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历史军事>大明第一太子> 第四百一十章 重中之重

第四百一十章 重中之重

不过李通判等人还是经验老道,对面陈韵泽态度冷淡也并不以为意,而是接着说道:“陈公子误会了,我等自然不是胁迫公子,合则两利的关系昨日宴上不是说的很明白了么?

“而且庆阳府虽然收拢了一些孤儿,但陈公子不觉得太少了么?难得为贵人办差,自然是得要办的出彩,否则以后哪里还有出头的机会,公子以为呢?”

朱标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这就是提醒他,庆阳府与他们是一路人,太子殿下的银子自然没有人敢贪,如果他不配合的话,陈韵泽此来的差事却是别想办好了。

他们是有这个能力的,张恒虽然在他身上压注了,但张恒不过是一府同知,上面还有知府老爷,何况他们才是真正的生死利益相关,可不是跟陈韵泽这点儿小交情能比的。

朱标沉默不言,而陈荣言则是站出来缓和气氛,李通判也是坐了回去:“为表诚意,该给公子的粮食银今日下午就会运来,此外还有两万两银子是给公子的心意,也会一并送来。”

朱标闻言眼睛一亮道:“不是我不帮忙,实在是王世坚不好动,若是在京城他不过一个微末言官,可在这他就是代天巡狩的钦差大臣,是圣上的脸面,谁能奈何?”

李通判看出朱标已经心动了,于是加大火力说道:“强龙不压地头蛇,王世坚虽然不可力挡,但他也奈何不了我们,只要陈公子能出面调和,我等就能让王世坚罢手。”

朱标低头犹豫片刻,李通判直接又加了一万两白银,一旁的陈荣言都开始规劝了,朱标这才缓缓抬头问道:“和则两利,但我得知道你们到底有多大的势力,否则回京后我没法向家族交代更没法向贵人交代,毕竟王世坚之事一旦有了差错,后果不是我能承担的。”

“哈哈哈,陈公子就是不问我也会如实告知,毕竟我等还指望公子在贵人面前抬一抬,当然还要提前说明,我等不是图谋不轨,只是因利而聚,不要让贵人误会了。”

朱标笑着点点头,心中却想着这个利益集团恐怕要比他预想中的大上许多,否则也不用提前说明,这就怕太子得知后会顾忌他们势力庞大。

李通判端起茶杯说道:“公子爷走了一路,庆阳平凉凤翔府也就不用多说了,不配合我等的除了王世坚之外都已经在大牢里呆着了,此外还有延安府巩昌府汉中府,再远点的平阳府怀庆府,对了还有西安府。”

朱标眯起眼睛问道:“竟然连西安府都有,陕甘山西几省都有牵扯啊,如此势力难怪李通判要提前打招呼了,要不晚辈可真是要吓一跳了。”

李通判傲然一笑,显然是很自得站在这么大的势力内部:“自从三四月开始,陕甘大旱的征兆明显,周围的老爷们可不是都把目光投了过来,不知不觉之间就有了这个规模。”

朱标接着问道:“听闻朝廷的赈灾粮食都被存放在了卫所,那就是连地方将帅都进来了。”

李通判对此可不敢乱说,毕竟牵扯到军队可就事情大了:“也只是庆阳平凉的几位将军罢了,其他地方的并无牵扯,我们也是知晓厉害的,何况将军们各个都是大胃口,再多可就不够分了。”

朱标闻言放松了些许,若是西安汉中等地的镇守将军们也同样如此,那他就要跑路了,这可就不是贪污案了,这是要造反的节奏。

朱标语气一变开始奉承,李通判自然也感觉到了,陈荣言等人也开始捧着李通判等人,没一会儿就摆上了大桌,朱标忍着恶心也喝了几杯,一起哄的李通判等人把话全说出来了。

等下午的时候才把喝多了的官吏们送出去,朱标没喝多少,那自然是陈荣言等人拼命了,他们这久经宴场的俩人也站不稳了。

朱标坐在椅子上喝茶,挥手让人把陈家俩兄弟扶下去休息,他自己坐在正堂不断思索,回想着刚才李通判所言有几分是真有几分是吹嘘。

这点必须判断好,清算之下朱标一道命令就是几百人的生死,不可不慎重,贪官污吏该死,但也不能错杀好官。

而且还有一点,这么大的利益团体,不可能在京城没有靠山,而且应该不只是一个,刚才酒桌上李通判几乎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唯有这点,打死都不说,只是推诿说自己品级低并不知晓。

朱标就这么拄着胳膊等到天黑,直到被唐士忠的声音惊醒,抬头一看就见他一身黑衣跪在堂前,正给他行礼问安。

朱标稍稍一动身体骨骼就响了几声,索性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然后才说道:“起身吧,可有韩政的消息。”

“回禀殿下,下午时候接到东平侯的消息,宣宁侯以追剿邪教残党为由率领万骑精锐正在朝着这边赶来,若殿下有命令,末将可以立刻传达过去。”

万骑在加上平凉府内的五千府军卫足够镇压陕甘了,甚至都有些多了,如果李通判没有说谎的话,那么他们掌握的地方官员挺多,但武将却是不多,毕竟贪污的与喝兵血的并不是一个路子。

平阳凉州这几个府的卫所将军掺合可能是因为大肥肉就在眼前,所以没有克制住,加上他们本身就是无法无天之徒。

朱标的身体还是有些发虚,疲惫的捏了捏眉心说道:“刚才得道的消息,朝廷赈灾的粮食大半都被集中到了平凉卫所,在他们到来前一日,让王世坚再去做出要强行搜检平凉卫所的态度。”

朱标放下捏着眉心的手,用平淡的眼神看着唐士忠:“之后,在混乱中杀了王世坚,以钦差大臣之死为由强行接管卫所,那时候他们定然不敢再反抗,毕竟再反抗就是光明正大的造反了,他们敢贪污但还不敢造反。”

唐士忠再次跪地把头紧贴在地面:“诺!”

朱标站起身朝后院走去:“绝不能有差错,赈灾粮食重中之重,几十万的灾民都指望着靠他活命呢。”

…………………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