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转生前是男的所以逆后宫容我拒绝> 第一卷 名为索菲?莉尼艾路的贵族千金~菲利欧?雷库斯的邂逅与绝望~

第一卷 名为索菲?莉尼艾路的贵族千金~菲利欧?雷库斯的邂逅与绝望~

在懂事之前,菲利欧的母亲就已经去世了。

身为王妃的侍女却还诓骗国王,生下第一王子的女人。自己就是那女人产下的儿子。充满王宫的恶意,菲利欧从小便感觉得到。

即使如此菲利欧仍旧被作为第一王子养育,都是多亏王妃认可了自己的存在。

王妃原本便是被说是美丽的公爵千金了。虽然喜怒哀乐都不会在脸上露出,但却有著光只是看便会令人著迷的五官。

老实说,抛下这么美丽的王妃,让侧室先生下孩子实在是让人无法理解。王并不是特别愚蠢的王。只要王,只要父亲好好守住顺序的话,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了。幼小的菲利欧无法制止这样去想的内心。

每次看到王妃和异母弟在一起,菲利欧总是会心痛。有母亲的异母弟是如此令人羡慕,是如此令人嫉妒。

而且本来应该拥有第一继承权的异母弟,不仅没有讨厌夺走继承权的自己,反倒还仰慕自己地待在自己身旁。

一边觉得这小自己一岁异母弟可爱,菲利欧一边却又对无法打从心底爱异母弟的自己感到厌恶。

五岁时,羡慕异母弟东西的菲利欧,请求王妃也给自己一样的东西。但每次想要和异母弟一样东西的时候,王妃总会斥责自己。

「菲利欧,明白你的立场」

美丽的脸庞上没有表情的王妃,如此冷淡地说道。光是听到这句话自己心就冷了。

就算认同自己是王的孩子,但王妃果然还是想让自己的孩子成为王吧。

这样对自己也比较好。

因为自己身上流的血,是抢走王的女人的血。

应该坐在王位上的,是流著比谁都要高尚的王妃之血的异母弟。菲利欧这样认为。

知道自己想法有错,是在听到自己的婚约者是公爵千金克莉斯汀娜・威林的时候。

与贵族中可以说是最有力名家的威林家定下婚约,是使王位继承更加不可动摇的一手。

这一手为何是自己,菲利欧不是去问自己父亲的王,而是去问了王妃。

「为什么是我,母亲大人不是一直说要我明白自己的立场吗!」

「没错唷。你是第一王子,终将继承这个国家的人。和无法继承王位的第二王子,立场永远不同」

「——!」

至今都没注意到,异母弟所拿的东西,全都是比自己低一个等级的东西。以及想要和异母弟一样东西时,为什么王妃会说不行的原因。

王妃最初就想让自己成为王。

让背叛自己女人的孩子。

菲利欧一直以为正当的王位继承者是王妃生下的异母弟。

然而王位继承者从一开始就是自己。菲利欧无法理解。

(只是早生一年而已?这样就要继承国家?由我来?)

眼前一片黑暗。

不想考虑的现实化作重担压在身上。

继承王位的教育一天一天地加重,重责和义务使得身心疲倦不已。

搞坏身体发高烧的机会也变多,整天都在床上度过的日子也有。

这时来了一名新的护卫。

那男的是一个经常笑著的男人。是个不停说话的男人。

还年轻的他,第一眼看来让人觉得不适合护卫这职业,但菲利欧马上注意到他只是在装无能。

护卫经常对自己说他可爱弟弟的话。

在刚退烧,意识还朦胧的菲利欧一旁,护卫一边把水果切成栩栩如生至恶心地步的兔子样子,一边对自己说弟弟的故事。

听到这些,菲利欧不禁羡慕起护卫的弟弟。

被哥哥呵护,被哥哥所爱。菲利欧羡慕著环境与自己不同的护卫弟。

盘子上有著被普通切好的果物,以及写实到吓人的兔子。菲利欧把写实的兔子放进嘴里。香甜多汁的水果,对发烧的身体正好,非常美味。

咀嚼数次后,护卫微笑地对自己说。

「菲利欧大人,没有试毒过的东西不能轻易放入嘴巴喔」

说自己准备并切好的东西没有试毒过所以不能吃,这使得菲利欧觉得这护卫很烦人。

「不管是谁准备的,都请考虑下毒的可能性。就算那是未来的王妃也一样」

「————你是叫我连成为我妻子的人都要怀疑吗!?」

「没错」

「!」

果断的回答,菲利欧感觉自己头又热起来了。

正确的意见,这是正论。

但这句话本身对现在的菲利欧就是一种剧毒。

连自己的妻子都不得不怀疑。

那自己究竟可以相信谁。

不存在可以信任的人,没有会真正守护自己的人。

在这样的世界,自己究竟要怎样才能一个人生存下去,菲利欧不知道。

那天晚上温度又上去,菲利欧想说干脆就这样死掉算了。但他还是没有死,只是烧也没有退下来。

保持这状态几天后,王突然来到寝室。

王和王妃都是忠于职务的人,爱情并不深刻。

不明白王为什么过来的菲利欧,在王没有感情的声音,收到前往疗养地塔利斯的命令。问说为什么,得到的答案是是王妃的推荐,王妃说如果是空气和水都很干净的塔利斯,菲利欧的身体或许也能好转。她还周到地准备了优秀的医师团在塔利斯的房屋待命。

是对让侧室先生下王子感到愧疚吗,不管王妃说的什么王几乎都会照做。明明王妃只要说一句让自己的孩子成为下个王,菲利欧就能轻松了。

或许这是把王被侧室夺走的怨恨,用她的儿子来雪恨也说不定。菲利欧疲惫的内心如此怀疑。

要是这只是排除碍眼份子该有多好,如此心想的菲利欧只能点头答应。

在那烧完全退了之后,菲利欧前去了疗养地。

疗养地塔利斯确实不管空气还是水都很干净。

蓝天白云。

理所当然的光景一直都在眼前,在王宫的时候却都没有注意到。

王妃派遣的医师团相当优秀,菲利欧的身体逐渐变好。但与变好的身体相反,菲利欧因为不想回去王宫而内心阴沉。

经常笑著的护卫也跟到了疗养地来。

因为太过烦人所以写信拜托王替换护卫,但收到的回信只有不接受一句话。而且拜托王替换护卫这件事情还被护卫本人给知道,被护卫好一顿假哭说自己太不人道。

大概是从这时候开始,菲利欧就没有再对护卫有所顾忌。

觉得烦就直接对他说,觉得作为护卫失格就指出来,命令他改善。

虽然生为第一王子,但这还是他第一次强烈地下达命令。然而不管如何命令护卫改善,经常笑著的护卫还是一直微笑地无视菲利欧的意见。

就在那时,菲利欧与一名少女相遇了————。

透气的外出中,从马车看向外面,菲利欧发现一个小孩在盯著河流。

「那女孩在做什么?」

外表看来似乎是贵族的女孩子。

就建在一旁的房子,虽然不大但相当新,外表也相当气派。

「应该是莉尼艾路家的千金吧。看起来侍女也不在,究竟是一个人在做什么呢」

「莉尼艾路家?」

「虽然是男爵家,但艾德加・莉尼艾路可是有著优秀商才的男人喔」

「哼嗯……」

对贵族家并不是特别有兴趣,只是继续注视著那名女孩,然而那女孩却突然倒在河流中。并就这样不停地挥舞著手脚。

「喂,那是溺水了吗!?」

「可是那河流应该很浅……」

「停下马车!」

「菲利欧大人」

护卫叫出自己名字,是要制止我的行为吧。

但菲利欧没有理会,在马夫停下马车后,无视护卫的声音冲到外面。

河川真的很浅。一边想说为什么这也能溺水,菲利欧救助了这名女孩。

「喂,没事吗!?」

菲利欧抱起女孩的身体,对她搭话。女孩微微地张开了眼。

湿润的新绿色眼瞳,使得菲利欧不禁倒吞一口气。

女孩的外表幼气且可爱。

一瞬间甚至怀疑在这河川溺水是演技,其实她是来对自己不利的。护卫也是有这样的疑虑才阻止自己的吧。

但仔细一看,这奄奄一息的样子实在不像是演技。

「还有意识吗?!现在先去找你家的人——」

菲利欧对意识混乱的女孩这样叫道。

接著,不知是水还是泪滴的液体,从新绿色的眼瞳向著脸颊流下。

「天……马……」

叫著不知道是谁名字的女孩伸出了手,露出宛如甘之如饴地接受此世所有幸福一般的微笑。然而在碰到之前,伸出的手就落下了。女孩失去了意识。

从那天起,女孩连续沉睡了数天。

那相遇究竟是什么呢。

仿佛是必然的相遇。

会在那么浅的河川溺水的女孩,肯定是相当老实且内向吧。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