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穿成福运小娘子> 第262章 我们是诚运投递的

第262章 我们是诚运投递的

两个乞儿把各自的钱握在手中一个大喜过望,一个则略有些惊讶。

灰袄乞儿更紧的握了握那串钱和另两个铜子,拉着另一个小乞丐,小跑着走了。

围观的有乞丐,也有住在这里的穷苦居民,有几人徒劳的冲两人身后伸了伸手,却是没说出话来。

之后,远近十几个人的莫名目光,齐齐看向袁冬初几人。

心里却是同一个声音:这几个,是傻的吧?就这么把钱给了两个小叫花。

二十几文呢,两个小叫花拿着这些钱跑路。接下来的日子里,一边要饭,一边用这些铜钱补贴,一两个月都不用发愁会饿肚子了。

这是拿钱打水漂呢吧?

叫做宝根乞儿是跟着袁冬初一起出来的,他一直紧张袁冬初是否会给他娘叫郎中,始终没看陈嬷嬷给出的那些铜子。

两个乞儿离开,袁冬初转头对星耀说道:“咱不是买了些米吗?给他一些,让他给他娘煮些粥。”

袁冬初刚才看见窝棚里有个浅浅的陶罐,底部烟熏火燎的,应该是日常用来煮水、煮饭的物什。

果然,宝根拿到星耀给他的米袋,立即把那个陶罐抱出来,又不知从哪里倒腾出一个小泥炉。

不多时,米已经在陶罐里煮着了。

宝根腿脚不停的忙碌,袁冬初则在窝棚外找了块石头,坐着等郎中来。

围观的人散去不少,但也有没事的,闲着也是闲着,也各自找了舒服的姿势,静等着看这几个傻缺失望之后,会怎样的气急败坏。

眼见得小泥炉的柴火已经烧起来,陶罐中的水也煮沸,袁冬初差点儿失望,要重新找人请大夫时,两个小叫花才出现。

他二人在前引路,身后跟着个胡须花白的老者,挎着个药箱。

老者一副不情不愿的神色,再看面前低矮破败的窝棚,那脸色,就是人们说的便秘了一样。

袁冬初在旁说着好话:“医者父母心,老先生您好歹给看看。”

大约是看着袁冬初衣着得体,这声老先生叫得也熨帖之极,老者很勉强的,随宝根钻进窝棚。

袁冬初也跟了进去。

这次宝根没喊醒妇人,郎中给迷迷糊糊的妇人诊了脉,出来后一通的掉书袋。

什么阳气、阴气,虚火湿寒,再是肾水、肝经、心经,直把袁冬初说的云山雾罩。

好歹掉书袋之后,老者还说了几句人话。

大约就是这妇人长期营养不足,所处环境又恶劣,身体虚弱之极。仅有的一点精气神全都用来维系着这口气,连发烧生病的能力都没有,眼看就要耗到油尽灯枯。

老者明显并不是大牌名医,倒也不甚讲究,找了个平坦些的地方,垫着自己的药箱,写了药方递给袁冬初。

“照方子先抓五副吃着,五副之后再找我复诊。”老者说道。

接着又交代:“妇人不是什么大病,除了按时吃药,还要长时间将养。也不用大鱼大肉,但米面菜蔬得跟得上。”

宝根站在一旁,听到“长时间将养”几个字,脸色便有些发白。

再之后,又是“米面菜蔬要跟得上”的话,让他心下更是发虚。

吃药已经是大花费,听郎中话里的意思,还得长时间用米面菜蔬将养身子……谁能负担得起?

袁冬初却是点头应下,又主动问道:“您的诊费是多少?”

大夫看了看周围的破败环境,暗自叹息一声,说道:“你给二百文吧。”

袁冬初也是承情,连声感谢。

陈嬷嬷这里掂量着,拿出和二百文差不多的一角碎银,交到大夫手中。

大夫收拾笔墨之时,闻到熬粥溢出的米香味,点头说道:“病人身子太虚,先用薄粥青菜将养最好。半月之后,便得正常食用菜蔬米面了。”

大夫这是说自己该说的话,至于这对乞丐母子是否能吃得起米面菜蔬,就不是他力所能及的了。

喊他出诊的便是两个小叫花,刚才进了窝棚,明显也是叫花子牺身之所。

半个月的薄粥青菜,他们怕是都做不到,更何况食用米面菜蔬?

眼前姑娘衣着也不见多么富贵,却不知因何原因,肯替他们请大夫。

和长时间将养相比,看病拿药却是要轻快很多,不知这位姑娘是否会一直帮助他们。

宝根也是忐忑的紧,如此大的花销,不知这位善人小姐会不会改主意?

袁冬初当然不会改主意,若这宝根是个好的,凭他在诚运努力做事,供一个人的普通吃喝,还是供得起的。

而且听大夫的意思,这妇人只是长期营养不良,所处环境又不好,导致身体严重亏空,并没有别的毛病。

等到妇人身体养好了,和她家宝根一起在诚运做事,并非无法救助的无底洞。

于是,大夫叮嘱之后,在宝根的忐忑注视下,袁冬初一点儿不犹豫的点头答应下来。

接这就没什么事了,袁冬初看看围观的几个人,尤其是明显动了心思的乞丐,她觉着还是走人比较好,其他人可不是她打算招揽的对象。

她转头问星耀:“你能找到回家的路吧?”

星耀看着她无语:也不想想他是什么出身,他会不认识路?

袁冬初也觉得自己白问了一句,叮嘱道:“那就你跟着老先生去抓药,回来帮宝根把药熬了。我们先回,能行不?”

“行。”星耀答应。

这有什么不行的,想他半年前,还是个通州混事的小子。不但乞讨,没办法时,还和星辉一起做些那啥那啥的事。

现在,他只当帮街上一起的小叫花做点事情,谁让他如今境遇好了呢。

他估摸一下时间,说道:“不用等我午饭了,我和宝根一起吃点就好。”

袁冬初狐疑的看看这小子,怎么这家伙看起来一副找到组织、回到故地的样子?

当下交代了宝根几句,尤其和他说,吃药喝粥的事,只说遇到好心人便可。

做工什么的,先不要和他娘说,他娘身体弱,免得刺激到她,不利于恢复。

之后,袁冬初几人便和大夫一起走出这片窝棚区,转到街上。

星耀喊了辆马车,把手中物品放上去,眼见的胡子花白的大夫老头等的不耐烦,袁冬初摆手让他先去抓药。

她和婉儿把剩余物品放好,婉儿先上去看了看,马车车厢洁净,才探手来扶袁冬初。

袁冬初一只脚刚踏上脚凳,身后一个弱弱的声音响起:“贵人小姐等等。”

袁冬初停步回身,微笑看向两个一直尾随她们的小乞丐。

“什么事儿?”袁冬初问道。

穿灰袄的孩子虽然比同龄人想得多些,但终究是乞丐身份。刚才喊住袁冬初,已经是鼓足了勇气才出声的。

见他所喊的人如愿停下,心下却是慌张的。

再看身边比他年龄还小的家伙,果然指望不上,再次鼓起勇气,问道:“贵人小姐刚才说找人做事,是作坊要人?还是酒楼馆子?”

袁冬初微笑道:“我们是诚运投递的。”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