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转生前是男的所以逆后宫容我拒绝> 第二卷 名为索菲?莉尼艾路的贵族千金~拉尔斯?利德霍姆的崇拜~

第二卷 名为索菲?莉尼艾路的贵族千金~拉尔斯?利德霍姆的崇拜~

拉尔斯・利德霍姆是子爵家长子,打从出生以来便未曾在生活上有过金钱方面的困扰。

金星只要能顺利入学『王之星』就能用金钱换来金星三星。但这得花上一笔相当大的金额,所以拿了三星的人并不是那么多。

而利德霍姆家长子拉尔斯就是那少数人之一。

拉尔斯只要在学三年左右就肯定能获赐三星。

但他十分明白那是家里金钱的力量,不是自己的力量。

利德霍姆家透过纺织业的成功成为拥有莫大资产的富商,但这全是凭借现任当主的经商才能。拉尔斯的父亲获赐金星四星,地位在金星中也相当崇高。

获赐三星只要有钱,就算本人不努力也能简单达成。但获赐四星的人就相当稀少了。

这除了要经商的才能和天生的直觉,还需要运气站在自己这边。

从小时候起,拉尔斯便相当尊敬拥有这一切的父亲。

但随著年纪增长,这些负担越来越沈重。

自己真的能继承父亲伟大的名号吗。

拉尔斯明白自己只是个凡人。

没有经商才能,只会照既有手法维持现况。

每增加一星,拉尔斯就越是恐惧。

(等到三星,我就得和父亲站上同一个世界……)

十三岁一星,十四岁又一星。等到了十五岁就会有三星,然后有三星就毕业了。

那让拉尔斯无比恐惧。

除了长子这头衔外一无所有的拉尔斯,肯定会让大家失望透顶吧。

庸才的儿子肯定会被人偷偷耻笑只有父亲伟大而已吧。

高自尊心的拉尔斯无法忍受这样的耻辱。

转机就在这种充满压力的日子中突然降临。

第一王子给了女性紫星,而且那女性还只是男爵千金。且她将『王之剑』选做完成某事业的据点。

这一切都前所未闻,学院受到极大震撼。

第一王子因为其出身关系,有许多人对由他来继承王位感到不服。

虽然和公爵千金订婚后地位稳定了些,但那立场只要有个万一,一切就又不好说了。

拉尔斯实在不明白为什么都已经这样了,第一王子还要做这种危险的赌注。

但他最无法理解的,是自己也被叫去迎接少女来访这点。

没有详细说明便被叫出来,并只是在那呆呆地等待。

其他被传唤的人都相当不得了。银星不仅来了那个获赐五星的稀世天才罗伦佐・弗赛露,连他左右手的副所长涅特・巴斯都被叫来。

然后这之中金星只有自己一人。

无论是谁都能一眼看出自己不过是因为父亲的名字被叫来的罢了。

同时这也能看出『王之剑』的学生中,最不被期待的就是金星了。

(不过金星原本也就被其他贵族当作暴发户看待了……)

无论是黑星还是铜星,大家都是靠自己的力量爬上去的。

没有人像自己一样丢人,是用金钱换来赐星的。

拉尔斯连待在现场都感到羞愧,坐都坐不住。

就在拉尔斯满脑子如何逃避现实的时候,当事者的少女来到了现场。

索菲・莉尼艾路是一名面容秀丽的美丽黑发千金。

虽然她父亲艾德加・莉尼艾路很有名,但女儿的名字却不可思议地未曾听过。就连在茶会还是贵族的传闻中都没有听过,所以拉尔斯一直以为她会是长得像父亲一样的壮硕女子,但完全没有这回事。

体态纤细的她从袖子下露出白皙的细嫩手腕。洋装虽然选用与她眼瞳一样的绿色,但上下绿色的色调并不相同,随著色调改变的刺绣也相当美丽。另外蕾丝荷叶边还用上了许多高级的布料。并且每当洋装摇摆,为了不要太过华美而缝得不显眼的绣珠便一闪一闪地闪耀著光芒。

服装虽然看起来豪华,但却给人一种高雅优美的感觉。

拉尔斯马上明白这是因为她和其他贵族千金不同,没有被洋装抢走光芒。

凛然的少女有著不输洋装的存在感。

虽然表情因为紧张的关系而看起来不太起眼,但正因为拉尔斯出身以纺织起家的利德霍姆家,他才知道没有多少人能驾驭这种洋装。

(啊啊,果然不该来的……)

这果然不该叫自己来。

拉尔斯只明白了这事实。

在自我介绍结束后,少女被罗伦佐・弗赛露带出了房间。

洋装在少女离开时轻轻飘扬,留下了花的余香。

等到完全看不见少女身影后,拉尔斯才终于从紧张感中解放。

领导铜星的男子对一旁长相端正的少年说「虽然是个不得了的美少女,不过果然还是给人种老实大小姐的感觉。」。

(老实?……绝对不是,那是装出来的样子)

拉尔斯虽然自负是个凡人,但他不知为何可以透过服装看出一个人大概的性质。

更胜华美洋装的女性,肯定有著不输给宝石的光辉。

就算只是原石也终将发光发亮。

而且索菲・莉尼艾路不是原石,是已经打磨过的宝石。

(她肯定是思虑缜密,擅长计算的人吧)

配合发色和瞳色,选择适合颜色的洋装。还有那刺绣的缜密程度以及蕾丝的量。从这些地方都能看出来。

而且那设计并不是出自利德霍姆家之手,那未曾见过却又十分讲究的设计大概是完全自己来的吧。

虽然有不少贵族都把服装的设计交给裁缝业者,但她并不是。

在她进来的瞬间,拉尔斯不知为何便从她身上感觉到一阵寒气。

从小父亲就经常对她说『从第一印象感受到的东西便是那人本质的一部分,所以绝不能看漏』,但现在这情况也是吗,还没出师的拉尔斯无法判断。

在他郁郁寡欢回到教室后,朋友们都聚到了他身旁。

「紫星大人如何啊!?」

最先开口的是伯爵家长子亚伦。

他父亲负责管理王宫的财务。毕业后他也会去王宫工作。

虽然家世和爵位都与靠商卖出身的拉尔斯有落差,但和蔼的他是拉尔斯最好的朋友。

亚伦开心地问,拉尔斯却躲开了他的视线。

「嘛……」

「拉尔斯?」

「感觉没我去的必要……」

阴郁地道出内心话后,周围的友人也都马上领悟。

没办法,毕竟我们是金星。气氛一时变得如此。

两天后看到来金星参观的索菲・莉尼艾路,大概是都明白了拉尔斯说的意思,所有人都露出了放弃的神色。

少女的护卫由最年少的黑星毕业生杰瑞德・佛西士来负责,今天的护卫则是罗伦佐・弗赛露的弟弟路加・弗赛露。银星们明显正全力支持著这个罗伦佐认可的少女。

守护少女的都是同时拥有爵位地位的强人,她不需要借助还在依靠父母保护的金星之手。

该说是所以吗,所以他们才在饭后为了一扫郁闷而说起藐视女性的话提。

因为平常就常把不喜欢的女性当话题聊,所以大家都没什么踌躇。

但没想到最不能听到这话本人却听到了这坏话。

拉尔斯和他的朋友都吓呆了。

后来就连获赐黑星一星的基斯・达特利都出现。然而就在拉尔斯还搞不清楚事情走向的时候,一本书砸到了他的脸上。

虽然拉尔斯还是第一次被女性这样粗暴对待,但他比起愤怒更加困惑。并就这样丢失了道歉的机会。

「抱歉,拉尔斯。都是我们说起这种话题才这样的」

虽然开始藐视女性话题的并不是亚伦,但是他因为也说了坏话吗,他脸色和拉尔斯一样苍白。

课程结束再不去谢罪就会变成金星的整体责任了。

虽然她以紫星之名下令大家忘记,但还是不能不道歉。

就在拉尔斯下定决心后,活生生的金星传说,金狮子艾伦・奥斑出现了。

虽然知道艾伦是『王之剑』的讲师之一,但他站上讲台可以说是数年才有一次。

然而从他口中道出的索菲・莉尼艾路的实绩,却使得那些以还是学生为由虚晃度日的学生大受冲击。

(明明与我们同年纪却已经事业有成?但父亲从没有说过这……啊!)

只有一次在父亲与客人对话时有不小心听到。

那时还不知道父亲口中说的是谁。

但现在回想起来,父亲说的就是她吧。

『才那个年纪居然就拥有能让他国商人认同的实力,真是可怕的少女啊。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我儿子能射下那少女的芳心。嘛,有点难就是了』

父亲抽著烟,玩笑似地和客人说道。但那应该是他的真心话。

那时拉尔斯正好被婚约者家破弃婚约,因此那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