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转生前是男的所以逆后宫容我拒绝> 第一卷 敬启 天马 虽然很突然,但你听过腐女吗?

第一卷 敬启 天马 虽然很突然,但你听过腐女吗?

虽然不久前才说暂时不写信给天马,但因为发生了紧急事件,所以容我撤回宣言。是的,这案件非常重要。

接著关于事情的后续,看来我在女学院交到的第一个朋友似乎是个腐女。

你知道腐女是什么吗?

以前不是有次看电视新闻的时候,凉香姐有解释过吗。就是会把男性和男性看作相爱关系的那个唷。

这无疑是对三千世界的挑战。

世界无比宽广,并且不是一体的。

爱不只存在一个地方,而是存在于全体之中。

这是为了明白何谓爱,少女无边无际的探索心所编织出的思考带来的喜悦。

…………恩,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

总之简单总结凉香姐所说的,就是有雄性与雄性的话,就会存在上下关系,并看起来相爱的样子吗?

然后那上下关系的不同,都会让朋友之间意见不合,进而造成友情决裂?

不过为什么上下关系不同是会造成友情决裂等级的最重要事项,我到现在还是不明白。

嘛,要这样说的话,为什么是男生和男生我也不明白。

明明男生就没有胸部。没错男生没有胸部唷。没有胸部!

也就是说,就算碰到毫无起伏的洗衣板我也不觉得开心。

我自己也是洗衣板代表之一,正因为是洗衣板,所以才能这样断言。

正因为有著毫无起伏平地般胸部,我才能大声这样说。

这个,摸起来几乎就和背部没两样……!

生为雄性,会想去摸胸前巨大的膨胀而不是背部才是正常的吧?就算不大其实也没关系,即使微小地膨起那也是爱。是爱!

想要触碰爱,这样想也是很正常的吧?所以我想去触碰也没什么奇怪的对吧!?

…………恩?离题太远了?

关于胸部的话题就先停下吧,感觉太容易离题了。

啊啊,不过天马你可不要搞错喔。

莉莉娜大人就算有著腐女一般的思考,但我并没有对此感到不快。只是,不太熟悉这方面的我无法对难得交到的友人的言词有所共感,让我有点失望而已。

那个莉莉娜大人明明如此开心的样子,而我却完全无法理解。别说是理解,就连意思都搞不懂,只能在一旁呆呆地陪笑。无法对莉莉娜大人的考察给出完美的回复真的是非常可惜。

要是知道会有这种事情,早知道前世就该好好努力研究了。

哈……真讨厌没有教养的自己。

「索菲,这是后续的第三卷!」

「哇……哇……真的是非常感谢」

继著第二卷,索菲连三卷的抄本都收到了。开心的同时,索菲内心也有些复杂。

『金色的骑士和黑曜石的少年』故事本身相当有趣。

然而不能和价值观不同的莉莉娜共享的部份,让索菲感受到相当大的疏离感。

这小说虽然莎妮也看得很开心,但不是以腐女的享受方式,而是普通地对尼可拉和雷奥勒多友情的羁绊感动。

(本来以为是佑历25年妨碍我,导致我无法理解,但莎妮的想法却又和我一样……。要怎样才能和莉莉娜大人有更多的共感呢?)

不只莉莉娜一人,就连她身边的跟班们也是一样的思考模式。每次听著她们的对话,就会越来越不明白究竟是事实还是妄想。

(恩,书中有写到雷奥勒多对尼可拉一见钟情的内容吗?不过尼可拉好像也是对雷奥勒多一见钟情。到底是哪边?还是两边都有?咦?是两情相悦吗?)

然后索菲就又跑去看一次一卷,却没有找到这样的描写。

二卷也看完了,但还是没有写到。

(有哪里写到尼可拉夸赞雷奥勒多的黑发绿瞳很好看吗?咦?还是雷奥勒多称赞尼可拉的发色和眼睛?)(兴国:此处应为笔误,前句主词受词应为前后相反,尼可拉才是和索菲一样的黑发绿瞳)

又回头再看了一次一卷。内容虽然有点不同,但确实有对发色和眼睛的描述。

是雷奥勒多说尼可拉的黑发绿瞳以平民来说是很少见的颜色,这个带有差别意识发言的场景。

总之感觉应该没有称赞的意思。恩,不是在称赞。要是雷奥勒多认为这是称赞人的话真想给他一拳。

就像这样,每次听完莉莉娜等人的对话都会去确认好几次,让索菲渐渐也把内容默背起来。只是,不管如何默背,还是有索菲无法看懂的地方。

莉莉娜等人所说的,一定存在于文章的行间。而读不懂行间总让索菲感到很难受。

就连被叫去最亲爱的姊姊大人,克莉斯汀娜的茶会索菲也一脸阴沉,让克莉斯汀娜都为索菲担心。

「从那次事件之后,在我看来你和莉莉娜关系很不错,是怎么了吗?」

最近克莉斯汀娜变得开始会问索菲的事情了。

和莉莉娜在聊些什么,放学后在做什么,喜欢的点心,喜欢的花,喜欢的宝石,被问了各种问题。

想说自己的话题对克莉斯汀娜来说并不有趣,进而彻底贯彻聆听者的索菲,克莉斯汀娜却特地为这样的索菲举办只有两人的茶会。

骑马时克莉斯汀娜虽然故意把她自己说得像是不怀好意的坏人,但她果然还是一位温柔的人。克莉斯汀娜不仅外表美丽,只要待在她身旁,便能明白她内在显露出的强韧内心,以及从这温柔内心满溢而出的美丽。

索菲对自己让这美丽的人担心而道歉。

「和莉莉娜大人她们相处很融洽,我也相当开心,只是……」

不知道该怎样说明的索菲稍微烦恼一下,战战兢兢地对克莉斯汀娜问道。

「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有看过『金色的骑士与黑曜石的少年』这个故事吗?」

「恩」

不知道为什么提到小说的克莉斯汀娜,用扇子抵住嘴巴,微微歪头。

「从莉莉娜大人那边获得抄本之后,我也看了这小说」

「不有趣吗?」

「不,内容相当有趣动人!只是,因为我还太过不成熟,没办法看懂行间……」

「行间?」

「是的,就是应该存在行间但却没写出来的文字,而却我没办法读懂」

应该存在的,在行与行之间。

虽然没有作为文字写出来,但用心眼去看的话就能读懂的什么。虽然自己并读不懂。

如果没法读懂的话,作为莉莉娜的朋友永远只是半吊子。

索菲想成为配得上莉莉娜的朋友。

就算是索菲支离破碎的说明,克莉斯汀娜好像也还是明白了。她开心地轻轻笑了起来。

「嘛,有一部分的人确实会这样读呢。」

这读法似乎意外有名,而且拉娜竟然也是其中之一的样子。每次出新刊的时候似乎都很激动。

「那个……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也能看懂行间吗?」

「我只看得懂有写出来的文字喔。不过我也不否定莉莉娜她们的行为。因为,不管哪边都是爱对吧?纯爱或者友爱。爱的形状可能有所不同,但如果都是爱,那我不管是什么爱都没关系。无论形状如何改变那都是爱,所以我不拘泥于爱的型态。」

虽然是符合克莉斯汀娜形象的完美回答,但她说出口有些寂寞的表情,却让索菲有些不安。

(这位大人是第一王子的婚约者……)

那是彻头彻尾的政略婚姻。虽然完全不知道王子是怎样的人,但爱与被爱,究竟有多少在政治婚姻中存在呢。

「殿下是……」

「索菲?」

「虽然有所冒昧,但可以询问一下殿下是个怎样的人吗?」

「……哎呀,这还是你第一次问说殿下的事情。大多数人都是一开始就会想问了」

而且也都还是间接地问,不会像你这么直接喔,克莉斯汀娜笑著补充,索菲因此脸都红了。

「非常抱歉,无礼地」

「没关系唷。索菲是我的妹妹,不过接下来我所说的绝不能告诉他人。因为本来那位大人连直呼其名都显得冒昧。」

位于顶端的人们,就不得不注意这么多事情。

轻率地脱口而出,说话的人和告诉他的人都会被问罪。

把克莉斯汀娜告诉自己的话传达给其他人的念头,索菲一丁点都没有。但要是万一发生什么让克莉斯汀娜被追究也不是索菲的本意。

「这样不自制真的是非常抱歉,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我不会再问了……」

谢罪的话语被克莉斯汀娜洁白的手指停下。克莉斯汀娜的细长美丽的食指,抵在索菲赤红的嘴唇上。这是要自己听她说话的意思。

「殿下是非常聪明且努力的人。他非常认真,且总是为国家著想。能成为这位大人的婚约者是我的荣耀。」

听到这边,索菲才稍微放下心。刚才寂寞的微笑果然是自己的错觉。毕竟说著第一王子话题的克莉斯汀娜是如此开心的样子。

虽然语气中带有点像是想要实行恶作剧的淘气氛围,但这一定是自己的错觉。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