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群山以东大海以西> 第七十章 干涸泪眼储诡计

第七十章 干涸泪眼储诡计

    天晴风停,湛蓝天空下的苍茫雪原是那么的一尘不染。寥寥几行足迹穿插在那松林间的小道上。这是司马劫仅剩的几人。

    一夜的赶路,众人已经有些疲惫,而那刚开始还趾高气昂的懿馨公主,这会儿也只剩下了喘气的力气。来到一处山坳,司马劫安排了人放哨,其他人原地休息,起火做饭。一夜的奔逃,没有什么比吃一口热乎饭更能令人缓解疲劳了。

    趁着手下们忙活的机会,司马劫带着已经被松绑地懿馨走到那小山坡上欣赏日出。两人一路无语,但司马劫明显可以感觉得到,此时的懿馨已经没有了刚开始那么强的敌意。司马劫原计划,是直接将懿馨通过水路直接送到南境雄狮堡,献给楚霸天做妻子。这样一来为大王带去一美人,二来也坐下了这长生城与雄狮国联姻之实。眼下看这情况,似乎可以有更加完美的计划。所以才带着懿馨上来走走。

    来到那小山坡上,司马劫首先开口道:“不用我说你都看到了吧?就炽殿下和他那红头发妻子的前进速度,我猜不出两日他们准能汇合。”懿馨低着头,万里无云天气下那冰冷地艳阳让她有些睁不开眼。她背过身子没有再看太阳的方向,问道:“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

    对于这个将自己强行掳走的高瘦男人,她心里是一万分的厌恶。司马劫当然知道她对自己的憎恨,但此刻不是去计较这些的时候。司马劫接着说道:“那炽与他那夫人这样算算,应该有小半年没有见过面了。小半年,日子不算短呢。”

    懿馨听出了他话中有话,接着问道:“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司马劫一看鱼儿已上钩,也不再继续吊她胃口,径直了当说道:“那女子,碍你大事儿,我会不声不响帮你杀掉她。就我们的专业程度而言,她的死去,就连一个蚊子都不会惊动。”

    懿馨内心是欣喜的,但表情上没有任何表露。因为她知道眼前这人肯定不会做赔本买卖,她问道:“如若真是这样,那我还真要好好谢谢你了。你也别藏着掖着了,你需要我做什么就告诉我,我看看我能不能满足你。”

    司马劫说道:“很简单,陪我演一场戏。”说罢,小声在懿馨耳边说着什么。懿馨听后思索了一番,然后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朝阳下,这微妙的联盟关系令人担忧。

    但此刻的懿馨,心里面已经只有她的炽哥哥。只要冰是死的,她的炽哥哥即便恢复了意识,也还是会喜欢她的。这是她脑子里唯一的思路。

    几个司马劫的手下做好了饭菜,简简单单的白粥配一些风干的牛肉和野菜。已经一天一夜没吃饭的懿馨,这顿饭吃得尤其香美。能够除掉冰,对懿馨来说就是重拾了对生活的信心。

    几人快速吃过早饭,浑身热乎乎的也有了继续赶路的动力。司马劫也放出了信鸽向雄狮堡汇报了这里的情况,并请求再派一些精兵强将过来帮忙。然后一行人继续往南赶去。不过这次他们行进的目的地,不再是那南境雄狮堡,而是朝着炽的行进方向追去。

    苍茫雪原,两排清晰的蹄印在那白雪之上是那么的突兀。从那翻腾的蹄印上,可以看出远去的两匹快马十分紧急。一夜的奔袭,炽和梵歌胯下的马也应到了生命的极限。炽胯下那匹马,嘴角已经开始吐露白沫,并且脚步逐渐开始凌乱。

    但炽已经用鞭子使劲儿的抽打着他。在炽的心里,此刻的念头只有一个,就是赶上那一行刺客,问清事情来龙去脉的同事,将懿馨也救出来。冥冥之中,炽能感觉到事情里面的阴谋,但似乎他又无法捉摸,只能先抓住那个领头的刺客一问究竟。

    伴随着一声长嘶,炽坐下的那匹马已经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倒在了雪原上。伴随着马前蹄的跪倒,炽也被甩了出去。好在此刻的炽武功已经恢复,虽说惯性因素将他甩出了很远,但他依旧稳稳地站在地上。

    炽慢慢走向自己的那匹马,此刻的马儿倒在雪地里想爬起来,但试了几次却没有成功。几次尝试后,似乎它力气已经用尽,竟然开始抽搐起来。没一会儿的功夫,那马儿便死去了。

    梵歌从后面赶了上来,看到炽那匹累死的马儿,内心也是一阵惋惜。但此刻的炽脸上却是冷冰冰地没有半点同情的表情。梵歌的心里也是一阵无奈。原本还是热爱生活和生命的一个人,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此刻已经变得充满戾气。两个人,却只有一匹马,没有太多的语言,梵歌也下了马,两人把行李放在那匹马上,继续向前赶路。

    而就在那马蹄印的不远处,司马劫和所剩无几的几个侍卫也悄悄摸了上来。司马劫自然知道此刻的炽武功了得,没敢太往前靠近。只在远处悄悄跟着。在跟着地同时,也将自己的随从都派了出去。只留了三四个人和懿馨在身边。

    司马劫他们走走停停,跟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似乎像是在等待着什么。这时,从东边雪原上,一个人以诡异的速度正在快速向司马劫跑来。来着不是旁人,正是司马劫那所剩无几的手下之一。从那奔跑速度上,可以看出此人武功极高。

    寥寥几句话的禀告,司马劫点点头,安排了自己的亲兵,押送着懿馨快步向前走去。而自己则留在了原地驻足目送。那远去的士兵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而那前来禀告的士兵,也领命快步折返,十万火急般向原路返回。此刻的司马劫,只身一人站在原地看着两路分开的人马,嘴角却是露出了阴险的笑容。此刻他的心底,一盘棋局正在默默布局。

    那原路折返的士兵,正是发现了懿馨踪迹的人。按照原定目标,那士兵的任务是在确保懿馨和炽顺利汇合后,将冰引到他俩不远处目睹一切。司马劫赌的是冰会沉默,而懿馨赌的是,自己想方设法重伤后,炽会爱惜自己。

    按照原定计划,那折返的士兵慢慢来到冰的不远处,一支冷箭朝她射去。正在向前奔跑的冰感受到了那支来箭,带着胯下的火麒麟径直朝他冲了过来。那士兵见鱼儿已上钩,施展轻功快步向着炽的方向跑去。

    而此刻,炽也感受到了身后那几声凌乱的步伐。站在那里等待着他们赶上来现身。当炽看到两个刺客押送着懿馨时,内心也是一阵无名火起。没等那两人反应过来,便纷纷死去。懿馨看着眼前自己朝思暮想地炽,鼻子一酸眼泪就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此刻的炽恢复了记忆,对于那长生城内的事情自然也是记得一清二楚的。冰天雪地,懿馨只有薄薄地一层外套,而肩膀上和腹部那原本还未愈合的伤口,经历了两天一夜的折腾,此刻也开始向外渗出血水,逐渐染红了她的衣服。炽看着眼前的懿馨,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梵歌看着眼前的二人,知趣地躲在一边没有理会他们。

    这时,事先计划好的弓箭手,朝着炽的身后猛然射出一支箭。此刻的炽武功已经恢复,那凌厉地破空声自然逃不出他的耳朵。就在他想转身阻挡的时候,懿馨却不合时宜的冲出将他抱在怀里。

    那凌厉地一箭,径直插在了懿馨的后背。这一刻,像极了那日城楼上懿馨舍身为自己挡住冰箭。唯一不同的,是此刻的炽已经恢复了那强大的武功。电光火石间,炽抽出了自己身边的长生剑反手一甩,那刺客直接被贯穿。

    炽回身将懿馨抱在怀里,将自己那强大的木元素之力输送到懿馨的体内。血液还在不停流出,懿馨因失血过多正在颤抖着。炽脱掉了自己的外套给懿馨披上,又按住了她的伤口以阻止血液的继续流出。

    懿馨阻止了炽的动作,缓缓说道:“别费事了,就这样吧。抱紧我。”炽抱着懿馨看着她,他痛恨自己的无能,内心有一万个惋惜此刻却无法表达。许久前在那城墙上,自己因为没有武功,对于那突如其来地漫天冰箭束手无策。而今日,自己不单恢复了武功,就连那记忆也恢复了。但是面对眼前血流如注的懿馨,自己依旧是无计可施。

    “我可能时日不多了,有生之年,与你相处的这段时日是我最开心的。十分抱歉,我没有将你妻子的事情告诉你。因为那日小院中,你那一句或许夫妻间的恩爱也就如此将我彻底陶醉了。请你原谅我的自私,对不起。”说罢,又是一口鲜血喷出。炽赶忙给懿馨擦净,一边擦一边说:“嗯,我原谅你。你放心,有我在你不会死的。我会为你找最好的医生。”

    此刻的懿馨已经十分虚弱,迷糊间,她感受到炽对自己的焦急呼唤。靠在心爱的男人的怀里,一切是那么的惬意自在。懿馨享受着这一切,自己可能是真的要死了。那一箭可能射的太准,也可能自己太过于假戏真做射中了要害。就算死,好歹,炽还是爱我的,这也就值了。

    炽看着怀中逐渐失去意识的懿馨,赶忙将她抱起骑到了马背上。梵歌将那刺客的马牵过来自己骑上。已经在北方生活了有一段时间的梵歌自然对这些地方比较熟悉,眼下,距离最近的有医生的地方,也就只有那南北隘口的六芒部。情况紧急,三人两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