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历史军事>我姐姐实在太宠我了> 第三八五章 无蛋猛士(第五更为為努か掌门加更3/5)

第三八五章 无蛋猛士(第五更为為努か掌门加更3/5)

“吴侍郎,怎么不走了?该不会是怕我吧?”

就在吴先永纠结的时候,荆哲已经走到了马车旁边,笑着问道。

克服恐惧的方法就是面对恐惧…

所以吴先永把头伸出窗外,一脸冷色:“荆社长你想的太多了,我堂堂从三品的兵部侍郎,会怕你吗?”

“哦?既然不是,那为何看到我在前面,就故意停了下来呢?”

荆哲好奇道。

“这不是故意!”

吴先永纠正他,想了想,才又说道:“我们之所以停在这,是马车坏了!”

“马车坏了?”

荆哲围着马车看了一会儿,“也没看到这马车有什么毛病啊?”

“我说坏了,那就是坏了!”

吴先永梗着脖子,心想这人简直有病,你管我坏不坏呢!

“真坏了啊?看来这就是缘分了,距离宫门还有段路程,那我再发扬一下风格,扶着吴侍郎进宫上朝吧!”

“不要!”

荆哲话音未落,吴先永就强烈反对!

从宫门口被荆哲拖进去都快要死掉,从这么远的距离开始拖…是嫌他活的久?

“吴侍郎,这我就得好好说说你了!咱们同朝为官,你还这么客气做什么?不用怕麻烦我,毕竟我这人其他本事没有,就是喜欢帮助人!”

谁特么跟你客气了啊?

吴先永喘着粗气,“荆社长,你想多了,我不是怕麻烦你,就是单纯的不想让你帮,因为我自己就能走啊,要你扶着做什么?”

“哦?是吗?吴侍郎命根子都没有了,还能自己走啊?”

荆哲一脸认真,十分关心。

吴先永气的浑身发抖,几次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咬牙说道:“荆社长,不管你到底安的什么心,但我今天一定要告诉你,我的命根子,还在呢? 以后不要瞎说!”

“……”

荆哲有些诧异的看了看吴先永? 发现他并非是开玩笑之后,才释然道:“原来? 一切都是我想错了呀!既然吴侍郎的命根子还在——”

吴先永刚高兴了没几秒? 就听荆哲说道:“那吴侍郎的蛋肯定没有了。没了几个?我猜肯定是两个全没了吧?”

“……”

虽然不想承认,可这是事实…

吴先永六十好几的老汉? 突然就很想哭。

见吴先永情绪低落,荆哲安慰道:“吴侍郎不用难过? 命根子保住了? 这是好事啊——虽然不能用了,但怎么说也是个摆设不是?起码再有人说你不是男人的时候,你可以掏出来给他们看一看嘛!到时候我也会替吴侍郎证明,告诉他们的!”

“……”

吴先永并没有因为荆哲的“安慰”而变得心情大好? 反而老脸涨红? 呼吸加重。

“你…敢对别人说!”

“嗯,吴侍郎就是了解我,我确实敢!吴侍郎…叫无蛋猛士也不错呀!”

“……”

吴先永知道说多错多,干脆闭口不语,把头从车窗里缩了回去。

荆哲见状? 赶紧提醒道:“吴侍郎,马上就上朝了? 赶紧走吧!”

“荆社长着急,先走吧!我不急的——对了? 听说你的报纸今天第一天发行,陛下肯定等着听呢? 所以你千万别迟到!”

说着这话? 心里还在祈祷荆哲快走。

“嘿? 吴侍郎不说我都差点忘了,正是要说第一期报纸的事,更得让吴侍郎赶紧进去,毕竟吴侍郎可是主角啊!”

“???”

吴先永瞬间头大。

“我是…主角?”

反应了好久,他终于咆哮出来:“不是说好不写我了吗?怎么还写?”

“谁跟你说好了?”

“你说吴聘不去报社就不写的!”

“可是,在我写完之前,他一直在啊!他就昨天才不去报社的,可是那个时候我已经写完了!”

“你…故意的!”

吴先永沉默许久,终于说道。

“算是吧!不过吴侍郎不必谢我,那么多人都想上我第一期的报纸,可是都被我拒绝了!”

“……”

“吴侍郎,事不宜迟,咱们走吧!”

说着也不顾吴先永反对,伸手进去,把他硬生生的拖了出来。

“还客气呢?走吧!”

“……”

于是乎,宫门之外,一个少年大步流星的拖着一个老汉步履蹒跚的往前走去…

车夫在后面看着这一幕,摇了摇头,心想何苦来哉?还不如直接把车赶到宫门口,倒是能少走不少路呢!

……

等荆哲拖着吴先永赶到金銮殿的时候,所有大臣都已经等候多时,安帝也已经到了。

两个人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走进殿里,荆哲抬头挺胸,而吴先永则耸拉着脑袋,半死不活。

“荆社长,又帮助吴侍郎去了?”

“怪不得荆社长没跟咱们一起进来!”

“荆社长对吴侍郎的关心,令人羡慕啊!”

“……”

荆哲边对众人摆手边笑道:“应该的,应该的呀!都是同僚,理应如此!”

于是又收获了众人的赞扬,荆哲的头抬的很高,而吴先永则把头垂的很低,嘴角似乎还在抽动,不知道说着什么。

安帝瞥了荆哲一眼,笑着摇了摇头,于是出声道:“既然诸位爱卿都到齐了,那咱们便上朝了,可否有人上谏!”

接下来,便开始了上朝流程,荆哲听的昏昏欲睡,不知过了多久,安帝又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可还有人进谏?”

说着还看了荆哲一眼。

“回陛下,还差一刻钟多些,便到辰时了!”

旁边的隋守仁答到。

这时荆哲也来了精神,因为他知道,早朝的最后,就到了他的表演时间。

唯一遗憾的是,现在还是太早了些,毕竟他们卯时过来上朝,距离辰时还有那么一段时间,更不要说辰时一刻了。

怎么拖一下时间呢?

总不能让安帝和文武大臣们干等那么久吧?

荆哲有些不自在的扭了扭屁股。

这时,李浩云站了出来,双手一拱道。

“陛下,臣还有事进谏!”

荆哲马上投去了感激的目光,心想看来这两天跟李浩云已经配合出默契来了,自己只是扭了扭屁股,他就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了…

“哦?李爱卿有何事进谏?”

安帝看他一眼,出声问道。

————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