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我竟然成了圣僧> 第二百九十三章 公主流亡,邂逅唐敖

第二百九十三章 公主流亡,邂逅唐敖

海上生明月,烟波似夜岚。

和从前一样,夜马只能在夜晚出行。

当周逸回返到人间时,沧海也已入了夜,除了明月当空照耀,竟还有不少宛如萤火的光点在海面上飘荡。

“中土的商船?”

周逸目光扫过,心中泛起一丝轻诧。

要知道,沧海之中,有着三千道弱水和三千股罡风,弱水万物难浮,罡风摧毁一切,别说普通凡人了,便连修行有成的术修,也难以凭空渡海。

海外诸国中的一些宗亲世家,虽有自古传承的航海舆图,能够避开弱水与罡风,可也都视若珍宝,一脉单传,以为海商致富之手段,更别说流传至中土。

可眼下,竟有一艘大型商船,自北向南,从中土而来。

“咦?”

很快,周逸感应出来,这片海域的弱水与罡风,不仅分散稀疏,且十分薄弱,只需一些魂气境高人的符咒或是宝物,便能镇压风水,以供船舟航行。

“阿弥陀佛,究竟发生了什么……都出来吧。”

随着周逸一声召唤,密密麻麻的黑色小字从空气中浮现而出。

这八年多来,他被镇压于界外魔神的梦魇之境中,一边破解界外魔神的秘密,一边暗中于祂斗智斗勇,用分身叶小郎替代真身,魔化成为圣魔僧,最终瞒天过海,逃离魔界。

在此期间,他自然没有闲暇工夫,来关注人间的黑色小字。

整个八年里所错过的人间之事,随着万亿黑色小字的出现,全都呈现于周逸眼前。

周逸伸手指,对着黑色小字一点。

“诸法诸相,无法无相,变。”

黑色小字凝聚融合,翻腾变化成一幅幅流淌的画面,就如电影一般,有人有物有声有色,讲述着这些年的世间变化。

周逸一目扫过,已将这八年里的大小事件收入眼底。

“这还真是……沧海桑田啊。没想到八年前的南江论道斗法,竟然会造成了这么大的影响。”

八年前,岭南大战刚罢,天下术道门派却忽遭乱道盟袭击,各家门派损失不一。

之后土伯君横空出世,一统北方妖界,兴风作浪,与人间术修为敌。

一时间,方外之地陷入纷乱。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与此同时,唐皇敕封太平仙姑为御天真仙,代帝统帅御仙门,招揽天下能人异士与前朝的隐世高人,其地位尤凌驾于不良人和紫微一脉之上。

可由于御仙门的存在,人间术道门派的势力再遭削弱。

虽说新建了势力强大的御仙门,可妖魔乱世的局面仍未消停,反而愈演愈烈。

中土二十三道,上千州县,江湖民间,妖物作乱频频发生,又引来大盗乱匪、邪派妖人,而各地官员大多都虚报实情,欺上瞒下,营造出一番歌舞升平的景象,实则百姓已是苦不堪言。

也不知几时起,南方渐渐有了净土的传言。

相传在中土南方,有一方净土,与世无争,清静祥和,不仅没有兵灾匪祸,且妖魔不侵,百鬼难犯,但凡慈悲善德之人,都有机会进入净土,从此太平安乐。

虽说朝廷屡下诏书,痛斥净土传言,称其为妖魔凭空编织出的荒唐之地,可仍有百姓前赴后继,南下甚至出海,寻找净土。

而沿海的渔民和商船更是证实了,近年来笼罩在沧海上空的凶煞风雷日渐稀疏,中土之人横渡沧海依旧困难重重,可却不再像从前那样九死一生,无法到达。

然则海外却依旧存在着许多妖物,幸而有书生会封妖之术,又有蝉舸能渡沧海,若是寻到封妖书生和蝉舸,倒也有机会横渡沧海,找到传说中的那方净土。

“阿弥陀佛,这南方净土……莫非就是它?”

周逸脑中闪过一个荒诞的念头,仔细想来,却又觉得并非没有可能。

八年前,他进入魔界之前,曾将拥有佛心印的佛山抛出。

而那时,界外魔神曾经释放魔气,扰乱海外诸国,并且利用魔念与周逸交手三招,气机遍布海外诸国。

这魔气与灵山中的佛性,在这沧海之地迸发开来威势四散,或许正因为此,方才导致三千弱水和三千罡风威力大降,在原本封闭的中土与海外之间,开辟出了一条航海之路。

自己入魔之前,虽然只是安排了金翅大鹏这一卧底,并没有来得及交待其它。

可事实上,以广元郡为中心的剑南、岭南,早已安顿妥当,又依仗着冥界地府,那有关净土的传言,想必是自己那些“下属”们,暗中宣扬出的。

然而那方净土,现如今,又是谁在执掌?

“该去看一看。”

周逸驭马而下。

夜马刚踏入海面,以四蹄为中心,海水竟迅速沸腾扩散。

黑夜之中,大片的金莲与优昙花从周逸身下绽放盛开,于海波起伏间,向四面八方散播开来。

就在这时,从遥远的沧海深处,传来一阵清雅的乐音。

仿佛感应到周逸的存在一般,霎时间沧海深处金光大作,佛道法义显现,那清雅乐音也变得庄严肃穆,又不乏慈悲,赫然是那久违的佛音。

佛音响起的同时,一道道阴晦凶残的妖魔气息,从四面八方掠来,巡视查探着究竟发生了什么。

周逸心中一动,召回夜马,收敛气息,脚下的佛莲与优昙花如流沙一般消散于夜风中。

沧海深处的佛音随之湮灭,而那些来自海外诸岛的妖魔气息也无功而返,陆续退散。

“罢了,好不容易悄悄从魔界出来,还是不要这么早就让那些妖魔知道为好。”

周逸将养生之力压制在气感境,随后脚踩海波,大步流星,朝向佛音传出之地行去。

那里,应当就是传说中的净土,十有**就是自己当年抛出的那座佛山所在。

周逸心中暗想,可还没走出几步,一阵阵水波奔腾声伴随着呼唤声传来。

“有人落水了!”

“看到了……在那里!”

“咦,怪了,怎么只有一个人?刚才明明看到了一艘五光十色的画舫。”

“不管了!先捞人要紧。”

周逸看着那只从楼船中放下,正向自己驶来的小舟,微微一愣,旋即有些哭笑不得。

敢情那楼船上的人,是将自己当成了落水之人,而适才夜色中朦胧不清的佛莲幻象则被他们误认为是一艘画舫。

“罢了,将错就错吧。”

周逸长袖一摆,榆钱叶子从中飘落,变成了一堆沉船残骸,自己则盘坐于残骸木片之上。

“八年了,方外杀僧令尤在,唐皇依旧推行灭佛,却不管民生,导致天下妖患频生。也不知世间百姓可曾怀念我佛……”

周逸眼中浮起一抹感触,双掌合十,口中念念有词,于沧海之上,许下慈悲之愿。

“此船百姓,所见我容,皆与其愿相反。只有心怀慈悲善念的敬佛之人,才能见我真容。”

一念既成,佛心印生,养生之力幻化出佛门法义,笼罩住周逸全身。

他的相貌在月光下变得朦胧起来。

仿佛镜中灯影,变化成不同的形象,有丑,有凶,有老,有邋遢不堪。

心怀不同念头的人,所看到的也将是不同模样的周逸。

不多时,那艘前来营救的小船已经顶着狂风巨浪,行驶到周逸近处。

小船上共有三人。

为首的是一名身穿蓑衣,容貌粗犷的中年男子。

他的气息深长,内气外放,赫然已是一名气感第二阶段,已入开府的武人。

他看到周逸时猛然一愣,眸中泛起浓浓的失望,低声喃喃:“怎么会是一个乞丐和尚?”

周逸微微一笑,合掌行礼,即便不用观魂之术他也能够猜出,这名武人之前定是期待能够救上一名落水的富贵之人,以获人情。

一行黑色小字飘出:‘袁腾非,出身兖州武学世家,如今是南海船行的护卫首领,负责此次出海事宜。’

在袁腾非左侧船舷旁的,是一名身形颀长的,头戴半束冠的阴柔男子。

他虽没有开口,可眉头却微微皱起,显然周逸并非他期待之中的那个人。

黑色小字显示:‘李小枝,出身于皇宫内侍监,与一众皇宫秘卫伪装成京城客商乘船出海,他们的真正目的,是追杀逃亡海外的大唐公主陈灵秀。’

周逸心中一怔。

陈灵秀,这个名字他如何不觉得耳熟。

不就是八年前,他客居文和县徐府时,在颜曲府的小筑中所遇到的那名女扮男装的少女,阿秀姑娘?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