大吵一架。

不过虽然想得起来有大吵一架,却怎样也想不起来吵架的理由。

只是平常冷静的天马,只有那个时候大声怒骂……并在之后露出非常悲伤的表情。

都记得这么多,却只有内容回想不起。

那时,我们究竟是为什么吵架了?

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兴国:此处为男性自称オレ,非主角平时使用自称私)

停下手中的羽毛笔。

「头疼啊……」

佑的语调不小心跑出来了。

边写边回想前世时,头不知为何一直传来刺痛的感觉。

为了改变一下心情,索菲悄悄溜出房间,在外面阶梯的第二阶坐下,眺望外面。

天空沧蓝无际没有一片白云,空气有些寒冷。

回想起佑的记忆已经过了一年多了,季节也快到了冬天。

母亲的身体已经回复到可以称作健康的地步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喜欢聊八卦的女仆们的工作表现也跟著便好了。

调味料这边虽然还没有到完成的程度,还在一个人尝试错误的进行实验。

最近孤儿院的艾力克也对调味料产生兴趣,两个人进行实验的时候也是有的。

索菲确实地作为『索菲・莉尼艾路』在前行。

明明是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有时想起前世的记忆还是会感到寂寞。

(都被父亲大人还有母亲大人这样深深爱著了……贪心也要有限度)

工作很忙却还帮忙看自己功课的,天马的父亲。

亲手织了与儿子颜色不同围巾给自己的,天马的母亲

在生日时帮自己烤了大大的蛋糕的,天马的姊姊。

以及共有比谁都久时间的,亲友。

回想起共同度过时间的点滴,眼角不禁浮现泪光。

(索菲是,现在的我是女孩子,所以因为回忆稍微哭一下应该也可以被允许吧?)

像是安慰自己般,索菲紧紧抱住自己。

为了不让冰冷的风,使内心变得更加冰冷,索菲宛如保护似地缩起身体,把头埋进去。

(再多做一些索菲・莉尼艾路的归处吧。看遍广大的世界,这份寂寞的感情一定也会跟著消散)

所以,只有现在也好,只有现在还不想忘却中村佑的感情。

闭上眼睛,让情绪慢慢稳定下来。随即便听见马蹄声,以及车轮制造的声音。

「索菲!怎么了吗!?」

抬起头,利欧担心的看著自己。

「哎呀,来玩了呢。谢谢你」

对用著平常的声音,平常的笑脸对待他人的自己感到安心的索菲,缓缓地站了起来。

「为什么在外面?」

「想稍微呼吸一下外面的空气,不过因为有点想睡就睡著了」

「哈?别在外面睡啊。……真是的,让人白担心」

对抱怨的利欧道歉后,索菲发现平时多话的护卫不在。

「亚露呢?」

「今天休息。今天是这家伙作为替代」

马车旁,穿著黑衣的高大男性看著这边行礼。

「那家伙只要是能护卫的范围都不会太接近」

「哎呀,还真是奇特的护卫呢」

「不不不……奇怪的是零距离感的亚露那边吧……」

「那今天就不去孤儿院,在家里喝茶如何?」

「那讨人厌的脸已经看过了,我也暂时不想再看」

「你一个人去了?」

「啊啊」

实际上还有护卫,所以不是一个人,不过因为亚露不在,不小心就说成了一个人。

「……索菲不会冷的话,要不要稍微散步一下?」

「不错呢。我正好想动一下身子」

正好可以暖暖冰冷的身子。

索菲轻盈地下去阶梯,伴随在利欧一旁向前走出。

「一开始明明还说那边很危险叫我不要去」

「……那家伙又不会对我造成什么危害。不对,精神上来说的话就会了」

「果然男生还是觉得男生好呢。这么快关系就这么好了」

「我们哪里关系好了?」

「男生就这样不是吗?」

我随口回复后,利欧摆出一副这样是哪样的表情。

「听说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利欧偶尔也会去孤儿院呢。连食品和生活用品都带去。莎妮是这样告诉我的」

「我明明都说了不要外传了!……这只是我的伪善而已」

利欧不屑地这样说。就好像是卑下自己一样。

「哎呀,利欧又在说这种可爱的话了。比起不存在的善意,更应该选择存在的伪善唷。不管是面包还是点心,只要没有进去嘴里就是一场空。面包并不会因为是伪善者带来的就变难吃。所以最应该优先的是填饱肚子唷。」

「你长著可爱的脸,就别说这么恐怖的话唷」

「哎呀,有什么错的吗?」

「不是……。只是,那家伙被说这是贵族的施舍」

「那是伯特的固定台词呢。我一开始也被说了一样的话」

「————那家伙!」

不只自己,还对索菲还这样说,绝不能原谅。

对著愤忾的利欧,索菲嘴角上扬继续说了下去。

「不过在我说了『就算是贵族的施舍,饥饿的孩子可以填饱肚子也是事实吧?不要说话老实收下。如果因为你的一句话,又多一个孩子因为饥饿哭泣也没关系吗?而且不好摄取营养可是会衰弱生病的喔。不是医生的你,能照顾好这些孩子们吗?还是说你以为伪善者的面包是已经坏掉的?真愚蠢呢』之后,伯特就没有再说话了」

「……好恐怖」

「想说叨扰人家所以带点土产,才拿面包和肉过去的,而他竟然对这样的我找架吵,我只是接下来而已唷」

「第一次同情那家伙。」

没什么近距离接触过贵族的伯特,以为索菲只是因为慈善精神和怜悯而来的大小姐,所以才反射性地说出这些话的吧。却没能想到自己的坏话会被双倍奉还。

然而,这也可以说是索菲的作风。

看著坚强的少女的侧脸,利欧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个软弱的人。

因为伯特的话而稍微受伤的自己,真的是器量相当小的人。

与索菲邂逅,与孤儿院的孩子们相遇,利欧的内心也跟著产生变化。

之前的自己更加傲慢,而那傲慢就连自己都注意不到。

但变化带来了疑问。疑问怎样都想与眼前的少女商谈,所以才趁平时多嘴的护卫不在的现在,前来索菲这边。

「呐,索菲。你觉得这个国家如何?包含其他国家也是,为什么会有王族呀,贵族这些的阶级」

没有任何铺陈,疑问自然地脱口而出。

「你会不会觉得要是没有王族、贵族这些阶级就好了?我曾经想过,这样的话,自由与平等是不是可以让这个国家变得更好」

被利欧用认真的眼神提问的索菲,因为利欧突然的话语而沉默。

一阵风吹起利欧金黄色的头发。

男性留长头发就是贵族的证明。索菲最近才知道这件事情。

地位越高头发就可以留的更长。

作为例外,只有骑士团就算是贵族进去也得切发。但头发的长度就代表了地位。

从相遇之时开始,利欧的头发就很长,比拥有男爵地位的父亲更长。

「索菲,会这样想吗?」

或许过高的地位,让利欧迷失了自己的归处。

因此索菲才果断地回答。

「没,并没有」

「……你也是贵族的女性呢」

索菲的否定,让利欧遗憾地吐出这句。

他以为索菲的话,一定能明白,能赞同自己这份心情的。

「对呢,我不否定。不过这也没办法,无论如何」

人生来便是不平等的。

就连治安比这世界好上许多的日本,不平等都理所当然地存在。

可能是因为有著前世没有父亲,又被母亲丢掉记忆的自己,才更会这样想也说不定。

因为是在前世的世界所以才能活下去,这个世界如果被双亲抛弃,只能选择在街边生活,女性则只能卖身求存吧。能生活在孤儿院已经是相当幸运的事情了。

世界美丽却也残酷。无论如何用词藻美化,一切就是这样。

「比起为了消弭阶级社会而努力,我会先努力让人们能更轻松生活」

「……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