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转生前是男的所以逆后宫容我拒绝> 第一卷 名为索菲?莉尼艾路的贵族千金~库雷特的选择~

第一卷 名为索菲?莉尼艾路的贵族千金~库雷特的选择~

自己肯定是个运气不好的人吧。

所以才会在这种没有人的荒野迎来死亡。

在有著暖炉的温暖房间,被柔软的棉被给包覆,就这样迎来最后一刻。如果自己是这样的身份,就不会以充满憎恨的心情迎来最后一刻了吧。

自己这种憎恨著世界死去的命运,更是最为库雷特憎恨————

库雷特居住的村庄,是路夏王国北部乡下的一个贫困村庄。

小孩子作为劳动力从小工作是理所当然,文字计算等知识都没有机会学习,每天只能一个劲捣鼓著泥土种植作物。

即使如此库雷特仍然有著亲爱的家人和可以回去的房子,虽然贫穷但也过著算是和平的日子。

然而这日常却在领主替换后开始恶化。

这时路夏王国与邻国的争执正好变得更加激烈,新领主下令大量生产『亚麻涅』、以及小麦、大麦等谷物。而这些没有留给村民,而是全部都送到路夏王国的首都。不管再怎样努力耕种,都进不到自己的嘴巴里面。

村里的人宛如奴隶一般劳动。每天大半时间都被课以重劳动,只要稍微休息鞭子就会飞过来。村子就这样倒下一个人又一个人。

对领主来说,村民死去好像也无关紧要。就好像奴隶的替代品要多少有多少一样,他会从王都带来罪人或者流浪者还是孤儿过来继续劳动。

小村庄的治安逐渐变坏,并不断有人接连倒下。

库雷特的家人也因为弱小而死去了。

两亲死了,妹妹死了,姊姊也死了。

十三岁时,连最后的弟弟都不再呼吸的那一天,全部都彻底结束的虚无向他袭来,使库雷特开始恨起这残酷的世界。

什么人都好,想伤害他人,吼叫,然后自残。这般冲动席卷了他的内心。

忍耐至今的感情一口气溢出,想要杀掉领主的念头爆发而出。

他放任冲动前往安静无人的厨房,拿起料理用的菜刀。但就在握住刀柄的瞬间,响起了物品掉落在地的声音。

库雷特拿著菜刀,前往发生声音的地方。他看到一个可以收纳在手心的小小画框掉落在地。

「为什么……」

为什么会掉下来。明明小心翼翼地放在桌子正中间的。

画框中,放有父亲小时候描绘的大海的图画。

库雷特居住的村庄距离大海很遥远,就连父亲都没有看过海。但父亲透过从别人听来的话,凭著想像画出这幅画,

把握著的菜刀放在桌上,库雷特捡起画框。

父亲的画是只有波浪状的线条,以及木炭颜色的简单世界。他也并不是特别擅长绘画。

盯著那幅画,想起父亲每天温柔地对自己『不可以伤害别人,不可以憎恨别人喔,因为这些最终都会回到你自己身上。』这样的教诲,库雷特不禁咬牙,并紧握画框。

如果自己去伤害别人的话,父亲一定会伤心的吧。

就好像逝去的父亲在劝戒自己一样。

可是一个人也能活下去的方法和动力,库雷特也已经一点都不剩了。

至少想去死,想以自己的意志去死。

只剩下这个,是唯一被留给自己的自由。

这样下定决心之后,库雷特再次握住菜刀,靠近弟弟冰冷的尸体。用缓慢的动作,切下一撮和自己同样土黄色的头发,再站起来盯著家中。

长年使用的暖炉,砖瓦都已经崩落。只放有最低数量的桌椅也都是朴素的粗糙货。在这狭窄的家中,自己曾和家人们靠在一起生活著。

但那些家人已经都不在了。没有任何人,只剩下自己。

能当作家人遗物的东西也几乎没有。弟弟的头发和画框,这些就是库雷特的财产。

与床上弟弟的尸体进行最后的告别后,库雷特用火炬点燃暖炉的火,把家整个烧掉。

不是石造,而是用简陋木头搭建的小屋,一下子便燃烧殆尽。

路夏王国会把死者火葬,并把骨灰洒入大海。

以前有句话说是『生于海,死于海』。

先前过世家人的骨灰,其实也想洒入大海,但库雷特的村庄离大海太过遥远,只能洒入附近的河川。

至少想让努力到最后的弟弟回归大海。骨灰不行的话,只有头发也好。

「利德,一起回到大海吧……」

小声叫出弟弟的名字,库雷特走了出去。

他不知道往哪里怎样走才能到达大海。他也没见过海洋。

但如果要在这里一个人死去,那去哪里死去不也都一样。

库雷特很明白,要是被找到可不是鞭打就能了事。

但就算被带回去作为杀鸡儆猴被处死也没关系。

所以他一直走。就算脚受伤流血,还是一直走、一直走。就算没有水滋润喉咙也还是继续走。

连续走两天后的晚上下雨,喝了这个才维系住他的性命。

在这之后他没有休息继续走。就连自己现在身在何处也不知道。

听著野生动物的远叫,明白自己被吃掉的话就完了,但他也没有一丝恐惧。只有必须走下去的感情在内心不断打转。

但体力用尽,库雷特最终还是在第四天因为动不了而倒下。

他倒下在一片荒野之中。

以为自己就要在这里死去。

死在荒野,身体应该会被动物们吃掉吧。

没办法回到海中。明明自己是如此不想回归到这么残酷的大地。

他想看看那无边无际的蓝色海洋。

但只有蓝色的天空,映入库雷特几乎睁不开的眼睛。

(利德……抱歉……没办法带你到海边……)

库雷特在朦胧的意识中,对著一直紧握在手中的弟弟的头发道歉。黄土色的头发被风吹飞,一点一点地从手中消逝。画框也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

就连可惜的感情都没有。反正自己很快就要去到大家在的地方了。

只要这样想,其实死在这边倒也不坏。应该是不坏。

然而胸中膨胀的憎恶却依旧存在。

(可恶!可恶!为什么我要非得这种地方一个人死去不可!)

明明感觉就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激情却使得紧握头发的手更加用力。

————不想死在这种地方!不想死!死在这种地方能忍吗!

在库雷特如此心想的时候,远方传来了马蹄的声音。声音停在自己的附近。最先映入已经不能动的自己眼帘的,是一撮艳丽的黑发。

「哎呀……,这种什么都没有的荒野也有人呢」

不管过了多久都还记著的,不是在痛苦与悲伤中直面死亡的恐惧与孤独,而是少女这不合时宜的轻快语调。

一开始还以为是神明派来的使者。

不然在这种地方,不可能会有身穿如此美丽洋装的少女。

无法让人与现实联想在一起。少女如同夜空纯黑的头发,就像星星一样闪耀著。或许这只是因为光的反射才会看起来是这样而已。

但看著少女,库雷特想起了以前小时候母亲在床边念给自己听的故事。

(黑夜姬)

黑夜姬,是一名只能在没有太阳的夜晚行动的美丽少女,与一名少年的故事。只能在夜晚活动的少女没有朋友,因为小孩们都睡了。没有任何人见过黑夜姬。

许愿想见她的少年,一个人在深夜的水边等待黑夜姬。

黑发随风飘扬的黑夜姬,肯定会对自己微笑吧。抱著这般期待的少年太过靠近黑暗的水边,并就这样落水死去了。

这故事是要传达晚上要好好睡觉,晚上不能做危险的事情这些教训吧。

黑夜姬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只能在夜晚活动。

问母亲也只会回答说这是故事。除了教训外这故事相当随便。

可是没有太多叙述的这故事,颜色却会根据读的人不同而跟著改变。有说是真红的人,也有说是蓝色的人。甚至还有登场人物背景都被彻底更改的。

小时候的库雷特,觉得少年是个笨蛋。

去寻找被说不能去见的少女,十分愚蠢。

少年一定是被黑夜姬所杀的吧。心中幻想危险少女有多美丽,并因好奇而犯险的少年,库雷特一直觉得相当愚蠢。

但现在不同了。

在自己生命濒临终点时,这故事在库雷特心中也变了色。

少年为什么会去寻找黑夜姬呢。

知道危险却还要去寻找,可能是有著什么意义。

没错,像是少年也有可能是已经无法获救的性命也说不定。

他是不是注意到自己的生命已经迈向终结。

所以才想说即使一眼都好,想在死前见一次黑夜姬,所以才去寻找的不是吗。

那夜晚,少年说不定见到了黑夜姬。

并许愿想要去到那边的世界,想要待在少女身旁……。

(为什么……,在这种时候)

终于精神不正常了吗。无法动弹身体所思考的,竟然是自己取笑过的故事,这还真是可笑。

虽然已经发不出什么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