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6 竟然真的是旗标

从入学典礼算起的第五天,我边看电视边一手拿著咖啡,嘴里则咀嚼著早餐的面包。

『在今天凌晨,世界各国纷纷接到被列为国际通缉要犯的恐怖组织成员逃进日本境内的消息────』

仍带有些许睡意,脑袋朦胧的我听著这则在一早播放的耸动新闻。

「感觉挺糟的,夜兔也要小心喔。」

皱著眉头的母亲这么对我说道。

「嗯~」

脑袋尚未清醒的我随口回应之后便将咖啡送到嘴边。

就算恐怖分子到日本来,也不代表我就会遇到。应该也没什么需要小心的。

「我出门去啰。」

「我也要出门了。」

「路上小心。」

在母亲送行下,我跟夏莲一起出门上学。

早餐的咖啡跟刺眼的阳光稍稍驱走了我的睡意,让我的思绪总算得以转动。

我开始去想关于新闻中恐怖分子的事情。

恐怖分子啊。如果是小说,那种人总是会找学校麻烦,但在现实中哪可能会有那种事。

在日本几万间学校当中挑中我们学校的机率岂止是低,根本是不可能。那太不现实了。

……不对,光是真有异世界那种东西,其实就很不现实了。

可是,那又怎样,难道说这是什么旗标吗?

「我要走这里。」

「嗯?喔,对喔。那就再见啰。」

我这么跟夏莲道别。

多想也无济于事。

我决定不再去想关于恐怖分子的事,往学校方向走去。

◆ ◆ ◆

当我抵达学校,进到教室,看见教室里已经有几名学生在彼此闲聊。

班上已经形成了几个集团,在他们当中没有任何人找我聊天。

「啊,神谷,早安。」

「早啊。」

当我来到自己的座位,坐在我前面位置的釜石立刻这么跟我问早。

现在还会跟我说话的人,大概也就只是釜石了。

她不会没有其他朋友吧?

「你有看今天的新闻吗?」

「喔,你是指恐怖分子那件事吗?」

「对啊,听说已经进到日本来了。不知会在日本哪里?」

「天晓得。搞不好就在我们附近呢。」

「真是的,别说那种吓人的话啦。」

釜石害怕的模样让我忍不住失笑。

釜石真的是个会让人很想调侃的人。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釜石有些欲言又止地窥看我的反应,接著开口说道:

「对、对了,如果神谷不嫌弃的话,我们可以再、再一起吃便当吗?」

「嗯,中午吗?好啊。」

「也、也对。我就知道不行……咦,可以吗?」

似乎认为我会拒绝的釜石从座位上探出身子,将脸凑到我面前。

这也未免太近了。

「嗯、嗯,当然可以。」

「太好了!我今天便当分量准备得太多了,还在想如果被你拒绝,我该怎么办呢。」

我的答覆让釜石松一口气。原来如此,这就是她为什么要找我吃便当的理由啊。

我当然是很乐意能分享釜石的便当,不过我这时心里涌现一个疑问。

「釜石,你没有其他朋友吗?」

「咦?」

「没有啦,与其找我,你找朋友一起吃,应该比较没有顾虑吧?」

「呃、啊,其、其实,我……」

对于我的疑问,釜石的反应显得相当尴尬。

「我……还没有……其他朋友。」

她这么说道。

「啊,对不起。」

我似乎踩到地雷了。

釜石话说到后头,声音小到几乎没法听见。表情也变得越来越阴沉,这让我相当过意不去。

虽然我也没什么资格说别人,但还是希望她能早点交到朋友才是。

就在气氛尴尬到不行的时候,上课钟声正好响起,我们就这样开始上课。

在课堂上,我当然还是一如既往地睡了过去。

虽然偶尔会有老师叫我起来,但都在我完美答覆问题后闭上了嘴,因此我也得以悠哉地一路睡到午休。

当第四节课的下课钟声响起,我便坐起身子伸了个懒腰。

「你还真能睡耶。你晚上有好好睡觉吗?」

釜石似乎已经对我睡觉这件事习以为常,不会再生气了。

人类的适应力还真是厉害。

「我晚上都有睡啊。我甚至还嫌时间不够睡呢。」

「为什么你会这么能睡呢?」

老实说,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不管怎么睡,就是没法消除睡意。真是不知道为什么。

「比起那件事,我们快走吧。时间不多喔。」

「嗯、嗯。等我一下。」

只见釜石连忙从书包里取出两个便当。

「好,我们走吧。」

我跟釜石就这么并肩往校舍屋顶走去。

◆ ◆ ◆

一抵达屋顶,我们便坐在跟昨天相同的长椅上,釜石接著将两个便当中的一个递给我。

「神谷,这个给你。」

「谢啦,釜石。」

我立刻打开接到手中的便当,看到里头丰盛的配菜。

在作为主菜的炸肉饼之外,还有常见的煎蛋、火腿、小番茄、马铃薯泥。而且米饭还不是白米,是带有些微锅巴香气的火煮饭。这真是令人食指大动。

「你真厉害。」

「嘿嘿,人家一时兴奋,不小心就做太多了。」

「是有什么好事让你这么兴奋啊?」

「咦?啊,没有啦,别在意。来,快尝尝看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先挟了一口米饭送进口中。

「怎样?」

「嚼嚼嚼……嗯,真的很好吃。」

「真的?太好了~」

听到我的答覆,釜石安心地轻抚自己胸口。

釜石做的菜确实很好吃。每天都在吃我妈的料理,嘴变得很刁的我可以挂保证。不过她其实也没有必要那么紧张的说。

我很快就把釜石的便当吃了个精光。呼,吃得真爽。

「多谢款待。真的很好吃。」

「呵呵,不客气。」

我将空了的便当盒还给釜石,她似乎也对我的反应相当满意,开心地接过便当盒。

好,接著再来吃另外一个吧。

我抱著这个想法,接著拿起自己的便当。

「咦,你还要吃吗?」

「是啊,毕竟我家便当是不能剩的。」

虽然我实际上已经相当饱了,但便当怎样都不可以剩下。因为我妈对这种事可是很严厉的。

由于我妈是料理研究家,所以对吃这方面颇有执著。也因为这样,对于食物没吃完这件事也格外严厉。

虽然她基本上是个不会生气的人,不过真的生气起来也很可怕。

我以前有那么一次没把母亲做的菜给吃完,但那次的恐怖经验也在我心中留下难以抹灭的阴影。

所以这个便当一定得吃光。如果有剩,我就没有明天了。

「我是不是害到你了?」

「这没什么,别放在心上。而且是我自己想吃。」

我这么说完,便开始吃自己的便当。一样很好吃。

只是我是真的饱了。我的胃开始抗议。

无法承受的胃部让我感觉难过,而就在我停下手中筷子的时候……

「方便的话,我也可以吃一点吗?」

釜石这么说道。

「你可以吗?」

「嗯,毕竟原本就是因为我的关系。而且我也想吃伯母做的便当。」

釜石用开朗的语气若无其事地这么说道。

老实说,她这个提议让我十分感激。我也觉得自己实在很难一个人把便当吃光。

「那就麻烦你了。」

「嗯,包在我身上!」

「太好了,来。」

我边说边挟起便当里的配菜,送到釜石的嘴边。

「咦?这、这样……」

釜石似乎想到了什么,交互看了看筷子跟我,接著扭捏起来。

莫非她发现了?这样其实是跟我间接接吻那件事。

之前明明都没反应的说,没想到她偏偏在这个时候发现了。真麻烦,就这样硬著头皮上吧。

「怎么了?来,快吃吧。」

「呃、啊、嗯。那就……」

似乎在我的催促下让她打定主意,脸颊有些羞红的釜石张开嘴,将配菜含进口中。很好,就这样继续喂她吃吧。

「来,再一个。」

「嗯、嗯。」

大概是已经放弃顾虑的关系,釜石接著吞下我喂她吃的便当。

我中间也吃了一点,就这样跟釜石一起把便当吃光。

途中釜石虽然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但我决定假装没看见。

在吃完便当稍事休息之后,在一旁的釜石一脸害臊地说道:

「呜呜,没想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