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王爷追妻:国相娘子慢点跑> 第四百三十九章 搜府,我不敢说

第四百三十九章 搜府,我不敢说

    可一想到是那个慕容家,他的两条双腿也是不由的哆嗦起来。

    慕容家?熊略一想到这又是不由得咽了个口水,他心心念念的慕容家,一下子就都在他眼前出现了,说不紧张是假的。

    “你确定”?此刻他还是心跳加速语气里还透着一丝不确定。

    粟子点头,再也顾不得逾越什么,又是赶紧拉了拉熊略的衣袖,再次低声道:“不会错,慕容家这些年虽然很是低调,但慕容少主回归还是让我们的人看到了。”

    粟子此刻心情无比复杂,他家大王一直想与慕容家的人有接触,可怎么也没想过会是现在这种情况。

    “还行,还行,还不算太坏。”

    “还不算太坏?”粟子只觉得自己是不是耳朵听错了,或者是眼前人被吓到了。

    熊略也不知道因为什么,面色有些狰狞,看的粟子心里是忐忑不已。

    人家都已打到门前来了,他家大王还觉得不坏。

    明心也是让慕容柠一句话给骂的有些懵,但听得熊略的话,他更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是拓跋公主?你也在这。”拓跋妤主动上前搭话,慕容柠自然是要给点颜面的,但声色依旧淡淡,幸好拓跋妤已见过了他之前的毒舌,并不觉得有何不妥。

    “慕容少主先莫气,华王妃在烈炎城失了行踪一事,我们都在紧密跟踪。”

    “但没结果。”

    慕容柠现在见谁都有气,哪怕是拓跋妤上前来说好话,他语气依旧不善。

    “这不快有结果了嘛,熊小可汗,快来好好说说吧。”

    虽然拓跋妤知道现在招惹不得慕容柠,但抛球她还是会的啊,头一转,已是笑眯眯却又一脸严肃的望着熊略了。

    看着已恢复公主模样的拓跋妤,熊略也是头疼不已,听着她那满是不怀好意的话,更是觉得想要原地消失。

    可此刻他又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人,是不能现在交出去的,赫拉一族还未被灭,战火一触就发,他得先忍着。

    眼皮子一抬,满脸委屈的朝着慕容柠也行了一礼道:“慕容少主是真的误会小王了,小王府上之前确实是有一位有眼疾的大夫,但那大夫在给夫人留下药方后就走了。现在人在哪,小王也确实不知啊。”

    “不知?”慕容柠一听慕容瑾确实是在他府上出现过后,更是气愤,一个劲步上前,那斯文清秀的身影里立马暴戾之气腾的老高,这让一向以武力为荣的熊略都觉得有些后怕。

    眼前这少年,修为不低啊。

    随着后背一串冷汗滚出,他又是深吸了口气道:“如果慕容少主不相信,可以去我府上找下人问个清楚,大妃还因为我没能留住华王妃和小王闹脾气回赫拉家去了。”

    他一边小心翼翼的回应着,一边还有些害怕的往后缩了缩身子,这模样落在众人眼里,直道他这是心虚了。殊不知,他是真的害怕了。

    传闻中的慕容家是从不轻易涉世,涉世就会在整个风云大陆掀起腥风血雨不说,更是会让他支持的人一统风云大陆。

    所以他一直想要寻找慕容家的人,力求合作,就算是不能合作,那也可以谋个好印象。

    果然,他这话一出,让一旁的明心微微的皱了一下眉,似乎有什么事是他忽略了的。

    “你说你的大妃出走了?”

    “是的唉,为了这事害的我到现在都不敢去赫拉族接她回来。”

    面对慕容柠的问话,熊略更是小心的很。微扣着眼皮子,眼里闪过一道狡猾的寒光。

    “家丑不可外扬,还请慕容少主别往心里去。”

    “你的家事我才没兴趣,快把我姐交出来,她从你这里出去的,你就要负责。”

    慕容柠认定了慕容瑾还在熊略的府邸,这让熊略是叫苦不已,却又什么都不敢说,更是不敢认。

    “那小王我现在就让人全城搜寻。”

    熊略一脸讨好,生怕再惹眼前人动怒,这人若是动怒,就是他有再多的兵马,怕也抵不住他身后那些人的攻击。

    世人皆知慕容家有隐世高手,更是有长生不老之术,每一任大巫都有能看透未来之力,一想到这,他又不自觉得打了个冷颤,连连抬着手让粟子快去安排人手。

    “我想,还是进你熊氏府邸好好搜搜吧。”

    慕容柠不知明心这些人在这里与他僵持着是为了什么,但看到双方身后的兵马时还是不悦的皱了下眉。

    他语气坚定,一定要进府去搜才放心。

    “行,只是若我府里真没有华王妃,还请慕容少主能帮我在华王面前说明白,不然他领着这么些人在我熊氏地盘四处扰民,民心不安总得有个交待啊。”

    “那与我有何关?”慕容柠不冷不淡的反问一句,微挑的眉尖显示出此刻他心情很差!你们都别来招惹我。

    打着小算盘的熊略在慕容柠那里没能讨到好处,但他却察觉到了慕容柠对他的敌意少了些许。

    不等熊略带说话,他又是开口:“领路。”

    “是,慕容少主这边请。”

    在一旁看成着熊略这态度转变这么大,像只被驯服了的哈巴狗一样贴着慕容柠,这让拓跋妤等人看着是惊愕不已。他们是不是还有什么不了解的?

    众人脸色皆是有些难看,除了明心与明月脸色依旧平静外,其他人的目光都是不由自主的跟着慕容柠的步子移动着。

    动身的慕容柠突然似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又是停下脚步,望向拓跋妤,开口:“你们就不用去了。”

    “……”

    众人又是全脸问号,除了熊略,他是心底一阵欢喜,他觉得慕容柠瞧不起华王那群人,因为他们将他姐给弄丢了。

    一想到这,他心底又生出一计。

    “柠少主请留步。”

    就在慕容柠要跟上去时,突的听到身后有人叫他留步,这让他不由的停下脚步,望向来人。

    来的正是从熊略府里回来的景文睿与景晟,俩人关排而站,让熊略心底又是一阵暗暗叫苦,这华王怎么来了。

    “原来是华王啊,弄丢了我姐,现在我亲自去寻找,也不可以吗?”

    他并不赞同让慕容瑾嫁去华王府,所以在见到景文睿是心底还是有股不喜。

    景文睿当没听出他话里的嘲讽,快步走到他身边,瞟了一眼同样警惕的盯着他的熊略,身子微微一倾,靠近慕容柠,你声道:“你姐已不在他府上了,我刚去找过了。”

    “你说什么?”

    慕容柠听着他的话,有些意外,原来他并非不在,而是亲自去搜府了。

    “熊略,你把我家瑾儿藏哪去了?我在你府里的水牢里找到了这个。”

    景文睿眼眸一沉,也不管慕容柠满脸的问号,直接从他身前而过,手一抬,露出手心里的一支发簪,眼神冰冷的盯着在前要引路的熊略。

    看到那发簪,熊略有些心慌意乱,但表面却装得波澜不惊,还得露出一丝小惊讶:“这是什么,小王没见过。”

    “没见过不要紧,重要的是在你府邸的水牢里找到的,水牢里还有血迹。”

    景文睿话音一落,便又听得他一声低喝:“来人,兵马准备。”

    “爷?”明民还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情况,他觉得这事有异,但哪里不对他一时半会又说不上来,只能想先拦着。

    “熊略,今天你若不将本王的王妃交出来,南月国经历过的战火便要在你烈炎城上演了。”

    冰冷无情的声音在虚空响起,眼里更是无他人的景文睿已是扬起了手,只需他再次下令,烈炎城这一战就无可避免了。

    熊略有些慌,但更多的是倔强的不承认,他小心的往慕容柠身边移了移步子,想要继续讨好,邀请慕容柠去他府上查个究竟。

    谁料慕容柠却是不屑的瞟了他一眼,同时低声喝住:“你别过来了,一身人渣味,说吧,你想怎么死,你现在不说我姐在哪没关系,你死了,我有大把的时间找,哪怕是把你的烈炎城掘地三尺也再所不惜。”

    一旁的景文睿并没有接话,而是默默的看了一眼慕容柠,神色渐冷,他会出现在这,应该是北夷可汗请来的,现在眼前这个不动声色的少年应该很愤怒吧,不然也不至于说出屠城的话来。

    “慕容少主,这事熊某没做过,你就是打死了我,我也不能认的啊。”

    “那战吧。”

    慕容柠也懒得再与他费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