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转生前是男的所以逆后宫容我拒绝> 第一卷 名为索菲?莉尼艾路的贵族千金~落入地狱的少年~

第一卷 名为索菲?莉尼艾路的贵族千金~落入地狱的少年~

少年拼命地跑在石头铺造的路上。

无论怎样都想把藏在衣服中的面包,送到她手上。仅仅如此希望,少年喘不过气却仍然跑著。

但已经要被后面怒吼著的面包店老板给追到了。

被抓到的话,肯定会一顿好受的,但这也还能忍受,因为错的是偷面包的自己。但只有面包怎样都不想被拿回去。

(没有这个的话,那家伙就会死掉的!)

为了等待自己回去的妹妹,少年奔跑著。

被恐怖所驱使的少年,在奔跑著转过转角时,撞到一名背对自己走来的男子。被弹飞的少年,就这样摔倒在石头铺造的路上。

「怎么了?」

被撞到的男子转过头来,倒下的少年就这样与这名身穿合身大衣的青年对上眼。少年心里一惊。对少年来说,这种穿著没有见过高级衣物的男性,只能是畏惧对象的一种。

「你这家伙!总算让我给抓到了!」

面包店老板总算是追上来了,少年心生恐惧。

啊啊,已经不行了。已经结束了。

眼角浮现泪水,但还是拼命咬紧牙关。因为愤怒举起的手腕,眼看就要袭向自己。即将而来的冲击让少年反射性地闭上眼睛,然而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战战兢兢地睁开眼睛的少年,看到的是眼前面包店老板的手腕被青年所抓住的情景。

「——呜!放开我,这家伙是小偷!」

「我明白。但我家的大小姐还在购物中,你们这样吵闹我会很困扰的。」

冷静的青年淡淡地制止店主。

「虽然你这样说,但这家伙」

喷出的怒气似乎仍然无法压下,面包店反而拉高音量继续理论。

「哎呀,还真是热闹呢」

在这肃杀的氛围中,一个不适合这场子的可爱声音响起。

「伯特,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音量虽然不大,却悦耳清澈。

身穿有著许多手缝刺绣和荷叶边洋装的少女,踩著附有可爱缎带的靴子走到少年们的眼前。

少女华顺的黑发,以及宛如只能在初夏时期目睹的嫩叶颜色的眼瞳,不仅少年,就连刚才都还发怒著的店主都一瞬间静止了。

有著荷叶边的华丽洋伞,被从少女的白色纤手交到一旁的侍女上。少女再次「哎呀……」地低语。

「索菲大人,非常抱歉」

青年对可怜的少女耳语了些什么。明白事情的少女,以似乎是同情的表情,站到面包店老板前。

「抱歉迟来问候,我是艾德加・莉尼艾路的女儿,索菲・莉尼艾路。重要的商品被偷走,您也真是灾难呢」

「……欸?咦、是、是的!」

面包店老板慌张起来。说到莉尼艾路家,那可是男爵家,是贵族啊。除此之外还是富商,自己小麦也是从莉尼艾路商会那进货的。从莉尼艾路商会买来的小麦品质相当地高,然而价格却并非特别昂贵,王都的店可以说是靠著莉尼艾路家的慈悲在进行买卖的。

如果惹莉尼艾路家的千金生气,那就别想在王都继续做生意了。

「您的心情我也明白。自己精心制作的东西被偷走,那肯定是相当难受的吧」

「是、是的!感谢您的理解!」

「可是,我不太喜欢纷争。所以能请你在这边收下您的怒气吗?」

眯细嫩叶色的眼瞳,少女递过了一枚金币。

「金、金币!?诚、诚诚诚惶诚恐!」

金币一枚实在收不下。被偷走的面包就连一枚铜币都嫌多。不停流著冷汗的面包店老板,激动地摇头。

「还请您收下,并容许我的任性」

那眼睛和声音都没有让人感到强制性的温柔。但却有著不容人反对的力量在。面包店老板像坏掉的玩具一样,以僵硬的动作收下金币。并在对少女道谢完后,便飞也似地逃离现场。

「——好了,那这家伙该怎么办呢,大小姐」

「是呢……。总之先带到马车里面再说吧,这里太引人注目了」

无视身后「那就是传闻中的莉尼艾路男爵的千金……」骚动著的人们,少女等人乘入马车。不知为何,连少年也跟著坐上了马车。

没想到自己这辈子会坐上两匹马拉的马车的少年,紧张到有点想吐的地步。

豪华的马车有两台,除了少女和青年,以及少年以外的人都坐在另外一台马车上。

抬起视线,映入眼帘的是有著洁白肌肤的少女。

而少女正注视著自己。

「我、我才不屑什么贵族的怜悯!」

被恐怖驱使的少年与少女对上眼的瞬间,便这样脱口大叫。

与先前的面包店老板一样冒著冷汗,但少年已经拼上性命了。

未曾见过的可怜且可爱的少女,让少年无比害怕。

味道就像美丽的花香一样,仅仅是坐著,便给人一股无法想像同样是人类的氛围。不虚张声势的话,少年可能都已经昏倒了。

少年以为自己的不敬会让少女生气,但少女不知为何却小小地笑起来。

「哎呀,真是可爱呢。和你当时说的话一样呢,伯特呢。这是什么一定要说过一次才可以的仪式吗?」

「自己的愚蠢我已经明白到不能再明白了,所以就请您放过我吧」

「库雷特以前也对我说过一样的话唷」

「还请您不要把我和那种笨蛋相提并论。」

对话中,少女又小小地笑起来。少女的笑脸非常美丽,就像自己只曾在橱窗中见过,自己一生也买不起的高级人偶一样。

「怎么可能有像你这么漂亮的人的存在!你这个魔女!」

「哎呀呀,你是在称赞我还是在骂我呢?」

「这死小鬼……」

至今都没有表露一点怒气的青年,咋舌一声瞪向这里。

本来认为品格高尚的青年,现在却用街上小混混般的语调「别在那边对我家大小姐说些有的没的」这样宣言。

「伯特,你语调变回以前那样喽」

「……非常抱歉」

青年的语调和表情都变回原样。

「好了。那么,你的名字是?」

「卡米洛……」

「是吗。那卡米洛,我想你也明白,偷窃是不可以的喔。有了前科你就会被关进监狱。」

「贵族的说教就免了!」

「你被关进监狱,没有人会困扰吗?」

「……」

少年低下视线,嘴唇不停颤抖。

「……呐,卡米洛。你有把灵魂卖给魔女的觉悟吗?」

「欸?」

「要是有把灵魂卖给魔女程度的觉悟,我将会给予你,以及等待你的人一个归处。你们将不再为明日的食物伤脑筋,衣服也都是暖和的衣物,还有不用惧怕风雨的睡床。呐————你有把灵魂卖给魔女的觉悟吗?」

白净的手指,触碰到肮脏的脸颊。为什么,眼前的少女会碰触肮脏自己呢。普通应该反过来吧。不明白。

难以想像是少女的妖艳氛围,屏息的少年仿佛连灵魂都要被吸去一般。

「啊……」

眼泪,自然地滴下。不是因为恐怖,也不是因为松了一口气的关系,只是眼泪单纯滴下。

「帮……」

像是堵住喉咙般说不出来。握紧的拳头不停颤抖。但少年还是拼命地组织言语。

「帮帮她……求求你……帮帮她。只要这样,我的灵魂卖给你也行!」

无论少女是恶魔还是魔女都行。向她祈求就好了。

大滴泪水不停落下的少年拼命地叫著。希望少女帮帮她。虽然知道没有人会去帮助没有父母的孤儿。但还是希望少女能救救她。无论要支付什么代价,都希望自己的妹妹能获救。

「伯特」

「带路吧」

听到少女的话语,青年简短地命令自己。少年则是呆著点头。

狭窄的巷子里,妹妹躲藏似地躺在地上。

看见发著高烧,已经奄奄一息脏兮兮的妹妹,少女叹气说道。

「真笨呢你,这种状态下怎么可能吃得下面包呢。要偷也应该是偷药,再不然就是热汤之类的。你首先就搞错要偷的东西了」

「……索菲大人」

「失礼,是我太多嘴了」

手指轻抵嘴唇,少女微微一笑。

青年抱起妹妹。然后少女便脱下自己细肩上的灰绿色的披肩,为妹妹披上。将有著美丽光泽的披肩,毫不犹豫盖上充满泥土及污垢的妹妹身上,少年不禁因此失去话语。

「我会把她带到医生那边。索菲大人请坐莎妮她们那边的马车。这之后就交给我来处理。」

「帮我转达给库雷特,说不好意思又打破约定了」

「只是嘴上说说的谢罪呢」

「哎呀,还真是严厉呢」

毫不介意的少女这样回答完,面向少年以鲜红嘴唇低语完,便飒爽地搭上另一台马车。马车轻快地离去。

————你的灵魂已经被卖给我了。那之后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