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玄幻奇幻>狩魔猎人的炼金工房> 第二百零五章 那个男人罪孽深重

第二百零五章 那个男人罪孽深重

    神殿区.旅团之家,通往地下室的阶梯前,《维克多的炼金工房》重新挂牌。

    伸手抚过看板,她想起晚上用餐时,维克多宣布“限定自用──必定成功的青草药剂”制作完成,兴高采烈的模样,安古兰会心微笑。

    接着又说等事情都安排好,就去郊外度过十四天,没有其他意外发生,他就会成为这时代仅存的、第七位狼派猎魔士。

    当场夏妮虽然没什么反应,很寻常的恭喜维克多,不过这段时间安古兰与她朝夕相处,很容易感受到学姐心情变得很糟糕。

    少女还晓得,如果让史凯利杰的好姐妹凯瑞丝知道,她肯定心情也会变得不好,别看团长的模样平平无奇,他真是个罪孽深重的男人啊!

    下楼梯进到实验室,炼金术士维克多.柯里昂,一如往常站在大釜前,于音乐声中调和搅拌,佩剑“黄金鹰”还闲置在旁边,锅里正在炖煮的应该是皮甲。

    据他说炼金技术大幅提高,所以装备都要重新附魔,而且接下来还会制作饰品,也就是说往后身上随时可以配备九种附魔效果。

    现在乍看之下,是不是真那么厉害还不晓得,但至少架势已经做得十足十。

    有别于往常还要自力哼歌,团长再次进化,现在搅拌时负责播放音乐的,是放在旁边的八音盒。

    在市场安古兰见过与之相似的小道具,不过通常都是播放简单的机械音色,她从来没有听过这样厉害的八音盒,居然能播放人声演唱的龙裔归来。

    人声版确实与单音版的差距明显,走到桌旁,少女好奇的拿起八音盒左右观察,“这个也是新产品吗?不可思议炼金术还可以录音?”

    “没错,这个是我自己录的,你也觉得很好听对吧?我还有做不少其他曲目,必要的时候,在战斗中随时就可以播放想要听的歌曲。”

    好像听到奇怪的发言,安古兰表情呆滞,“……威克,你为什么会想在战斗中播放音乐呢?”

    “这样会让敌人迷惑而陷入犹豫,而犹豫,就会败北!”他说的理所当然。

    察觉维克多正在蓄势待发,想要讲解贝尔镇的奇葩谚语,安古兰果断闭嘴不再接话,到角落将躺椅拖到大釜旁。

    一个咸鱼飞扑上架,她转移话题,“团长,既然你说动手除掉某人,也就是说精神已经平衡?”

    有些遗憾安古兰没有继续询问音乐的话题,维克多顺着她的话回答,“某种程度上算是被柯里昂戏弄,他最后提醒让我找个罪大恶极的人才下手,应该算是种自我拷问。

    让我每当遇到值得消灭的人,就会问自己,是这个人吗?在我的心中,他是不是真的罪无可赦?在这样持续不断的问答中,我才能找到并坚定自己的信念!

    所幸经过千挑万选,遇见这位亚伯特法师成为我的最佳选择!”

    接下来少年花了一段时间,讲述分别后的际遇,从凯尔莫罕雷欧的青草试炼,崔托格的预言奇遇,丧尸犬、三种形态的利卡、暴君,到火蜥蜴帮的教授与阿扎.贾维德。

    听完,安古兰咸鱼升级,转躺为趴,“真是麻烦的情况,维吉玛这么大的城市,他们躲在里面,我们很难找出他们的下落,也许我们可以请公羊帮协助?”

    “没事的,明天我会去骑士团找齐格菲,再到城卫兵寻文森特报案,把我知道的情报都告诉他们,尽到善良市民的责任后,其他就不关我们的事,我们是普通的游侠,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要学会相信组织。”

    团员斜眼瞄了瞄团长,“我明白,我明白,所以我们自己要做什么准备?”

    瞧安古兰的模样,就知道她根本不明白,维克多回瞪她一眼,“最重要的准备都被你弄不见,你还敢跟我讲这些?你的大叔──利维亚的杰洛特,我们最后的王牌,最后的保险栓!

    不要一脸怀疑的表情,倘若哪天真到了非常危险的关头,咱们就把烂摊子一抛躲远远的,白狼肯定能将事情收拾回来。可你现在却把他搞丢,快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

    少年说的认真,少女却不相信她的大叔真有这个本事,只当维克多又在开玩笑。

    用最简单的话语解释,杰洛特离开自己的情况,安古兰总结说道,“我后来仔细想想,或许大叔是不希望一直让我们照顾的无微不至,他想尝试从前的生活,寻找自己的记忆。

    这趟去凯尔莫罕,我算是看明白了,团长你就是狩魔猎人中的特殊分子,因为你不差钱,才吃好的穿好的用好的!跟兰伯特聊天后我才知道,普通的狩魔猎人日常根本用不起炸弹,更不会动不动就喝药水!”

    维克多无所谓地耸耸肩膀,“给他们爆裂物,他们也很难使用,携带不方便又容易受潮,药水也有保存期限,还不如帮他们装备附魔比较实在。

    况且就算白狼说想单独行动,也不是妳完全不知他下落的理由。我看你这段日子过得很安逸嘛!吃饱睡、睡饱吃,然后戏弄塔勒。”

    “拜托,刚才都说过维吉玛城这么大,火蜥蜴帮都找不到,又怎么找得到杰洛特呢?”

    “都是借口!鹰眼视觉真想找人,城里多晃几圈还是有机会的,况且你可以去找特莉丝不是吗?我相信就算杰洛特不想依靠你,他肯定也愿意让特莉丝帮忙。”

    安古兰被怼的没有声音,维克多也不趁胜追击。

    过了一会,摊在凉椅上咸鱼的少女翻过身,“好吧!其实是我不太想去找特莉丝,我能猜到杰洛特应该就在她那边,但是怎么说呢…...。

    我觉得特莉丝很可怜!在利维亚我亲眼看到杰洛特跟叶奈法有多要好,所以我敢说杰洛特的记忆一但恢复,她肯定会被抛弃!”

    搅拌大釜的双手稍微停顿,少年咀嚼了下少女的话,才终于弄明白,没想到幻影旅团里居然出现一个特党。

    所谓特党,指的是特莉丝党,相对应的就是叶奈法的叶党。

    关于杰洛特应当情归何处,玩家分成两个群体,叶或特的支持者都有许多理由论证,猎魔士应该选择自己认可的女主角,才能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附带一提维克多本人,是所谓的通吃党,毕竟两边都魅力非凡难以取舍。

    可惜在游戏里并没有这个选项,如果白狼想要通吃,结局就是被两个女术士抛弃的孤狼结局。

    当然这是游戏的设定,严格说起来,他们的分分合合都已经闹上几十年,未来再多闹几十年也很正常。

    话说回来,少年能够如此坦荡吃瓜,是因为他站在局外人的位置,能够辩证看待他们几人间的开放性关系。

    否则正常来说,按照狼派狩魔猎人的传统,加上只接触过特莉丝,他天然就该是个特党。

    原本安古兰还觉得自己的说法有些幼稚,担心说出来维克多会不高兴,但意外的他接受这个理由,深思熟虑一会儿,甚至赞许的拍两下手,“你做的很好,有些事顺其自然,到时候杰洛特回想起来也会感谢你。”

    讲完杰洛特的事情,话题暂时告一段落。

    七彩光芒闪耀中拿出皮甲,维克多接着将“黄金鹰”丢进锅里,再添加各种佐料。

    盯着炼金术士的动作,野丫头短暂纠结,终于开口说道:“威克,你很着急变异成狩魔猎人吗?…我的意思是...就算肯定成功,不还是有一些未知的效果吗?”

    “或许有些地方很微妙,但柯里昂肯定不会害我,或者说,”以手掩口,维克多打个呵欠,“就算表现的比较浮夸,那也是我灵魂深处的投影呈现……。”

    “如果到时候变成像雷欧那样稀奇古怪的瞳孔怎么办?”

    “讲实在的,我几乎肯定使用这份青草药剂,眼睛会与雷欧同款式,甚至更加神奇!”

    见他应答如流,一时无话可说的少女,气鼓鼓的在躺椅上翻来翻去。

    瞥了她一眼,“你是想劝我不要变异?”

    安古兰低下头不讲话。

    “不管变异或不变异,我都是你的团长,不要相信什么突变过程会失去感情,或者冷血动物的谣言。别的话不敢讲,但至少我这次变异,是生命质量的飞跃,所以不要一副好像我就要死掉的样子,你应该要为我高兴才对。”

    抬起头,她从躺椅上跳起来拍拍屁股,“算啦!我反正是讲不过你,你也不会听我的,过两天让其他人来跟你说,我先去睡觉噜!”

    目送她上楼,维克多忽然觉得,或许自己想的太简单,不该把药剂完成的事情,当做好消息公告周知。

    事实上越关心自己的人,就越会反弹变异这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