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群山以东大海以西> 第七十一章 阴差阳错,擦肩而过

第七十一章 阴差阳错,擦肩而过

    而不远处,顺着那刺客的方向,冰也在赶来。越过那小山坡,那刺客已经没有了踪影。而凭借人鱼族在常年在海底练就的出色眼力,那不远处炽发生的一切都尽收她的眼底。时间卡得刚刚好。

    就在炽抱起懿馨的那一瞬间,冰也刚好赶过来将这一切收入了眼中。看着自己的丈夫,将其他的女子涌入怀中,策马远去。冰那原本刚刚缓和点的难过心情再次沉入了谷底。看着炽和梵歌远去的身影,冰难以压抑心底的怒火。鞭策了一下火麒麟,一人一兽作势就要朝着他们的方向扑来。

    但就在这不合时宜的时机,冷不丁的又是一支冷箭向着她们射了过来。比起刚才那一箭,这一箭是那么的安静迅速。那一箭稳稳地射在了火麒麟的胸上。好在火麒麟的鳞片十分坚硬,那箭只是稍稍射入一点。而在那箭射入之后,破空的声音才缓缓到来。

    火麒麟吃痛,嚎叫着看着不远处的那人就要爆发。冰大为震惊,火麒麟一身鳞片坚硬异常,一般弓箭力道自然无法伤到他。但这一箭竟然可以做到先见箭,再闻声,可见此人非同小可。

    但此时的冰因冰魄草的缘故,不单可以驭水,更能驭冰驭雪。她默默运起功力,防范着那人的再一次行动。那人不是旁人,正是司马劫。司马劫也没继续动手。阻碍了冰继续追下去,司马劫目的已经达成。

    此刻他要做的只是慢慢拖延火麒麟,顺便想办法将他背上这女子杀掉。而此刻司马劫的内心,也是十分紧张。刚才自己射出的那一箭并非寻常弓箭,乃他们南方精钢打造的箭头,再加上他十足的运力。那一箭,可谓已经用上了十成的功力。箭头带着强劲的金元素之力。就此力道,才堪堪伤到点火麒麟的皮毛,他自然也不敢轻举妄动。

    对峙了一会儿,冰先耐不住性子了。此刻她还记着去追击那令她恨得牙痒痒地炽和懿馨,不能在此耽搁太久。只见炽指尖掐咒,身旁的那地上的雪花纷纷围绕着她旋转飞舞。猛然间,冰将手向着前方司马劫的方向推出。

    那围绕着冰的大片落雪仿佛有了生命一般,纷纷向着司马劫飞去。而在飞舞间,大片的落雪聚集成为一支支冰箭朝着他飞来。看着这凌厉的招式,司马劫本能地想靠边躲开。但这是司马劫才发现,自己的双脚不知何时已经被冻住在这冰雪里。

    面对这近在咫尺的冰箭,司马劫没有办法。后腰抽出自己的宝刀,疯狂地飞舞起来。那原本还是一簇簇的冰箭,在司马劫的大刀挥舞下纷纷被斩落又变成积雪堆在他的四周。司马劫此刻内心一阵害怕。原本以为那火麒麟才是最难对付的目标。此刻看来,这火麒麟背上的女子才是最厉害的人物。

    比起炽,她的能力有过之而无不及。看着自己的进攻被化解,冰继续着自己的后续攻击。那将飘落在司马劫脚底的落雪纷纷也结成冰继续加固着对司马劫的禁锢。只见司马劫反手一刀,脚底的冰纷纷破碎,他也逃了出来。

    司马劫将那宽背大刀舞得虎虎生风,朝着冰冲了过来。冰看着冲过来的司马劫,拍了拍胯下的火麒麟戏谑的说道:“麒麟兄,轮到你报仇了。”火麒麟早就一肚子气了。身为元素生物,在这大荒拥有绝对的元素的力量。而此刻却被一个凡人被伤到了肉身自然是十分生气。

    只见火麒麟瞬间胀大了胸口和脖子,一口滔天火柱从他的口中喷出。司马劫早就料到火麒麟会有这招,一个侧身闪过了火麒麟的巨火,速度不减继续向前冲来。但司马劫却没料到那火麒麟在喷火的时候也可以随意变换方向。自己刚躲过那第一节火柱,那后续的火柱继续就跟了上来。这次司马劫就没有幸运了,虽然堪堪躲过,自己也不免被弄得灰头土脸,只能闪身后退不敢再靠进上前。

    而此刻这原本荒芜的冰天雪地,原本的积雪已经全部融化出一块扇形的区域。上一刻还是坚硬的冻土冰雪,此刻已经变成了初春的泥泞土地。司马劫站在那泥泞的土地上,还没等好好喘息,冰又操纵起水元素继续着她的攻击。

    又是一轮冰箭袭来,而这次的冰箭不再是一个方向,而是从四面八方同时袭来。司马劫内心大是苦恼,原本还想通过一己之力将这一人一兽击杀,好去跟懿馨谈更好的合作条件。这下可好,人没杀死,自己可能也要在这里交代了。没有办法,司马劫又挥舞起自己的大刀,将金元素之力运用到极致,阻挡着冰的攻击。

    金元素凌厉,五行之中攻击最强的是火元素,防御最好的是土元素。但是能综合攻防兼备的,却是这金元素和木元素。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克。但水与金两种元素相遇,却没有了生克关系。此刻致胜的关键,只有那元素之力的充沛与否,以及那招式的凌厉与否。

    而在这方面,显然攻防兼备地司马劫更是赚便宜。好不容易化解了冰的进攻,司马劫的后背也是一阵冷汗。自己的金元素之力此刻已经消耗了不少,虽说手中的这柄宽背大刀为特制,可以源源不断为他提供元素之力,但对面的冰似乎是天生的元素之力源源不断。这让他十分头大。

    司马劫所不知道的,是这冰乃人鱼族公主。人鱼族生于深海,对于水元素之力的运用已经极致。不单是这元素之力的运用,更是可以驭水协同作战。而此刻冰也对对面这带着奇特面具的人充满了惊讶。

    自己的水元素操控之力已经是极致,能在自己攻击下毫发无伤的人,她也是第一次遇到。“好样的,这样轮番攻击,你居然还能毫发无伤。你再试试这个。”说罢,手捏法诀,冰又再次发功。

    听到冰开口说话,司马劫吓了一跳。这两天经历了太多离奇的事情,先是炽复活,失忆又恢复记忆,这下又是冰复活,而且还能开口说话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只见自己脚下原本泥泞的地面突然变干起来。那一汪汪融化了的融雪积水,此刻全部汽化生白雾飘起。而伴随那白雾的升起,司马劫只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

    内心大叫一声不好,他赶紧强行将那翻腾的血液暂且压下。司马劫知道对面的冰善于水元素之力。原以为她只是寻常的水元素操控之法,照目前看来,她不单可以操控水元素,更是可以对人体内的血液进行操控。强行忍住内心的那一阵难受,司马劫看了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估计自己的人已经清理了炽他们的足迹。

    他赶紧向后退去,退出了冰的功力范围。退到了一定的距离,司马劫的身体稍稍好受了些,但依旧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一战,司马劫是大伤元气。冰看着司马劫退远,她也不继续追击。

    冰来不及多想司马劫的来路,简单处理了火麒麟的伤口,朝着炽和梵歌、懿馨远去地方向继续追去。而司马劫在远处目送着冰远去。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下面要赶紧到熔炉城下的海边去与自己君主派来的后续部队集合了。只有有了更多的队伍,才能个更好的在北方展开地下工作。

    冰继续追击着,但路上的脚印已经渐渐没有,而慢慢前面多出的岔路口更是让她搞不清追击的方向。北方天寒地冻,自己胯下的火麒麟也没有了主意。没有办法,冰只得随便选一条路继续追下去。而这条路恰恰相反,那蜿蜒的小路,仿佛那爬行的蟒蛇,正带着冰去往了另外一个神秘的国度。

    而此刻,炽抱着懿馨,后面跟着梵歌正快速朝着六芒部隘口的方向赶去。从这里到那六芒部隘口马不停蹄估计有三四日路程,这一路上,炽不停地为懿馨渡着自己的木元素之力。木元素之力,号称长生之力,续命之力。懿馨伤势虽然严重,但有炽强大的木元素之力维持,虽然依旧昏迷,但也不致立马殒命。

    已经连续跑了一天一夜,胯下的马再这样跑下去又要命丧当场。炽和梵歌没有办法,荒郊野岭找了处避风的地方露营休息。这几天,炽无时不刻不再给懿馨过渡着自己的木元素之力。炽感受着自己体内的木元素之力徐徐过渡到懿馨体内,那感觉仿佛当年自己将全身的至阳内力过渡给冰一般,让炽恍惚间分不清懿馨与冰了。

    这无休止的运功过程,让炽恍惚间将懿馨当成了冰。回想以前,自己何曾不是不惜一切代价将冰体内的寒毒吸入自己体内以期盼她早日康复。但到最后,却是两人一起病入膏肓。看着那漫天的繁星,每到夜晚,冰最喜爱的就是坐在那熔炉城的火山口边上一边欣赏着那火山内的诡异的硫磺火焰,一边欣赏那漫天的繁星。

    而今日,繁星依旧,那曾经的佳人已不再。而自己身边的懿馨,却让自己勾起了无数那时伤心的回忆。而一直默默跟在炽身后的梵歌,此刻却看得更为真切。这幅画面,像极了去年炽带冰从熔炉城出来后的落魄样子。

    梵歌简单归置打扫出一片空地,供三个人休息。好在冬日的山林中不缺生火之物,梵歌简单弄了下,三个人就被温暖的篝火沐浴。借着篝火的亮光,梵歌看着坐在对面一直将懿馨抱在怀里的炽,不解的问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