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1 陌生的天花板

当突然昏迷的夜兔再次睁开眼睛,映入他眼帘的,是白色的天花板。

「这种时候我该说『陌生的天花板』吗?」

夜兔重现了那个老梗之后坐起身子,发现自己在一张白色的床上。这里怎么看都是医院。

转头一看,身边有点滴,还有在一些电视剧里看过的仪器,不远处还躺著其他病患。

看来这里并不是异世界。

正当夜兔闪过这个想法的时候,病房门突然打开。夜兔转头望去,看见自己的父母。两人紧张地赶到夜兔身边。

「夜兔!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会痛!?」

母亲一看到我,便忧心忡忡地提出许多问题。

「妈,我没事啦。」

听到夜兔这样答覆,夜兔的母亲这才用比较放心的语气说了声「太好了。」

夜兔的母亲虽然今年即将迈入四十岁,但却有著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容貌。

而且长相还相当标致。

「你真的没事,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这次轮到父亲这么问我。

「爸,真的没事啦。」

「是吗?那就好。」

父亲跟母亲一样,尽管已经年过四十,却是个外表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成熟型男。

这两人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一对刚交往没多久的情侣。几乎可说是诈欺了。

「没事就好。听人说你单独昏倒在教室里的时候,我真是吓坏了。」

「就是说啊。夜兔,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你班上其他同学哪去了?」

父亲这个问题令我不禁语塞。

不妙,没想到立刻就得面对这个问题。该怎么办?我该怎么解释?

「其实……」「你是神谷夜兔吧?」

就在我正打算回答的瞬间,又有好几名大叔接连进入病房。

这些人看起来好像刑警啊。

「我是警视厅的鬼瓦。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不是好像,原来他们是货真价实的警察。

我可以猜到他们想问什么。八成就是班上那些人消失到异世界那档事。

不过,我又该怎么解释?老实说他们都去了异世界,这些人会信才怪。

而就在我正烦恼该怎么做才好的时候。

「请出去!夜兔才刚醒,请你们改天再来!」

母亲厉声对刑警们这么说道。

母亲激动的态度让刑警也不禁动摇,最后他们或许是认为避免冲突才是上策,老实地打了退堂鼓。

「好吧。那我们就改天再来拜访。」

对方留下这句话之后,便匆匆离开病房。

母亲并不是个容易动怒的人,不过生气时的模样却相当可怕。

我默默看著事情告一段落,这才接著开口:

「对了,现在几点了?」

我边说边转头张望。

「现在是下午四点。放心,还是同一天。」

父亲答覆了我的疑问。

并没有过多久,我大概睡了两个小时吧。

「夏莲有来吗?」

「夏莲留在家里顾家。她听说你昏倒的事情,可为你担心呢。」

夏莲是我的妹妹。

她现在就读国中二年级,是个长相与母亲相近的美女。

我们的感情不算特别好,但也不算差。换句话说,就是很普通。

知道夏莲竟然会为我担心……身为哥哥还挺高兴的。

「老婆,我们差不多该走了。」

父亲看著钟这么说道。

「啊,已经这么晚了?夜兔,我们要先回去工作啰。」

「嗯,工作加油喔。」

目送父母离开病房之后,我轻吐一口气,躺回病床上。

对了,能力表……

【神谷夜兔 15岁 男 人族 Lv1

体力:500/500

魔力:300/300

技能:鉴定。超成长。魔法创造。睡眠强化魔法。】

真的有。那并不是梦。

我接著将意识集中在技能中的【睡眠强化魔法】上。

【睡眠强化魔法:在事前施加魔法,就能在睡眠时自动获得经验值。经验值量会随著睡眠时间呈比例增加。】

喔,这个魔法真是太赞了!

只要睡觉就能变强,真是太适合我了。

打算立刻尝试的我,立刻感受到类似咒文的东西在脑中浮现。

只要照念就行了吗?

「睡眠强化。」

我发现自己全身似乎微微发亮。身体也隐约变得温暖。

我觉得自己似乎能立刻睡个好觉。

抱著如此想法的我立刻盖上棉被入睡。

虽然我完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接下来的状况,但也只能看著办了。

我躺在被窝里,乐观地这么想著。

之后我又碰到一些像是得跟警察做笔录,还有被媒体采访之类的麻烦事,但这部分就先略过不提。

总之在过了一年之后──────我成为了高中生。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