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玄幻奇幻>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一十九章 可惜,就是太花心了

第五百一十九章 可惜,就是太花心了

“这小子,又变强了!真是个怪胎!”

剑星罗深知沈巍修为精深,并不输于自己,眼见这位堂堂“暗神殿”三殿主犹如孩童一般,被钟文随意揉捏,不禁大感吃惊,对于白衣少年的实力,又有了全新的认知。

“三殿主!”

眼见老大被自己的灵技血虐,一众暗神殿高手俱是面色大变,纷纷奔至沈巍所在的位置,试图透过重重黑焰,窥视到他的状况。

随着时间推移,黑火渐渐散去,显露出沈巍修长的身影。

此时的他蓬头垢面,衣衫褴褛,身上的白色长衫已然破损过半,露出大片大片的白色肌肤,以及被灵力火焰炙烤之后略显焦黑、冒着青烟的健硕身躯。

“咦?这么多黑火居然都烤不死你?”钟文眼中带着戏谑之色,“不愧是三殿主,与那些杂鱼不可同日而语。”

“小子,你死定了!”沈巍咬牙切齿,眸中射出妖异红光,声音冰冷到了极点,“就算圣人来了,都救不了你!”

“哦?”

对于沈巍的威胁,钟文丝毫不以为意,仍旧嬉皮笑脸地说道,“是么?我好怕怕啊!”

“你的确很强。”沈巍嘴角微微上扬,忽然露出诡异的笑容,“只可惜年轻人太过自信,莫非忘了从前的教训么?”

言语之间,一股怪异的气息以他为中心,迅速向着四周扩散,瞬间将钟文笼罩其中。

这一刻,钟文感觉自己的动作变得无比缓慢,即便抬手投足,都仿佛要经历漫长的时光,方能完成。

“暗神殿”三殿主沈巍,当世最为顶尖的入道灵尊之一,终于再一次施展出他那无比强大,足以改变时间流速的恐怖大道。

迟滞之道!

“见了阎王爷,可莫要怨我心狠手辣。”沈巍冷笑一声道,“怪只怪你自己太过托大,不懂得吸取教训!”

话音未落,他身形一闪,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柄泛着幽幽蓝光的毒匕首,二话不说,对着钟文的心口狠狠扎了过去。

“不好!”

黎冰和齐宣等人心知不妙,齐齐色变,待要向钟文施以援手,却是鞭长莫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沈巍的匕首距离钟文越来越近。

“砰!”

就在匕首即将捅进钟文心口之际,不知从哪里传来一声巨响。

随后,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沈巍的右脸颊忽然深深凹陷,身躯如同离弦之箭,猛地向后飞了出去,重重砸在了远处的洞壁之上。

“又是这招。”失去了“迟滞之道”的束缚,钟文高举双手,伸了个懒腰,眼中的嘲讽之色更浓,“说你毫无长进,还真是一点都没错,翻来覆去就那么两下子,我用脚指头都能猜到你想干啥。”

“小子,大胆!”

一众暗神殿高手见老大再次遭虐,终于按捺不住,一个个绝学尽出,对着钟文恶狠狠地打将过去。

“以众欺寡,算什么好汉!”

服下丹药一小会,剑星罗感觉伤势大为缓解,体力渐渐恢复,眼见钟文遭到围攻,忍不住大喝一声,“待剑爷爷来会会你们!”

“前辈且先休息。”钟文微笑着冲他摆了摆手,“这些跳梁小丑,不值一提,何劳您出手?”

“啊!”“哎哟!”“什么鬼!”“谁在打老子?”

话音未落,只听洞穴之中忽然传来了阵阵哀嚎之声。

只见原本气势汹汹的十数名“暗神殿”高手仿佛受到了看不见的力量攻击,一个个双脚离地,在空中花式翻滚着,画出一道道曲率各异的抛物线,“砰砰砰”地掉落在洞穴的各个角落。

不过须臾之间,沈巍带来的十数名灵尊高手居然全部被打倒在地,或趴或仰,鼻青脸肿,除了那名尚未出手的黑衣蒙面女子,竟是再也没有一个能站得起来。

而钟文却依旧面带微笑,静静地站在原地,连手都未曾抬一下。

“这、这小子,简直是个怪胎!”

望着七零八落,躺倒在洞穴各处的“暗神殿”高手,宁老夫子眼中满是震惊之色,不停地喃喃自语道。

在场诸人之中,就数他与钟文相识最早,亲眼见证了一个不过地轮修为的天才少年,在短短数月时光里,成长为可以随意吊打灵尊强者的恐怖存在,饶是他见多识广,却还是免不了生出一种如梦似幻的不真实感。

有他守护,小洁无忧矣!

宁老夫子老怀大慰,只觉宝贝孙女非但天资聪颖,连挑男人的眼光,也非常人可及。

然而,目光无意间扫过身旁的黎冰,从这位“冰山美人”看向钟文的眼神之中,他竟然读出了丝丝柔情,点点蜜意。

可惜,就是太花心了!

宁老夫子面色一黯,忍不住长长地叹了口气,脸上不自觉地流露出忧愁之色。

“他刚才做了什么?”冉夫子对着身旁的秦一魂问道。

“应、应该是某种无色无形的灵技吧?”秦一魂有些不确定道。

这位来自“七星阁”的顶尖强者,素来心高气傲,除了圣人和剑以城之外,不将天下任何英雄放在眼中的秦长老,在短短一日之间,自信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沉重打击。

黎冰和钟文这两个年轻人甚至还没有他孙子岁数大,却俱都展现出了超越入道灵尊级别的恐怖实力。

黎冰的全力一击,威势直追圣人。

而钟文更是于弹指之间,不费吹灰之力地击败了包括沈巍在内的十数名灵尊大佬。

这么多年来,我自诩天资绝世,无人可及,原来不过是井底之蛙,不知天下之大。

如今再看,小丑竟是我自己!

一股深深的挫败感,止不住地涌上心头。

他真是无烟的侄儿?

钟家有后了啊!

反观齐宣却是又惊又喜,对于钟无烟能够拥有这般妖孽的子侄,深感欣慰。

“嗖!”

一道疾影自空中闪过,先前被砸飞的俊逸青年迦楼再次出现在钟文背后,掌中多出一柄造型奇特的短戟,表面燃烧着熊熊黑火,对着钟文的后心狠狠扎了过去。

与此同时,一条浑身被灵力火焰包裹着的黑色巨龙凭空出现在钟文面前,张牙舞爪,目露凶光,喷吐着火焰的口_爆发出惊天怒吼,弯曲盘旋着直奔钟文前胸而来。

噬灵炎龙杀!

这个名为“迦楼”的青年男子,竟然也练成了整个“暗神殿”中最为艰深难学的“噬灵炎龙杀”。

巨龙在前,短戟在后,于一瞬间对钟文形成了夹击之势,教他腹背受敌,顾得了前头,就顾不得后头。

“不错!”

钟文淡淡一笑,口中轻轻赞了一句,周身闪耀起一道道淡金色的玄奥灵纹,却还是没有回头。

“叮!”

“咚!”

巨龙和短戟一前一后,同时击打在钟文身上,发出两声轻响。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看似威猛绝伦的黑暗巨龙与火焰短戟撞在淡金色灵纹之上,犹如泥牛入海,竟然没能造出一丁点的声势。

这是什么防御力!

眼见自己的全力一击,竟然没能在钟文身上留下丁点伤痕,迦楼的心瞬间沉入谷底。

他待要变招,却见钟文忽然转过头来,裂开嘴冲着自己露齿一笑。

紧接着,一股千钧巨力凭空袭来,迦楼的右脸再次挨了重重一击,脸颊高高肿起,整个人如同风车一般,在空中三百六十度疾速翻滚着,不受控制地直向远处飞去。

“砰!”

高速旋转之下,他的脑袋好巧不巧撞在洞壁之上,一时间头晕目眩,两耳嗡嗡,不知身在何处。

与此同时,他只觉丹田处的灵力仿佛受到了召唤一般,丝毫不受控制地疯狂涌向体外,不断地消融、溃散,整个人软趴趴地瘫在地上,一动不动,再也没有了起身的力气。

“迦楼!”

好不容易才爬起身来的沈巍恰巧目睹了这惨烈的一幕,瞳孔收缩,心头剧震,忍不住惊呼出声。

这个异常俊秀的青年人“迦楼”,乃是曾经的“暗神殿十二柱”之首,也是二殿主厉天帝的亲传弟子。

不久之前,他凭借着过人的天资,以三十岁出头的年纪成功进阶灵尊,更是展现出了远超普通灵尊的强悍战力。

因而,在这次重要行动中,厉天帝特意要求沈巍带上自家爱徒,给他一个历练的机会。

自“暗神殿”成立伊始,二殿主厉天帝与三殿主沈巍之间的明争暗斗,就从未停止过,若是放在从前,看见厉天帝的爱徒遭险,沈巍只怕做梦都要笑出声来。

然而,此一时,彼一时。

如今厉天帝凭借灵药之助,成功跨过天堑,迈入当世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