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水月玲珑一顾红妆> 第七十一节 知何似 回首归重 中

第七十一节 知何似 回首归重 中

    涅华国千秋岁

    地狱是什么样,红妆不知道。红妆只知道,这人间,是折磨。

    身上好像...不疼了。

    这并不是红妆现在觉得折磨的原因。

    此刻如锉刀般研磨着红妆内心的,是一幕幕应接不暇让人目不暇接的回忆。

    全都想起来了。

    红妆终于想起来了,自己要找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是那个苦命的孩子。

    是那个救了自己无数次,最后一次用自己的生命引领着自己走出了绝望的那个孩子。

    那个,和自己在寻找的人,共同的孩子。

    结束了吧。到此为止。

    希望,他能忘记自己是个女魔头,是个疯子。

    红妆还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自己,不是挺乖巧的吗?明明,是装的很好的啊...

    孩子没了,自己,该去找谁偿命呢?

    是他们。是他们所有人。

    芜漠国有雪山,在雪崩来临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这个道理,红妆从小就明白。

    是自己不好,一直追求的要站在顶峰,不让任何人能够践踏。见了抚云,一切都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白白害了自己无辜的孩子,无端轻贱了本该傲视群雄的自己。

    从此,再也不会心慈手软。无论对谁。

    红妆醒来后,不吃不喝将自己关在屋子里整整三日。不论人在门外怎么唤也一声不出。

    终于,直到重缘准备强行撞开那扇门时...

    “咯吱~”

    “为什么要救我?”红妆冷冷的看着面前的重缘,眉头紧缩一脸担忧,可是看起来,精神好像很好的样子。

    “我...”

    “我那样依赖你。”红妆朱唇轻碰,脸上早已没了之前痛苦的神色,“为什么,连见一面,你都不愿意?”

    片刻间,重缘就明白过来了红妆究竟是说的何事。

    原来,澜襄国不愿意一见,她全都想起来了,一直记到了现在。

    “我要回清水司。”

    没有丝毫的犹豫,红妆飞身而起,一路毫不停顿的回到了清水司。

    路上熟悉的风景一幕幕从眼前掠过,这是一种非常神奇的感觉,仿佛,时过境迁,宛如隔世。

    不是说,守护芜漠国的两个公主,是自己的使命吗?红妆冷笑着,将自己的自尊踩在脚下,又见死不救,眼睁睁看着自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又为什么要来救自己?

    红妆没有杀了重缘。

    毕竟,是重缘为自己捡回来了一条命,即使自己万分不情愿。

    至于为什么能恢复的如此迅速,以至于甚至很快就能超过曾经的自己,红妆没有心思再去多想。

    清水司里所有的人都震惊的看着红妆,想都不要想就知道,这些迟迟醒来错过了一场大戏的人,此刻已经全部听说了那日所发生的事。

    包括烮魂府的夺命钩穿着大司命的锁骨而过。

    玉骨塔的玄冰掌就毫无阻隔的拍在了大司命背上。

    偃乐阁的飞刀硬生生从大司命大腿上拉下了好大一块肉,阴阴白骨都露了出来。

    还有各大门派,你一刀,他一剑,招招致命,根本没有想让大司命活下来的样子。

    “大...大司命...”仇无泪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你...是人...是...”

    “鬼?”红妆轻笑一声,走了上去,“怎么,我没死,很失望?”

    没死?仇无泪匪夷所思的掐了一把自己胳膊上的肉,确认了自己是疼的,真的不是在做梦。

    “大司命!”仇无泪一把扑了上去,正要将红妆抱住的时候,红妆轻轻一个转身就躲出去了老远,撇了撇嘴看着仇无泪。

    “什么时候惯的你这个臭毛病?”

    “啊!”仇无泪惊讶的看着身手敏捷的红妆,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大...司命...你的武功?”

    “彻底恢复了。”红妆满不在乎的耸了耸肩,“还有以前的事,我也想起来了。以后再跟你算账。”

    “别啊!”仇无泪发出了一声哀嚎,“大司命!你想想我替你做了多少事啊!还有什么账要算啊!”

    “谁让你碰我的?”红妆转过了头,看着刚刚恢复了神色的小意微微一笑,“小意,辛苦你了。我什么也没做,却要你如此劳心劳力,我全部都记下来了,日后必偿,这是我欠你的。”

    “啊!大司命你偏心!”仇无泪欲哭无泪,“凭什么他那就是感谢,我这就是算账啊!我明明做了好多的事呢!”

    “大司命,说这些便是见外了。起初,我不管只是想找一处得以施展才华罢了。如今,清水司早已成了自己的家,护惜自己的家,哪有还要偿还的道理?”小意会心一笑,“倒是无泪,的的确确是忙里忙外的,还愿意陪着变成了孩子的大司命瞎胡闹!”

    “哎?”红妆会心一笑,“少不了她的,当真是觉得我会忘吗?”

    “大司命!我不要补偿!”仇无泪忽然开了口,“大司命我就一个要求!”

    红妆歪了歪头看着仇无泪,示意仇无泪继续说。

    “你以后!能不能别再走了!就算是要走,那也要带上我啊!”仇无泪越说越委屈,“你知不知道,我每次有多担心你啊!你性格又爆!最容易出事惹麻烦了!我...”

    “我性格怎么了?”红妆微微倾身,佯装出来一副没有听清的模样。

    “嗯...性格棒!特别棒!”这种时候,自然是命比较重要了,“就大司命这个性格!万里挑一的好啊!人家嫉妒,那就容易出事!”

    “行了。”红妆打断着,“我记得,我刚回来那段时间,收了龙英,是不是?”

    看着红妆忽然开口问到了正经事,小意赶忙点了点头。

    “大司命不仅收了龙英,还有龙英带来的整个裕驰族,现在都在我们清水司名下了。现在以龙英为首,和裕驰族族人一起负责我清水司的护卫。”

    “喔...”红妆眯起了眼睛,一点点回忆着,“我就这么把护卫交出去了?你们也不拦着点?”

    谁敢拦啊!仇无泪叫苦不迭,小意看起来倒是没什么反应。

    “大司命自己说的,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实属知人善用。”小意不动声色的拍着马屁,这让红妆着实开始对小意刮目相看。

    “我记得,龙英以前,是个将军?干什么的来着?”

    记起来从前的事是一回事,当时就没用心听又是另一回事了。

    仇无泪可算是抢上了话,赶忙开了口,“那个龙英,是涅华国的将军,之前手上有足足二十万的兵马呢!”

    “将军?”红妆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女将军?”

    “对啊!不只是将军呢!她还是涅华国当朝国师虚古的测夫人呢!”仇无泪可算是聪明了些,“想来,皇上就是为了牢牢控制住这个龙英,才会让她嫁入国师的天机阁!这就说明,龙英曾经真的也是有些能耐的!”

    国师?是了。红妆想起来了,好像的确是答应过龙英,要帮她杀了国师虚古的。

    虚古...那个最开始自己本该从软玉香接近的人,就是国师虚古...

    国师...

    等等!虚古!

    “你说什么?国师!”红妆忽然惊呼到。

    仇无泪吓了一跳,立马放软了语气,“对啊...怎么了?国师...有什么不妥吗?”

    “国师夫人呢!”这么久没听见那个黏人的小丫头的消息,猛地想起,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场合。

    “国师夫人?”仇无泪想了想,确认了自己没有留意过这个消息,有些抱歉的摇了摇头。

    “大司命,是想问国师夫人?”小意轻轻的接过了话。

    “是啊!”

    “清水司曾经收到了消息,国师夫人曾经假死离开了天机阁,与義赋宗宗主走的甚近。”小意回忆着,“后来不知道什么缘故,那国师夫人又换了身份重回了天机阁,没多久就被发现与炎懿国乱党勾结,现在已经被发配流放到拿骓山了。”

    “流放!”忽然一阵杀气升腾,红妆眼眸开始发红,“是谁要流放!”

    “听说,是国师。”

    红妆的双拳自觉的攥了起来。以仇无泪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