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转生前是男的所以逆后宫容我拒绝> 第一卷 名为索菲?莉尼艾路的贵族千金~伯特的叹息~

第一卷 名为索菲?莉尼艾路的贵族千金~伯特的叹息~

在伯特还只有六岁的时候,双亲便因为流行病而去世了。

带著当时才三岁的妹妹莎妮,走投无路不明白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的记忆,伯特现在仍旧历历在目。

但长大之后他才知道,马上就被孤儿院保护的自己兄妹,已经是相当幸福的了。

父母过世的孩子,本来应该没有吃没有穿,只有等死或者染指犯罪两种选择。只有喝著泥水拼命活下去才能迈向明天的孩子,这世界上到处都是。

可是当时的伯特还不知道世界的宽广,不知道还有许多孩子被迫过著比自己更加无慈悲的困苦生活。

当时尽管少量却还有食物,尽管只是薄布却还有大家可以一起睡的床,自己还有妹妹,还有一样没有双亲的孤儿院的大家在。伯特没有注意到这份幸福。

伴随年龄增长也注意到并会表达感谢,但能吃的东西不多,只要生病一次人可能就会简单地死去的恐怖与现实却还是一样在那边。

对伯特来说,每一天都是担心著明天可不可以活下去的日子。才没有什么未来的梦想可言。

明天会不会有人生病死掉。生命之灯总是熄灭得太快。希望不要再有人死。希望不要再有谁消失。伯特打从心底如此祈祷。

只要闭上眼睛,就能回想起两亲冰冷尸体的触感。好恐怖。不想再经历一次。也不想让妹妹抱有这种感觉。

拼命向神明祈祷不想要再失去任何人,却又在内心深处认为根本没有神明大人。

要是真的有神明存在,自己的两亲根本不会死,孩子也不会因为肚子饿而流下哭泣的泪水。

时间就这样飞逝,转眼间伯特都成为孤儿院中最年长的了。也因此明白孤儿院的院长一直在烦恼。

院长是个好人。只要有孤儿便会带回来照顾。自己等人也是被救的其中之一。所以才说不出已经收不下人了这种话。

食物的收获每天减少,贵族的捐赠又没有多少。储备的食粮也不够度过今年冬天。

今年可能已经不行了,内心充满这般放弃念头的伯特,忧虑地度过每一天。

然后就在某一天,如同暴风一般的少女突然来访孤儿院。

摇曳的艳丽黑发与老朽的孤儿院是如此的不搭调,闪烁著宛然埋藏著绿色宝石眼瞳的少女,索菲・莉尼艾路,光是存在便如此地大放异彩。

少女优雅地穿著不算华丽但却是用高级布料制成的洋装,向自己等人打招呼时,这边所有的孤儿都因为惊讶而说不出话来。

在众人为不知道为什么贵族千金跑来这种地方而恐慌的时候,与少女在一起的男性从者递出了一个篮子。

明白是施舍的瞬间,伯特突然心头冒出一股气,不仅没有收下还用恶劣的语气回应。

————哼,贵族的施舍吗。

至今为止,不管多么讨厌的施舍都老实收下了。就算自己可以撑过去,但孤儿院还幼小的孩子没有施舍的话就难以继续活下去。

明明应该已经十分理解这个事实,但不知为何,眼前的少女用怜悯的眼神看著自己等人的事实,伯特就是沈不住气。

但不管是怎样的少女,她也都是贵族。

说出去的瞬间,伯特便有自觉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只有自己受罚的话算是自作自受,但要是变成孤儿院整体的责任,就没有脸去见院长了。

想起去拜托贵族捐赠金钱的院长,伯特因为自己的失态而脸色大变。

然而眼前的少女却眨了一下眼,接著这样说道。

「就算是贵族的施舍,饥饿的孩子可以填饱肚子也是事实吧?不要说话老实收下。如果因为你的一句话,又多一个因为饥饿而哭泣的孩子也没关系吗?而且不好好摄取营养可是会衰弱生病的喔。不是医生的你,能照顾好这些孩子们吗?还是说你以为伪善者的面包就是坏掉不能吃的?真愚蠢呢」

这样说完,少女莞尔一笑。

微笑太过天真无邪,使得伯特过了一会儿才明白话语的意思。

就算理解,也无法想像竟是眼前这可爱,而且看来比自己年纪还小的少女所说出的话。伯特茫然地站在原地。

「那么院长是在哪里呢?」

无视这边的惊讶,少女保持笑容提问。

「不在……」

好不容易挤出来的话语,使得少女发出可爱的声音。

「哎呀?通知已经送出了,难道没有收到吗?」

隔壁的男人也很困惑的样子。

自称狄尼斯的男人给人一种稳重友善的氛围,在幼小年龄少女的身旁使得他显得更加没有威严。对他重要的大小姐乱说话,他也没有劝谏自己,总感觉给人一股不可思议悠哉感。

「通知?」

两人不可思议的组合固然令人在意,但更在意的是那所谓的通知如果有收到的话,院长不可能无视出门离开孤儿院。

「恩……啊,我就是交给了那个孩子」

男人手指的,是来到孤儿院还没多久的蕾娜。蕾娜惊讶地抖动一下身子,并缩起四肢想躲进桌子下面。

「蕾娜?」

叫她名字也不出来,让伯特有了不好的预感。

蕾娜有把自己喜欢的东西收集起来珍藏的癖好。

「你有收到要给院长的信吗?」

「…………」

仔细看,蕾娜粗糙的衣服中,藏著一封白色的信。

「因为……因为这味道很好闻,又很漂亮!」

「就算这样,为什么不把人家拜托你的东西交出来呢」

如果是平民也就算了,寄信人虽然幼小但也是贵族。要是一个不妙,可能连孤儿院的经营都会出问题。忘记自己刚才对那个贵族口出恶言,伯特生气地大声说道。

被平时不怎么生气的伯特怒吼,使得泪水开始在蕾娜眼眶打转,并就这样化为泪滴从脸颊滴落。

但那封信她还是紧紧握著不肯放手。

确实信封有著淡淡的花香,女孩子的蕾娜会喜欢也是相当正常。但就算这样,也不能成为她占为己有的理由。

伯特焦急地想要夺取信封,蕾娜则缩起身子防止信封被夺走。

「蕾娜!」

伯特更大声地吼叫,此时,有谁来到了伯特身旁。

原以为是妹妹的莎妮,但一看后发现是那名黑发的少女。

孤儿院破烂的地板,就算有清扫也说不上干净。然而少女却完全不在意自己的洋装会被弄脏,屈下身子配合蕾娜的视线,以充满慈爱的笑容对蕾娜细语。

「不要再哭了,你可爱的眼睛都要融化了」

少女伸出洁白的手指,温柔地抚摸蕾娜的头。

蕾娜因为惊讶而停止哭泣,但那脸颊马上又开始变得湿润。

「下次我会带纯白的信纸过来,到时候我们再一起写信吧」

少女拿出手帕,擦拭蕾娜满是泪痕的脸颊。

少女和蕾娜年纪明明相差无几,蕾娜却摆出好像被院长安慰一样的安心表情。

不明白该摆出怎样的脸来反应是好的伯特,被少女问说「等院长在的时候我会再来。明天院长会在吗?」

伯特用沙哑的声音回答后,少女又再次微笑。

少女的笑容就宛如春天绽放的花儿,温柔的花香飘进了鼻子。

这是自己第一次见到贵族千金,贵族千金每个人都是这种感觉的吗?

在伯特抱持这疑问的时候,除完田地草的几个人说著「肚子好饿」打开门回来了。

什么都不知道的几人,抱怨著肚子饿打开门看见身穿高级洋装的不明美少女,就这样张著嘴巴呆站在门前不动。肚子饿应该是真的,但在孤儿院中不是肚子饿还比较稀奇,所以那些话不过是日常对话而已。

但少女高贵艳丽的小脸,却因为那句话而改变了表情。

「连这种小小孩都饿肚子,这可不行!」

一改先前悠闲的声音,少女感同身受似地大声悲叹。

(不不不,你也是小孩吧……)

虽然心中这样想,但伯特没有说出嘴。刚才被少女用言语回击的恐惧,使得他不敢再多说什么。

没人说话就是默认,这样认为的少女从篮子中取出面包和肉。

不知道少女带来篮子内容物的孤儿院全员,都大声叫出「是肉!」。以为只有面包或起司装在里面,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大块的肉,惊讶和喜悦的声音此起彼落。

「狄尼斯,你可以帮我去马车上拿蔬菜过来吗?」

「蔬菜也要吗?那些蔬菜,不是要买回去做浓汤给夫人用的吗?」

「没关系,再买就可以了」

少女这样回答后,男人便出到外面,这次换搬了个大木箱进来。打开一看,里面整齐地放有许多面包和各种颜色的蔬菜。

「恩,你也帮忙拿一些。去厨房吧。」

少女突然拿了好几种蔬菜过来,伯特慌忙用两手接下。隔壁的莎妮开心地发出「哇~」的声音。伯特拿到的蔬菜中,有新鲜的绿色球形蔬菜,莎妮一直很好奇那个究竟是什么味道。

莎妮用手接过绿色球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